第1383章 携手共进,雌雄双煞

  斗罗历2619年7月,对于整个杀戮之都而言这里可没有季节的变化,一年到头位于地下空间的杀戮之都可谓是全年阴沉沉的。虽然因为千年前大能的手笔使得杀戮之都平常能够出现日夜交替的变化,可是这里的光可无法用于孕育植物,甚至于平日里光芒照射在人的身上都无法感觉暖洋洋的,反倒是觉得阴冷。

  在乐渊进入杀戮之都的一年前整个杀戮之都的人口维持在50万上下,可是现如今的杀戮之都被杀到只剩下40万人,除了因为地狱杀戮场的厮杀之外,更多的是以内乐渊的疯狂屠戮引发的连锁反应。几乎所有人都将乐渊视作杀戮之神的人间行者,面对乐渊这个不断屠戮众人的“非人”,已经束手无策的他们也只能够献祭祈求。

  杀戮之都内城,在一处相对而言比较幽静的酒吧内,说是幽静那是因为在这里没有人胆敢闹事,凡是在内城混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这个就把是在一年前才出现的,而它的幕后主人很有可能是传说中杀戮之都目前连胜最多的阿鼻修罗王,敢在这里闹事的人没有一个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在酒吧内的一个特别包厢中,作为酒吧内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里是老板预留的房间,甚至于根本不对外开放,能够来到这里的只有老板和他的朋友。

  而在今天,这里却有一个在杀戮之都依旧穿着纯白镶金纹的华贵长袍的女子在这里独酌独饮,赤红的眸子配合她那嘴角溢出的鲜红液体,令原本显得圣洁如圣女的她有了一种堕|落的气质,当然这两种可以说完全不同的气质集合在一个人的身上使得她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不过杀戮之都没人胆敢惹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杀戮之都最难惹的是三种人,一种是老人,他们活得长自然有不一般的本事;第二种是女人,女人能够在杀戮之都活得滋润除了寄居于强者身旁,另一种就是她本身就是无比的强者;第三种就是疯子,疯子的思想永远是超出凡人所能够想象的……

  而眼前的女子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杀戮之都最美,也是斗罗大陆最美的女子之一,教皇殿当代圣女也是教皇千寻疾的学生比比东。从她进入杀戮之都开始已经连胜73场,除了刚刚进入杀戮之都的时候惹到麻烦被群起而攻之险些陨落之外,在得到了乐渊搭救之后她便在杀戮之都站稳了脚跟,现如今已经是继乐渊之后杀戮之都最强的一个人。

  “吱呀——”

  包厢的门突然打开,而比比东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样子倒在沙发上,丝毫不介意自己可能走光的事实。因为比比东知道,在她进入这个包厢之后还会来到这里的人,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人。

  “你呀你,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血腥玛丽不是好东西,想要成就真正的杀神,便需要抵制住这东西!”

  乐渊的声音出现在了比比东的耳畔,随后不等比比东有所动作她便发掘自己手上的酒杯已经被人夺去。随后比比东便感觉到一个人坐在了自己的身旁,随后竟然拿着一块手帕在给她擦拭着嘴角的血渍。

  比比东微微一笑,这一笑犹如金阳普照大地,令万物失色。不得不说比比东这样的绝世美女纵然是一颦一笑也有着莫大的威力,若非她面前的是乐渊而是另外的一个人,恐怕比比东早就被这杀戮之都变成了堕|落者甚至是尸骨。

  “血腥玛丽能够让我心绪平息下来,你知道吗?今天的地狱杀戮场我又亲手终结了9个人,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呢?”

  “坏?好?这有意义吗?当你站在世界之巅的时候,你的意志就是好,违逆你的意志就是坏,强者的世界就是这么的简单!”乐渊对于比比东思考的问题那是完全没有疑惑,到了他这个境界如果告诉他只有杀了全大陆的人可以成功晋级,乐渊绝对不会手软,“虽然我知道你自身本来就有死亡蛛皇和噬魂蛛皇两大武魂,对于这里的血煞之气有很强的抵抗力,但是也别给我找麻烦,好吗?”

  乐渊的右手抵在了比比东的背上,轻车熟路地将洗髓经的真元运转进入比比东的体内,替她驱逐体内的血煞之气。

  两人之间相识于一年前的,那时候的乐渊已经是整个杀戮之都谈之色变的阿鼻修罗王。而比比东却是一个刚刚踏入杀戮之都的雏鸟,若是乐渊有意改变剧情,那么未来的一代女教皇比比东可能就已经彻底死亡,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相反他成为了比比东在杀戮之都唯一的依靠。

  “恩啊~~”

  圣女不愧是圣女,就算是一声呻|吟也比**好听,这声音如果让外面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听见,可能已经引起一次混战了,只不过现在这个声音只有乐渊有幸能够听到。

  “半年之内,我们就挑战地狱之路,有信心吗?”

  对于乐渊的身份比比东并没有过问,几年的不见纵然是比比东也觉得眼生,再加上这里乐渊从来没有使用过武魂,比比东自然无暇知晓乐渊的真实身份,只能够猜测。或许聪慧的比比东早已经猜到了乐渊的身份,只不过机智如她却也没有在这时候点破乐渊的身份。

  “出去!?你的事情完成了?”

  比比东惊喜地问道,她可是最清楚乐渊的实力不过了。比技巧两人斗过119场,每一次都以比比东的惨败而告终;比魂力雄厚,乐渊从来没有表现过力竭的时候,魂力大有比拟封号斗罗的趋势,根本不是现如今只有魂圣水准的比比东可以超越的。

  而乐渊的事情,自然是食神第八考,在一个星期前乐渊便已经完成了万灵祭神的要求,足足万名魂师的鲜血可谓是令杀戮之都元气大伤。

  “是啊,我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杀戮之王这个老家伙还能够憋得住,也真是有耐性。只不过难保他不会在地狱之路的时候给我们使绊子,最近一段时间小心行事,这可是我们离开杀戮之都的关键时间!”

  “我明白的,那么今天我……”

  异性相吸,一年多的相处再加上乐渊的绝对压制,使得比比东的心中难以再看得起他人。英雄救美仅仅是一个引子,最关键的是比比东心中的骄傲,大斗魂场的战斗她的骄傲第一次被乐渊粉碎;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上,她的骄傲再度被乐渊粉碎;而在杀戮之都重逢,纵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识,可是她依旧被乐渊碾压了下去,提起杀戮之都的最强者罗刹女王比比东总是屈居于阿鼻修罗王乐渊之下,这几乎是整个杀戮之都的共识。

  杀戮之王也就是乐渊的祖辈唐晨,他虽然因为罗刹神的侵蚀而失去了作为唐晨的记忆,只能够作为一个拥有大半修罗神传承的半神镇压杀戮之都,纵然力量足以横扫大陆却也受制于杀戮之都的规则不能够对乐渊出手。任何进入杀戮之都的人都相当于修罗神的候选继承人,而达到了地狱杀戮场百场胜利则意味着成为了真正的继承人,至于修炼得到杀神领域则是满足了大半的继承条件,只不过想要真正继承修罗神的位置,还需要从杀戮之王哪里夺得修罗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