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杀戮之都,万灵祭神

  位于斗罗大陆的极西蛮荒之地,有一处不受天斗帝国、星罗帝国乃至于武魂殿约束的混乱之地,那里聚集了众多因为触犯众多势力而无处容身的罪犯、恶人以及可怜虫,那里是强者的乐园,弱者的地狱,这块地方的名字就叫做——杀戮之都。

  杀戮之都的位置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根本难以获知,毕竟无论是天斗帝国还是星罗帝国亦或者是武魂殿这样的势力都不想要普通民众知道存在一个不受他们掌控的地方,这无疑是在抽他们的脸。

  不过纵然几大势力能够将这个地方隐瞒下来,却也挡不住那些修为高深的魂师,走南闯北见的多了,杀戮之都这地方自然不难打听。这个世界上走投无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猎杀魂兽遇到个魂骨,很可能自己旁边就有人翻脸喊打喊杀,到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一些宗门弟子堵得有家不能回,这时候杀戮之都便是他们唯一的去处。

  关于杀戮之都的一切在昊天宗也是鲜有记载,最起码在昊天宗唐晨那一代之前对于杀戮之都的记载也只有寥寥数篇。直到极限斗罗唐晨横空出世,关于杀戮之都的一切才一点点多了起来,这些都是老祖唐晨自己探索起来了,不过伴随着唐晨的消失,更多的内容已经没有了。

  虽然说大陆上流传的消息是杀戮之都在极西之地,但是实际上真正到了绝大多数人所提到的极西之地,看到了仅仅是一座看起来略显冷清的西部小镇。

  “情报上说的地方,就是这里?看起来还真是简陋的很……”

  在星斗大森林玩了一回绝命逃亡之后,侥幸从帝天手中脱身的乐渊没有继续在星斗大森林逗留,他能够耍帝天一次,不代表他就真的不怕现如今的帝天。在自身实力还没有达到无惧帝天的情况下,乐渊继续招惹帝天无异于刀尖起舞。

  第八魂环猎取换成,天梦冰蚕本体也已经拿到手,而乐渊却没有急着开导烹饪。天梦冰蚕这样的顶级食材当然要到他状态最好的时候再动手,现在匆匆忙忙开始烹饪只会糟蹋了这样的顶级食材。

  而他来到这极西之地寻找杀戮之都也不是闲得慌才来到这里的,魂环是取到了可是伴随着晋升为8环魂斗罗,他的食神第八考也随之降临。

  厨艺,战斗,战斗,厨艺……

  这食神九考可谓是除了做菜就是厮杀,当然这两件事对于乐渊来说反倒是习以为常。而第八考的内容则是要求乐渊在杀戮之都的领域内杀死万人。

  杀戮之都,这里是没有秩序甚至是没有规矩的地方,这里的规矩大概只有一个——强者生,弱者死。

  而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这里曾经是修罗神的地盘,纵然修罗神已经飞升神界却依旧留下了他招牌的领域将所有人的武魂禁锢,使得在这片地区武魂上任你是九环封号斗罗亦或者是一环魂师都别想使用魂环上的魂技。在这里你能够依靠的只有魂师的魂力以及自己的身体,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杀戮之都内发生越阶战斗并非不可能。

  杀戮之都的小镇上,刚刚踏足这里乐渊便感受到了最起码十道视线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这些视线中不乏恶意的犹如饿狼扑食的一般眼神。当然这些眼神虽然凶神恶煞,却没有一个主动上前招惹乐渊,在杀戮之都就算是个菜鸟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也会明白一个生存之道——不惹事。

  在杀戮之都固然没有了魂技上的巨大差异,几乎所有人都被削弱过,可是强者始终是强者,就算没有了魂技那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依旧能够轻而易举地杀死某人,也正因为如此,眼力在杀戮之都尤为重要,一不小心招惹到惹不起的人那可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

  在乐渊没有暴露自己的“弱小”之前没有人会动手,亦或者在乐渊这个新人主动“犯傻”之前没人会来挑事情。

  小镇上唯一的一间酒吧,也是唯一看起来完好的一栋建筑。乐渊一走入其中便见到三三两两的人坐在酒吧之中看起来倒不像是喝酒的而是杀人的,他们的目光几乎在乐渊进入的时候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而酒吧内唯一的调酒师则是在不慌不忙地擦拭着玻璃酒杯,仿佛对酒吧内的气氛完全感觉不到似的。

  对于酒吧内沉重的气息乐渊视若无睹,径直走向了调酒师所在的柜台坐在柜台前道:“来一杯血腥玛丽!”

  调酒师抬起头看着乐渊似乎是在审视着他,最后没有说话将一杯鲜红的液体推到了乐渊的面前。

  这就是血腥玛丽,实际上并非酒而是人血。当然说是人血却也不完全,最起码在这血腥玛丽上添加了某种不知名的成分,效果类似于兴奋剂,喝下去之后积累在人体之中,时间久了人的意识便会被杀意充斥。

  这是一个考验,喝下血腥玛丽意味着你要参加这个考验。在酒吧内除了调酒师有33个人,除了10个身具魂力之外,其他的23个人最多算是见过血的壮汉,练过几手功夫对付普通人的确是以一敌三也未尝不可,但是真要比起来,那23个连一个魂师都比不上。

  血腥玛丽入喉,乐渊只觉得一股血腥气充斥着口腔,这味道自然比不得什么好酒,可是其中的刺激却远胜寻常酒水。

  “连杀戮之都都没有进去的废物们,谁想死?”

  废物,乐渊的这话还真的得到了调酒师的认同。他作为杀戮之都的看门人,自然不会让阿猫阿狗随意进入杀戮之都,只有在喝下血腥玛丽后在这镇上杀掉十个人的人才能够进入杀戮之都。而乐渊面前的33个人虽然有人具备了这个能力,但是真要说敢进入杀戮之都的却没有一个,进入真正的杀戮之都那就是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亡、

  面对乐渊赤|裸裸的侮辱,没有魂力的那群人最先站不住,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他们的动作虽快却快不过乐渊手中的双枪。

  面对一群魂力最高不过四环的“菜鸟”,乐渊甚至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仅仅是依靠双子魔枪的速射便彻底解决了战斗,整个就把在30秒内化作了破破烂烂的废墟。

  “如何?需要我赔你一个酒吧的钱吗?”

  “不,不需要……请进!”

  纵然调酒师在杀戮之都干了这些年却依旧被乐渊的凶残给惊到了,杀人如宰鸡,眼神视众生如蝼蚁,绝对的天生杀神,这种人他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