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昊天宗,不服

  乱披风锤法VS天使冲击!7环魂圣VS9环封号斗罗!

  这样的场面可不是谁都能够见得到的,最起码在场的万人里面最起码九成的人没见过封号斗罗出手的。

  而这样的一幕落在位于千寻疾身后的比比东眼中,所能够看到的东西远比常人更多。在此之前,比比东心中最为憧憬的不是别人,正是教导她的老师千寻疾,毕竟千寻疾无论是自身力量还是地位都位于斗罗大陆顶峰的人物,在比比东的想象之中应该是天下无敌的。

  可是现实却直接将比比东打醒了,那就是千寻疾固然是天底下难有的天骄,但是世界上从来不会缺少妖孽的诞生,尤其是乐渊这个两次击败她的妖孽更是直接逆天了,在与封号斗罗的对决之中非但没有因此而落入下风,相反这一次的对冲之中还是乐渊占据了上风。

  改良版乱披风锤法的最后一击直接让千寻疾飞出去超过百米,这才好不容易完全卸去所有的力道,其中的难度也只有他这个承受过最后一击的人才明白,心中也更是确定了一点未来与昊天宗对敌万万不能让对方将乱披风锤法完全是施展起来,不然的话同境界一战可能真的要战死。

  “你……究竟是谁?可是来自于昊天宗!?”

  昊天锤的出现不但令武魂殿坐不住了,就算是昊天宗这边也对乐渊的身份充满了好奇,昊天锤可不是谁想能有就能够有的,几乎觉醒了昊天锤武魂的都是嫡系所出,昊天宗旁支之中就算偶然觉醒了昊天锤也会在第一时间收入嫡系,几乎不存在武魂外流的可能性,而且乐渊从外表的年纪来看也就和唐昊他们差不多,这个年纪推算的话也不存在外流的可能性。

  “魂环,你们看!他的魂环!”

  所有人本来经过17岁魂圣的冲击对于事物的接受能力应该加强了不少,可是乐渊身上的“怪事”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他们的认知。之前虽然魂环的数量暴露,可是对于魂环的颜色依旧掩盖住了,暴露在外的魂环还是标准的最优配置黄、黄、紫、紫、黑、黑、黑。可是因为与千寻疾一战的缘故,乐渊自身的魂力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甚至于连长久以来负责掩盖魂环颜色的能力都受到了影响,使得乐渊掩藏的魂环颜色完全暴露。

  是什么令所有人目瞪口呆?是百万年魂环?不是,因为在场的人根本没有认出那个天梦冰蚕的百万年魂环,虽然百万年魂环晶莹剔透一看就很特意,但是说到底还是白颜色的,令不了解详情的人会误以为是十年魂环。而更加吸引旁人的还是从第二魂环到第七魂环的颜色,无一例外全都是黑色,甚至在第七魂环上有人已经看到了一丝暗红色,那是逼近十万年魂环才会出现的变化,这一点如果说是出现在魂斗罗乃至于封号斗罗身上或许还有人会信,但是一个魂圣?

  所有人看了一眼以七环硬刚九环的乐渊,不由咽了一口唾沫选择了相信。

  有的人天生就是创造奇迹的人,而毫无疑问乐渊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创造了旁人根本不敢相信的奇迹。

  千寻疾说到底和绝大多数人不同,他的父亲可就是守着一份天使神传承,因此千寻疾远比万人更加清楚一旦一个人的魂环修为出现了变化,那么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什么。

  眼前的乐渊,他也是一个神的继承者,甚至他的神考已经完成到了后段。

  不能放过他!这个世界上的神只需要天使神就足够了!

  这是千寻疾的第二念头,作为武魂殿的教皇,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使得武魂殿称霸整个斗罗大陆。如果武魂殿诞生了天使神,那么毫无疑问武魂殿将无人能敌,但是如果多出来一个什么其他的神,这绝对会使得原本十拿九稳的统治全大陆计划受到阻碍。

  仅仅是数秒钟之间,千寻疾已经对乐渊动了数次杀心,甚至于乐渊在千寻疾的心目中威胁度高过了昊天宗。

  “天使圣剑!杀!”

  “锤撼天地!”

  一道巨大的昊天锤虚影从天而降,伴随着这一锤的力量饶是以千寻疾那惊世骇俗的修为也是不得不选择了退避,这是一招由昊天宗8环巅|峰魂斗罗发出的最强一击,而且还是在器魂真身的情况下使用出来的攻击,威力之大就算是封号斗罗也难以挡其锋芒,这就是全大陆最强攻击器武魂的力量。

  当千寻疾避开这一击,抬头望向了攻击的发出者时,原本已经盛怒的脸上变得更加的难以遏制:“唐林!你此举可是代表着要和我武魂殿开战?还是说,这个家伙真的是你昊天宗的人?”

  唐林,乐渊此身的父亲,当然在十年前他便已经再娶,并且在九年前诞下第二子,取名为唐仲。

  不过对于唐林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原本以为能够在第二子的出现后渐渐淡忘自己曾经的妻子唐玲儿以及逝去的第一子唐缘,谁曾想在乐渊与千寻疾对战的那一刻,当改良版乱披风锤法出现的那一刻,唐林一下子便将乐渊认了出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乐渊的这一手乱披风锤法正是学自唐林,其中有些小细节是其他人的乱披风锤法完全没有的,要说有谁能够模拟出这些细节的话,也只有当面教过的第一子有过了解,当初偶尔见面的几次,他们父子便是在教授乱披风锤法中度过的。

  “是,那又如何?难道你武魂殿已经是全斗罗大陆的帝王了吗?我昊天宗的人,谁敢加害?”

  昊天宗的人?

  所有听到这个词的人纷纷看向了蓄势待发乐渊,似乎想要认出乐渊究竟是哪一位嫡系的后代。

  “昊天宗?哈哈哈……这个家伙姓乐,可不姓唐,你再问问他叫什么?”

  “乐渊……音乐的乐,深渊的渊,我就是我,和昊天宗没有半点的关系!别挡路,这是属于我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