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 1V7,群攻压制

  几经确认,裁判团的一群人最终不得不认同乐渊这个一人参赛的做法,毕竟在从古到今的所有大赛规则之中也没有一条是限制担任参赛的,大赛之中出现伤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出现6V7或是5V7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是从未有人被判定无权出赛的,毕竟这一点只要比赛双方不在意,难道还有人会深究这些吗?

  天都皇家二队这一边只有乐渊一人,至于武魂殿战队则是除了伤势基本已经愈合的比比东、肖月宇、艾伦之外出现了四个新面孔,无一例外全都是四环的水准,实力从41级魂力到45级魂力均有,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也是天才,可惜与乐渊他们这批站在所有人顶端的天才比起来就显得普通了许多。

  站在擂台上,乐渊没有丝毫的紧张感。在三年前他的真实修为是下丹田五环,上丹田6环,综合实力在七环魂圣左右。那时候的他轻轻松松碾压了一群修为只有四环的小家伙们。三年后他与这群小家伙的实力差距非但没有减少,相反越来越大,下丹田七环,上丹田8环,综合实力逼近九环。

  虽然明面上乐渊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有四环,但是这东西谁能给知道?

  锁定、穿透、瞬移、回收,从乐渊在大赛开始以来只表现出了其中的四个能力,这些能力也被他以魂技掩盖,但是实际上他的永恒之枪何尝只有如此能力?真正的杀招可是一直隐藏着,要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恐怕他一早就拿出来秒天秒地秒秒空气了,何必这样麻烦。

  不过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和天斗帝国皇室闹翻了,他在获得了冠军之后也不准备继续在天斗皇家学院待下去了,三年的事件能够待在天斗皇家学院也算是他耐性好,伴随着修为加深,继续留在学院这种地方可没有多少好处。

  “永恒之枪,现!”

  比赛还没有开始,乐渊便已经将自己明面上的武魂永恒之枪召唤到了手中。当然这个举动也算不上犯规,对面的武魂殿同样在这一段准备事件中各自召唤了自己的武魂或者完成了武魂附体。这是擂台战并非遭遇战,要不然的话真实的战斗中谁会给你慢慢准备的事件。

  “虽然说作为一个敌人,我的话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但是不想死的话,全力防守吧!”

  乐渊这句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绝对没有看不起武魂殿战队的意思,可是这话落在对面的武魂殿战队中却犹如水雷爆炸,将一群人搞得怒火中烧。现在他们可才是占据优势的那一方,乐渊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又是什么?

  同样的,在擂台中魂导器的作用下,乐渊的声音也是在一瞬间传到了赛场中每一个观众的耳中,几乎没有人相信乐渊真的能够做到,毕竟乐渊的攻击1V1秒掉一个替补队员不成问题,但是在武魂殿战队存在七人的情况下,他一人又能够做到哪一步?

  “决赛,现在……开始!”

  “蛛网束缚!”

  比赛一开始作为武魂殿战队控制系魂师的比比东便释放了自己的控制技,与此同时替补之中的一个辅助控制系魂师同样释放了他的第三魂技精神震荡,两相结合之下只要是五环以下的魂师都难以招架。

  问题来了,比比东和这位新的精神控制魂师的配合只考虑到了五环以下修为的可能性,对于乐渊这个时间能力已经无法比较的高手那连迟疑以下的能力也没有,精神震荡效果不见分毫,而蛛网束缚则更是扑了一个空。在短短一瞬间乐渊便已经从所有人的视野之中消失无踪,擂台上空荡荡的只有武魂殿战队的七个人。

  “上面!”“在上面啊——”“当活靶子啊……”

  乐渊通过瞬间移动在瞬间将自己转移到了距离擂台大概30米的高空中,这个距离对于擂台上的一群参赛者来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想得到的,也只有擂台四周的观众们才能够第一时间注意到他。

  也正是因为观众的体型,比比东他们才发现了已经一下子到达空中的乐渊。

  “嘿嘿……竟然敢来我的地盘,疾风羽击!”

  飞行系的肖月宇那是对于乐渊的“不自量力”觉得兴奋,这可是他表现自己的大好时机,一抬手无数的羽毛犹如暗器一般涌向了乐渊。

  而乐渊则是高举着自己右手的永恒之枪,全身上下涌现着金光宛如一个太阳一般。

  在魂力的包裹之下,肖月宇的疾风羽击虽然全数命中可是要说效果恐怕和普通的羽毛挠痒差不多,这些羽毛攻击击中乐渊后无一例外失去了动力就此落下。

  “什么?我的攻击怎么可能?”

  肖月宇不相信自己的魂技竟然好似没有效果一般,和他一队的其他人同样不信,可是现实就是这些攻击毛用没有。

  “流星——Gungnir!”

  当乐渊的魂力凝聚的时候,下方的比比东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妥,乐渊身上的魂力根本不止是四环而已,很明显超越了四环的限制,可能在五环之中也是少之又少的存在。

  而当乐渊发动流星Gungnir这一招投射技能的时候更是证明了这一点,乐渊的流星Gungnir虽然压制了其强大的破坏力,却要讲究超越了五环的破坏能力,甚至可能威胁到六环魂帝。而永恒之枪上新出现的第五魂环更是让所有人直到现在才发现了乐渊隐藏修为的事实。

  五环魂王!原来在天斗皇家战队中也拥有着这一层次的天才,如此以来乐渊为何能够频频击败其他五环天才就已经可以理解了。

  而理解是一回事,应对又是另一回事。

  擂台上的比比东他们在感受到乐渊这一击力量的时候,脑海中已经再也没有了怀疑,乐渊之前的那一句提醒真的是好心的提醒而已,现在他们似乎除了防守之外别无他法,不守那就是死。

  “破界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