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中毒?叛徒?谁?

  一连出现了两队人马想要拉拢自己,走出茶馆的乐渊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没想到他已经改头换面了,也能这么快变得炙手可热,果然人才到了哪里都是抢手货。只不过成为焦点既是对于他能力的承认,同样也意味着麻烦离他不远了。

  重新回到旅馆,乐渊一进入会议室便察觉到了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很是不对劲,和他离开之前的气氛完全是两码事。

  “老大,他们这些家伙的眼神变了,恐怕对你心怀不轨啊!”

  天梦冰蚕作为一个精神体意识,成为智慧魂环之后对于周围气息的变化可谓是相当的敏|感,当乐渊进入房间之后他同样敏锐的察觉到了在场的一群人看向乐渊的眼神之中少了之前的憧憬,带着疏远、戒备甚至是怀疑。

  这对于非常崇拜乐渊的天梦冰蚕可就不能够忍了,他的老大可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想想天斗皇家二队的这些人如果没有乐渊带领的话怎么能够进入决赛,怎么闯过层层阻碍进入最后一战?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一转眼的功夫就全都变成这副德行了,他们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恩情?

  要不是天梦冰蚕自恃没有本体,恐怕他都想要亲自来教训以下在场的这些人了。

  乐渊没有说什么,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改变。人心虽然善变,却也有迹可循,而乐渊面前的这些队友可能就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对他的态度出现了变化,只要处理好了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乐渊没有说什么,仅仅是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随后将脑袋转向了唯一一个对乐渊没有敌意的人身上——独孤晨。作为整个队伍中对于乐渊最具信任的一个人,他非但没有怀疑、戒备,相反还紧张得看着其他人,似乎正在想着应该怎么处理好现场的这一种氛围。

  “队长,怎么我一回来大家就都不说话了?”乐渊这一问整个房间内顿时只剩下了呼吸声,而他头一转看向了另一边的武陵,这小子以前可是队伍之中最为跳脱的一个,“武陵,之前你不是还想要出去逛街的吗?要不然这样吧,最后一场比赛之后我们好好在这武魂城游玩一下,毕竟这武魂城我们也难得来此,不放松一下不是显得太过于可惜了吗?”

  “副队长!”罗门一下子从椅子上起来,随后瞪大了眼睛望着乐渊,仿佛想要透过那一双瞪得大如铜铃的眼睛看清楚乐渊的心脏是红是黑,“你老实告诉我!你今天……今天是不是和武魂殿战队的人接触了?”

  乐渊感受得到,当罗门这么询问的时候,其他几个人几乎无一例外全都看向了他。眼神中透露着的,是同样的一种探究,似乎想要亲耳听到乐渊的回答。

  “是!我的确见到了对方,你们也认识的,武魂殿战队的队长比比东!”乐渊没有隐瞒,这件事情的确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件就是见了,况且他和那比比东之间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就算是被别人知道有能够如何,“我们还在一起喝了下午茶,不得不说她介绍的那家茶餐厅的确不错,有喜欢红茶的吗?那里的红茶说不定你们会喜欢哦!”

  “这,这是真的!?你真的投靠了武魂殿?你这叛徒!”

  博城在瞬间千钧蚁武魂附体,同时犹如钳子一般有力的双手向着乐渊的衣领抓了过来,似乎想要一把将乐渊擒拿下来。

  “住手,博城!”“不要乱来!”“先等等,情况还……”“他不会真的……”

  博城的突然发难可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而这在乐渊的眼中却显得一点也不意外,博城的动作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面对博城的双手,乐渊起身一个云手将博城的双手勾到了一边,同时身体逼近波陈的身体,在电光火石之间一膝盖顶得博城差点没把午饭给吐出来,而当博城因为这一膝盖躬得和一个大虾似的时候,乐渊右手向前伸出扣在了博城的脖子上将其整个压|在了地板上。

  “太嫩了,这点水平也想要偷袭,再去练练吧!”而乐渊也不管其他就这么坐在了博城的背上,就这命环视着围在他身旁似乎同样准备动手的其他人道,“怎么?你们也想要对我出手?还是说你们真的全都疯了?这么大的人了,难道都没有脑子?”

  一群人里面真正在试图阻止内乱的也只有一个独孤晨,而叶楠楠则是作壁上观不想要牵扯其中,至于其他死人想要对乐渊出手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

  “都够了,乐渊你把话说清楚吧,是不是真的投靠了武魂殿,我们尊重你的意向,还请认真回答我们!”

  独孤晨这时候站出来替其他人询问道,这个问题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乐渊站起身环视了在场的其他人,最终对视着独孤晨的眼睛道:“她的确邀请我加入武魂殿,不过被我拒绝了,我对于这些没兴趣,还有人有问题吗?”

  乐渊的强势可以说令其他人真的是不敢动手了,至于质疑乐渊说谎,也没人会在这种时候提出这种事情。

  原本十拿九稳的比赛,随着这不知名的队伍内乱出现了波动。虽然乐渊依旧不担心自己的比赛,可是对于挑拨自己队伍和平的人依旧赶到愤怒。

  而独孤晨拿出了一份水晶球,里面防着的画面正是乐渊和比比东交谈的画面,这是一个简单的画面记忆的魂导器,对于队员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证据,谁让画面中乐渊和比比东谈笑风生呢?

  虽然这一场内乱暂时平息了,但是在比赛前的三天又一件事情引发了队伍的内乱,独孤晨中毒了,伤势再度加重以至于他在一个月内恐怕连魂力都别想动用,这毒素甚至会伤到他的根本。

  而这毒素却是从乐渊为独孤晨做的药膳之中检测出来的,问题来了,这药膳只在三个人的手中经手过。做菜的乐渊,传菜的墨兰以及吃菜的独孤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