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再下两人,孤身迎战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在艾伦这些刚刚从武魂殿学院出来的雏鸟根本不知道人世险恶的情况下,想要看出乐渊演技中的破绽那完全是做梦。要不是乐渊最后露出的笑脸,恐怕全场没有哪怕一个人知道乐渊竟然已经具备了反击之力。

  当艾伦和白图二人眼看就要讲他们各自的攻击打出的时候,却在一瞬间失去了乐渊的踪迹,明明应该连魂力都调动不了的乐渊却像是神隐了一般,瞬间从二人的眼前消失。

  “永别了!枪林弹雨!”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原本单手持枪的乐渊变为了左手白枪贞德,右手黑枪瑟蕾莎,就这样左右交替一瞬间打出了一面几乎不可能闪躲的弹幕攻击。

  叮叮叮——

  双子魔枪的子弹足以轻而易举地撕裂三环非防御系战魂师的防御,而就算是专门的防御系魂师在魔枪瑟蕾莎的侵蚀性能量的腐蚀下也只能够变成活靶子,因此就算双子魔枪并不以破坏力而著称却也能够不惧同级防御系战魂师的力量,因为没有什么样的防御是无法被这两把枪的力量瓦解的。

  虽然艾伦的魂力较之白图更高,但是他的防御力却不见得更强,尤其是在获得了血塔强化的情况下他丧失了自身部分的魂力防御,在如此情况下纵然是双子魔枪的攻击也在短短一秒内撕裂了他的魂力构建的防御圈。

  “啊——”

  被子弹打穿的艾伦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数十颗子弹成功地让艾伦了解到了什么叫做“多么痛的领悟”,外面的世界可不比武魂殿学院之中,这里的厮杀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死相搏。

  艾伦顶不住了,白图又何尝好过了?别看血塔的力量增强了白图的综合实力,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攻击、速度全面提高的白图依然摸不到乐渊身边,他的提升效果几乎等于没用,并且还因为这些提升反倒降低了自身的防御。这绝对是一笔亏本的买卖,唯一能够带给白图欣慰的便是他的第二魂技荆棘之盾,只不过他的荆棘之盾强则强已,能够反伤对手,可是这个反伤只能够作用在近身战。虽然外人并不知晓,但是白图却计量得相当清楚,三环魂尊的他顶多将这个距离维持在3米之内,而他现在距离乐渊最起码也有10米,这如何能够奏效?

  不过短短三秒的事件,武魂殿战队再去两人。

  这一下子,原本人多势众的武魂殿战队竟然只剩下了两个女孩子,一个是单纯的辅助系魂师,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战斗力;而另一个人虽然出手过一次,但是却根本没有人觉得她能够战胜乐渊,毕竟控制系魂师想要抓住有瞬移的乐渊那是难如登天。

  叮——

  成功击倒了艾伦二人的乐渊还没来得及回身看比比东和薛娥二人,他便在攻击还没有完全结束之际身体向左移动了一步,而在他移动之后一道细得几乎无人能会注意它的白色透明细丝穿过了乐渊的残影。

  一根直径甚至没有头发粗的细丝,但是带给乐渊的威胁感却远在作为强攻系的艾伦之上,甚至比起武魂融合技状态下的朗焱郎淼兄弟更加具备威胁。

  破界线,属于比比东现如今四个魂技之中唯一一个具备了直接杀伤力的魂技,当然也是已知的一种最为恐怖的能力。所谓的破界线来自于一种名为昙梦冰蚕的魂兽,昙花一现、醉生梦死!所谓的昙梦冰蚕一生只会吐一次丝,而这唯一一次吐出来的丝线却是世界上最为可怕的丝线,其尖锐、穿透能力恐怕就算是8环魂斗罗也会一不小心着了道。

  更为可怕的是这种丝线受到意识操纵,你能够想象这小小的一个丝线刺入身体后将你的五脏六腑切割成碎片的恐怖感觉吗?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成为魂技之后这一种力量受限于比比东自身的实力,因此倒不至于真的强得逆天。更何况这破界线真正具备杀伤力的一击也只有在它刺出去的那一刻,只要度过了这一击,破界线再想要造成恐怖的杀伤力那也只有布置成陷阱这一条路。

  一击不中的比比东唯有将破界线慢慢收回,她刚刚的那一击可不是为了救下艾伦他们,在乐渊的攻击下艾伦和白图的失败已经是避无可避的事情,那么比比东也只有把握机会尝试着在乐渊对她没有防备的时候进行偷袭,只是现在看来她的偷袭依旧无法奏效。

  “哟!美女,是我送你们下去呢?还是你们自己下去,难道还打算赢吗?”

  对着只剩下二人的武魂战队,乐渊摊开双手一副不要了的样子,但是只要熟悉魔枪无名行事风格的人都知道,在比赛场上的他根本不讲男女,只谈胜负。过往的比赛之中,他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将对手打得半死丢下擂台的,虽然没有虐杀对手的情况出现,但要说怜香惜玉对女的手下留情同样没有。

  “血塔,你下去吧,这里交给我!”

  “副队长,我还是先……”

  “下去!这一场比赛我来!”

  血塔的强化效果强归强,但是真正面对乐渊的攻击时,降低防御似乎也不见得有多么好事,尤其是面对那密密麻麻的子弹,多一点魂力防御便多一份胜算。

  面对乐渊这个敌人,多一个辅助系魂师已经没有了意义,甚至如果比比东真的一心想要去保住薛娥的话反倒会落入乐渊设下的圈套之中,因为分心而被击败。

  伴随着薛娥自己跳下擂台,乐渊竟然真的没有动手,就这看着擂台上只剩下他和比比东二人。

  蛛网束缚!蛛网束缚!蛛网束缚!

  一连三道蛛网束缚被打出去,可是这用来作为控制技的绝招却连乐渊的影子都没有碰到,蛛网束缚的攻击若是近身奇袭尚可,但是若是用来面对身法奇快的乐渊那就是白费功夫。

  嗡——

  一道奇怪的声音想起,随后全场竟然一起响起了一种莫名的旋律,伴随着这阵旋律,乐渊的脚步竟然开始变得歪歪扭扭仿佛喝醉酒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