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死死死,全军覆没的昊天宗小队?

  危机,或许也称不上危机。

  所谓的灵觉是乐渊对于危险感知的反馈,只有当危险技能波及到他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反馈,换过来说就是有超越他的敌人对他产生了敌意。

  乐渊强吗?

  很强,年仅7岁多实际战斗力或许已经飙到了50级魂宗,但是这个实力可当不上无敌。能够威胁到他的依旧不少,因此乐渊才会迟疑。能够带给他威胁感的敌人或是魂兽,真的能够威胁到大长老吗?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大长老才一直没有反应,因为压根就不会对他造成威胁。

  不过纵然如此,乐渊也已经不自觉地向着大长老所在的地方转移,同时将精神完全提起,为的便是随时随地保持警戒以及躲闪,那个未知的敌人才是最为危险的存在。

  那种危机感时强时弱,一直笼罩在乐渊他的身上挥之不去,就在这样的紧盯之下时间一下子来到了深夜。营地之中除了作为魂宗的那个弟子以修炼代替睡觉以及大长老几乎无需睡觉之外,便只有乐渊一人因为那种被盯上的感觉而根本睡不着,其他人早已经睡着了,虽然均非深度睡眠,却也是整个营地戒备心最低的那一刻。

  嗡——

  突然之间,乐渊只觉得那一股紧盯着他的视线从他的身上转移,可是不等他高兴,便见到作为队伍之中最强者的封号斗罗大长老猛地从修炼状态退出,并且一下子站了起来。原本微闭着的眼见已经瞪得大大的,乐渊离得够近这才能够看得最清楚,那一双眼睛布满血丝,同时满头大汗,享受一瞬间承受了多么恐怖的折磨一般。

  看到大长老的这个状态,乐渊便知道这多半是那个隐藏在他们身边的家伙出招了,只不过这样的招数太过于诡异,甚至于连实力堪称大陆顶级的大长老也在不知不觉中中招了。

  “啊——”

  一瞬间,从大长老的身体之中释放出了力量不弱的魂力,魂力一瞬间产生的冲击将离得最近的乐渊打飞,不过乐渊好歹也是修炼了近千年的人,面对这样的冲击脚下连踩顿时借助步法将力量削减,只不过纵然如此依然让他小吐了一口血。

  不过比起自己受伤,乐渊却是更加在意的是大长老现在的状态,虽然离得差不多30多米的样子,但是乐渊他依旧能够感受到大长老的气息极不稳定,最关键的还是他的精神或者说是灵魂,仿佛有一股更加彪悍的灵魂体正在试图挤进大长老的身体。可惜乐渊在失去了魔人的力量后已经无法看见灵魂体,只能够凭借洗髓经的力量勉强感受到。

  不过正是因为感受到了,才对大长老此时的状态感觉到不妙。要说那个想要挤进大长老体内的灵魂体的话,乐渊形容他那就是一头大象,而大长老的意识海顶多是一个木盆,根本装不下大象那种级别的灵魂体,这已经不是大长老能够对抗的能量了,继续下去大长老的结局只有一个——撑死。

  伴随着大长老弄出来的动静,除了首页的那个50级魂宗已经彻底醒来之外,其他人呢也是匆匆忙忙苏醒。不过在场的人无一能够帮忙的,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根本帮不上忙。

  “大长老!”

  50级魂宗看着越来越痛苦的大长老,眼看就想要上前帮忙,或许在他看来大长老是昊天宗的支柱之一,绝对不能给有事。

  “等一等,你去了也没用!我们现在在星斗大森林内,如果没了大长老,必须由你带大家回去,难道你想让所有人死在这里?”

  乐渊打着手势阻止其他人,或许从乐渊这边来看大长老已经回天无力,但是其他人可不怎么想。尤其是双方的价值观完全不同,在昊天宗长大的其他人绝对是将大长老信奉为神明一样看待,如何能够放任他不管?

  “够了,唐缘!你这个废物贪生怕死只管自己,大长老之前那么照顾你,你难道都忘啦吗?昊天宗不能没有大长老,我们要把大长老带出去!”

  说这话的是唐禅,一个40级的魂尊,并非昊天宗嫡系一路上对于身为嫡系却是“废物”的乐渊可谓是敌视得很,这种时候还不忘打击乐渊的名声。

  可是现在是内乱的时候吗?作为大长老之外的最强者,50级魂宗唐镜一挥手对着其他人喝道:“我去帮大长老,你们结阵防御!”

  虽然乐渊有心阻止可惜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复杂,甚至连他自己能不能活命都是个问题,他还没有看清楚下手之人的手段,这时候钻进黑夜中的星斗大森林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很快伴随着唐镜靠近低下头不断颤|抖的大长老,现场的气氛变得相当的诡异。

  “大长老……大长老……你没事吧?”

  就算是实力已经能够成为一城之主的唐镜毕竟也只是一个18岁的少年而已,纵然实力不俗却也终究没有经过大风大浪,见到现在的这般奇异之景,就算已经召唤出了昊天锤去也丝毫没有半点的安全感。

  “呃——啊!”

  就在唐镜已经来到距离大长老仅有3米不到的地方时,大长老一下子抬起了头颅,但是就是这么一下令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冷汗直冒。那是一张多么狰狞的面孔,大长老仿佛已经窒息,一张面孔扭曲得不死活人,口水、鼻涕肆流,简直就像是一个发了羊癫疯的人。

  “长老!我……啊!”

  见到这幅模样的大长老,唐镜又惊又急,当即两部一跨来到了大长老的身旁一台手就想要神兽抓住大长老的手臂。但是没等到唐镜抓住大长老,便见到大长老的脑袋就像是一颗气球一般整个炸开,削减的脑浆乃至于血液将唐镜溅了一身,那昂苦不的一幕更是惹得乐渊身旁一个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尖叫不已。

  他们心中无敌的大长老,就这么以无法理解的方式惨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唯有乐渊丝毫没有生息,因为他知道危险还没有结束,那种危险的感觉再度临身,下一个恐怕就要轮到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