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命犯孤星

  在保孩子还是保老婆这种艰难的选择之中最终被迫做出选择的唐林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甚至于连抬起头的力量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一般。

  而另一边,昊天宗的女性长老带着唐玲儿去生产了,在这一件事情上就算是封号斗罗也回天无术,恐怕只有最强的医疗系封号斗罗乃至于超级斗罗才能够救下唐玲儿,不过这样的封号斗罗别说是听说了,恐怕在斗罗大陆的历史之中也很难出现。

  以封号斗罗的实力用魂力将人面魔蛛皇的毒素封在唐玲儿的体内,而另一边则是让经验丰富的产婆帮忙接生。作为产妇的唐玲儿可以说正在经历着最痛苦的经历,孩子生产正在消耗着她为数不多的生命力,另一边人面魔蛛皇的毒素则是在消磨着她的意志。一般人造就已经死了,唐玲儿之所以坚持着恐怕还是因为她想要生下孩子的意志在支持着她。

  “玲儿,加油!你的孩子就快要出来了,快了……”

  女长老在安慰着唐玲儿,而唐玲儿自己也是在用生命与命运争斗,和老天争抢她孩子的性命。

  “出来了!”

  伴随着女长老的一句话,唐玲儿也觉得自己浑身一轻,随后便觉得自己似乎少了一阵痛,除此之外她根本顾不得自己的身体状态,只想要见见自己的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呢?为什么……我听不到他的哭声?”

  是的,听不到哭声。唐玲儿虽然痛苦,虽然虚弱,但是屋子里的动静还不至于浑然不知,可就是这样依旧听不到来自于孩子的哭声。刚出生的孩子都应该会哭的,除非出生的孩子是个死婴!

  脑子有些混沌的唐玲儿挣扎着就想要去见一见自己的孩子,看看是不是真的遭遇了不测。

  不等唐玲儿挣扎着起来,便见到女长老将被布包裹着的一个婴儿放在了唐玲儿的身边。

  “孩子……孩子他,没事把?”

  “没事的,玲儿!是个男孩,他没事儿的……”

  “可是,他为什么不哭呢?他没有生病吗?”

  这个问题女长老也无法解答,或许是因为人面魔蛛皇的毒素残留,亦或者是唐玲儿的孩子先天有缺陷,无论她这么做这个孩子自出生之后就没有睁开眼睛或是开口哭过,就闭着眼睛仿佛是在沉睡。

  “孩子,我的孩子……长老,还请你把林哥喊进来吧,让他、看一看我们的孩子……”

  唐玲儿将自己的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随后就这么挨着他,仿佛害怕下一秒自己的孩子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这是作为一名母亲,最后的一点愿望,或许对于她来说能够和自己孩子继续相处的机会只有这最后一点点的时间了。

  “玲儿!”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唐林冲了进来,随后一下子来到了唐玲儿的身边,双手抓住唐玲儿的手似乎深怕自己这么一松手就会失去她。

  “玲儿,玲儿……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答应我,好好活下来,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你会活下来的,对吗?”

  “林哥,抱歉了……我好累,好没用,或许我无法完成与你的誓言了,你来……看看我们的孩子,他真的好可爱,是个男孩儿哦,为他取名字吧……”

  “缘,名字叫唐缘,我们以前不久商量过的吗?男孩就叫唐缘,女孩就叫唐心……”

  说着,说着唐林的眼中落下的泪更多了,都打的泪珠仿佛止不住地落下,这模样或许是是唐林唯一的一次也是他最后一次落泪。

  “别哭了,林哥……缘儿以后就要靠你照顾了,缘儿你要听着,不要挑食,一定要多吃啊,这样才能够长得壮壮的……记得要打理好自己的卫生,女孩儿可是不喜欢脏男孩的……记得要交朋友,多少是无所谓的,只要能够交到真心朋友……未来能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魂师不重要,就算以后成不了魂师也无所谓,妈妈不期望你能够成为像你爸爸一样的强者,但是一定要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最后就是女人……女人的话,妈妈也是女人……你迟早也会寻找到你的那一半,找到那个能够酱紫托付给你的人……好想、好想继续和你在一起,对不起,缘儿……”

  唐玲儿的意识已经迷糊了,属于人面魔蛛皇的毒素已经深入她的五脏六腑,这种程度就算是封号斗罗也要五劳七伤,更何况她仅仅是一个魂王?

  唐玲儿死了,作为一个母亲、作为一名妻子,她真的非常合格。或许在这个世上她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故事,但是她的存在可以说缔造了一个非常强大的传说!

  乐渊出生了,或许应该换一个称呼唐缘。

  从降生在这个世界之后到他真正出世,再到他了解到整个世界的情况,在其中可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首先是母亲唐玲儿的死亡,这一点乐渊也意想不到。在乐渊还未出生的情况下,乐渊用洗髓经沟通的元气意外地吸引到了那一头将近十万年的恐怖魂兽人面魔蛛皇。那与其说是被乐渊沟通的元气吸引来的,不如说是这个世界为乐渊这个异数弄出来的抹杀契机。

  只不过这个契机被乐渊身体的母亲以自己的死亡化解,可以说是唐玲儿的母爱造就了一个奇迹。

  而在唐玲儿身死之后,乐渊真正苏醒是在出生后的第三个月。从睁开眼睛开始,乐渊变一直处于装哑巴的阶段。仅仅是为了熟悉斗罗大陆的语言他就话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乐渊的装哑巴可谓是思量甚多,一来因为母亲唐玲儿的死,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唐林可以说对他颇有些看不惯,二来他也不知道该以一种怎么样的心态面对这个世界的父亲。

  相比较于父亲眼中的那一丝恨,恨他的出生造就了妻子唐玲儿的死亡,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自从唐玲儿死后,除了头一年的沉沦之外,唐林变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之中,父子之情几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