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这年头你不天煞孤星好意思说是主角?

  斗罗历2594年,距离斗罗大陆三大帝国之一的天斗帝国的首都天都城中,这里坐落着作为整个斗罗大陆中号称上三宗之首的昊天宗。昊天宗传承着拥有最强器武魂之称的昊天锤,可谓是整个斗罗大陆上最强大的宗门,附属四大宗门力、破、敏、御也是响当当的存在,宗门的实力就算是斗罗大陆唯一的教派武魂殿也不敢与之争锋。

  昊天宗的实力冠绝大陆是没有道理的,昊天锤作为最顶级的器武魂,攻击力堪称是器武魂之中没有敌手,同阶之中就算是最顶级的兽武魂也不敢说与之交锋。

  而且作为最顶级的器武魂,只要是觉醒了昊天锤的宗门弟子一般情况下先天魂力都绝不会太低,出现先天满魂力的情况也是时有出现。先天满魂力可不仅仅是代表着起步点比别人更高,觉醒武魂时的魂力越高,往往代表着你的魂力修炼速度越快,这可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

  昊天宗有多强?

  这个问题许多人都想要知道,不过至今没有人能够探出昊天宗的底线。宗门的七位长老据外界推测已经达到了封号斗罗这一斗罗大陆最巅|峰的实力,虽然超级斗罗以及极限斗罗的数量并没有人知晓,但是谁也忘不了昊天宗的上一代的宗主唐晨,这可是一个力压武魂殿这一代教皇千道流的超级高手,在这个没有神诞生的时代,唐晨就是最接近神的人。

  在没有探查出唐晨已经死去的消息之前,昊天宗便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宗门,配合四大附属宗门以及无数的小势力,昊天宗绝对是斗罗大陆上当之无愧的霸主。

  昊天宗很强,但是昊天宗中能够被称之为直属嫡系的子弟却不多。历代以来只有历代宗主以及长老的子嗣能够被成为直属嫡系弟子,而且这个直属嫡系可不是永远的,唯有能够继承宗主和长老位子的实力派才能够拥有嫡系子弟的身份,这才是昊天宗长久不衰的根本原因,一切以实力说话。

  现在,昊天宗六长老唐峰这个原本处变不惊的长者此时却显得相当着急。他的儿子唐林以及儿媳妇唐玲儿可是来信说很快就要回宗门了,可是现在依旧没有消息。

  就在六长老唐峰想着是不是再派宗门弟子去帮忙探听消息的时候,却见他屋子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昊天宗的弟子对着他汇报道。

  “六长老!唐林师兄他带着嫂子回来了,只不过……”

  没等这位昊天宗弟子将话全都说完,他便感觉到自己身边一阵风一拂而过,随后他一抬起头望向自己身前哪还能够见到六长老的身影,早已经没了他的踪迹。

  另一边,当六长老唐峰赶到宗门大厅的时候,却见作为宗门门主的唐元正一手搭着唐玲儿的右手上,似乎正在为她把脉,而他那儿媳妇唐玲儿却是微闭着眼见脸上显得格外的苍白。

  至于唐峰的儿子唐林,此时却是鸡窝头,凌乱的头发一点也不像是大宗门弟子该有的模样,而唐峰更是了解他的儿子可不是不修边幅的人,要不是记得顾不上仪表,他怎么会如此模样?身上的一副好几处都已经破损,身上的伤更是没有来得及处理,一副着急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妻子,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情况也不好。

  “峰儿,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带着玲儿一起去星斗大森林去捕捉你的第八枚魂环以及玲儿的第六枚魂环了吗?怎么搞成这幅模样,玲儿她又怎么了?”

  一连串的疑问诉说着唐峰此时那是相当不解,他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可是相当自信。不过40岁便已经达到了80级魂力,未来冲击90级封号斗罗的可能性相当大,被唐峰当作是接班人来看待。在斗罗大陆这个级别也算是一个强者了,就算星斗大森林有不可知的危险,却也不至于搞成这幅样子吧?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星斗大森林的魂兽就像是疯了,不知为何抓着我和玲儿不放,这一次原本只想要找一只五万年的魂兽作为魂环,谁曾想一只接近十万年的人面魔蛛皇竟然拿来到外围且与我发生了战斗,虽然我勉强带着玲儿且战且退,但是那人面魔蛛皇的毒还是击中了玲儿,随后她变一直昏迷不醒,父亲、宗主还有各位长老,请救救她吧!”

  就在唐林说话的时候,躺着的唐玲儿突然面色一变,像是遭遇了什么极致的痛苦,那样子可不是一般的疼痛。

  “唉——这毒很难办,加上玲儿她怀孕了那就更加难办了。现在我也没有把握,玲儿和孩子之间只能够保住一个,人面魔蛛皇的毒太过于霸道了!”

  宗主唐元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过头对着唐林以及唐峰二人如此说到。

  “什么?!”

  一对父子听到宗主的这句话如遭雷击,这不是逼着他们要杀掉这对母子中的一人吗?保唐玲儿,那就意味着唐峰失去了他的儿媳妇唐林的妻子,而选择保孩子,则是意味着要亲手失去他的亲孙以及唐林的孩子。

  “难道就不能够保住他们两个吗?求您了,宗主!”

  唐林这个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男子汉,此刻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唐元的面前,脸上的泪哭得像是一个孩子,根本止不住。

  “孩子,我的孩子……保住我、我的孩子……”

  依旧处于昏迷的唐玲儿呢喃着,这声音更像是锋利的剑一下又一下刺在唐林这个大男人的心上,令他悲痛欲绝。

  “保住玲儿,那孩子……不要了!”

  望着自己的妻子,唐林咬着牙如此说道。

  “什么?你……”

  唐峰看着自己的儿子含着泪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是他作为两人的父辈却根本无法出口阻止自己的儿子,只是心中充满了苦,对那个还未出生孩子的苦。

  “还有一件事情,因为那毒素的关系,现在玲儿和孩子就算保住一个也可能出现后遗症。玲儿保住命,但也可能未来再也怀不上孩子,至于那孩子未来也可能做不了一个魂师,唐林你要想清楚……”

  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令本就难以接受的唐林怔怔地站在了那里,甚至于无法思考了。

  宗主唐元和几位长老还在用魂力封锁着毒素,这毒越是封印便越是难以压制,最后爆发起来只会惹来无边的祸患,必须要尽快做出绝对。

  “孩子!!宗主,救救我的孩子!”

  就在这时,昏迷的唐玲儿猛地睁大眼见随后异兽抓住宗主唐元的衣服,随后对着他哀求道。

  “玲儿,可是这样的话,你……”

  “林哥,别说了,能够为你留下一个孩子,我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