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开战,人兽战争

  以残缺的万源百劫草补全受创的乐渊身体,因为被破灭之气而感到灵魂浑噩的乐渊在被万源百劫草之后顿时身体、灵魂乃至于自身的神格都出现了新的变化。

  自身具备的法则在万源百劫草的影响之下开始分离重组,原本被乐渊囫囵吞枣式吸收的本源法则交织在一起根本难以解析,但是现在却在万源百劫草的力量下自行分离纯化,虽然并不是在一瞬间将其变为百分百的法则本源,但是以这个速度法则完全体那是可以预见的。

  另一边烙印在乐渊身体上的诸多法则在万源百劫草的干涉之下开始变得有序,原本在最初成长史随意烙印下的法则现在不断地优化,适应乐渊身体的变化,根据这种优化来看完全体之后足以令本就超凡的乐渊身体强化到原本的200%以上。

  身体的优化之后是灵魂的纯化,原本因为破灭之气而变得浑噩的灵魂被万源百劫草的洗涤而再次变得纯净,在这一股力量的影响之下乐渊甚至觉得自己就快要灵魂成神了,这一种感觉令人上瘾。不过舒服归舒服却终究有一个度,当乐渊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他便将自身的灵魂布下了层层封锁。

  别看他之前能够为了万源百劫草拼到几乎重伤垂死,但是他和万源百劫草之间的关系可不是同伴仅仅是合作而已。万源百劫草想要成道,而乐渊则需要万源百劫草蜕变后的本体,双方的诉求就是这么简单直白。

  而现在万源百劫草在距离成道之时只差一步,可惜行百里者半九十,倒在最后一步的人自古以来多不胜数。而这一次的失败令万源百劫草甚至将自己与乐渊相融,乐渊没有被这天大的机缘砸懵了,虽然机缘虽好但是却也可能是在关键时刻爆发的毒药。

  夺舍,这种事情自然不是不可能发生。在万源百劫草融入到乐渊灵魂之后,乐渊很明显地感受到了在自己灵魂的一个角落出现了一个附属的灵魂体,这个灵魂体并不弱小,虽然隐隐约约之间正在汲取乐渊的力量进行自我修复,但是同样的作为乐渊灵魂的附属,乐渊也同样能够从这个附属灵魂体之中汲取力量不全自身的不足。

  就目前而言,那个灵魂体正是融入到乐渊身体的万源百劫草的灵魂,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乐渊为主他为辅,想要逆转主辅难度可能不比登天容易。

  万源百劫草的本体灵魂成为了乐渊的附属,而他那积累了亿万年的能量则是一次性成为了一个被封印的内丹,这枚内丹的作用甚至不逊于万源百劫草对于乐渊法则来了的纯化。

  能量这东西说他有用也很有用,说他没用那也算不了什么。而当乐渊现在已经踏足于超凡者的巅|峰,即将进入神境的人来说,一般意义上的能量积累已经对他没有用处了,他的身体就可以产生出近乎于无限的力量,这绝不是开玩笑而是一个事实。他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加强版的宇宙魔方,能够持续不断地从小世界抽取力量化为己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需要万源百劫草的这点能量。

  不过好在这颗内丹似乎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就这命安安静静地融入到了乐渊的下单天之中,和乐渊的五灵混元金丹安安稳稳地待在一起。不过虽然没有异动却不代表乐渊会对它放心,一连数道封印下去将它锁死,随后又用五灵混元金丹进行镇压,这样才让乐渊安心一点,要不然谁也不清楚这内丹什么时候会变成一个定时炸弹。

  从万源百劫草开始融合到乐渊清醒过去了不过10分钟的时间,乐渊的身体可以说是一秒一变,虽然仅仅是一个初步的变化却已经算是惊人之极。

  不过清醒过来的乐渊可没有高兴,他的周围依旧是以世界之力构成的圆球防御,在那密境崩坏之后形成的毁灭空间里面他的存在就是随时可能覆灭的一艘小船,一不小心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三分钟之后,整个密境坍塌,同时中心区也因为密境的坍塌受到了影响,整个中心区地震不断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在密境崩坏的那一刻,作为兽神的老巢直接受其影响毁灭了一半,可以说经此一战兽神亿万年的积累将化为虚无,这个家伙不疯魔才怪。

  从密境之中脱身,乐渊几乎下意识地隐去身形随后从现实世界脱身。谁也不知道继续待下去撞上兽神该怎么办,他得到的好处已经太多太多,继续冒险得不偿失。

  而另一边,兽神从感知到自己老巢出现了问题,到留下超级异兽堵住人类使者,他自己一个人返回中心区,这期间他的心头思虑万千。自己的老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之前一点反应也没有,直到刚刚他才察觉到自己于留下的防御措施完全失去了踪迹,要不是这样恐怕他还不知道老巢发生了什么。

  从兽神返回的那一刻到他来到结界前只花了不到1秒的时间,堪称转瞬即逝。这就是光的速度,也是作为光之法则执掌者的力量,真正意义上的光,和乐渊这样用领域加速到光的是两种不同的力量。

  当兽神花了三秒的时间穿过自己布下的结界之后,他很快就愤怒了。

  领地的毁灭?不是,道路兽神这一等级来说中心区毁就毁了,有他在随时可以重新缔造新的领地。

  异兽的伤亡?也不是,神王境的兽神和一般异兽早就成为了两个层次的生命,兽神还不至于为了一些异兽而愤怒。

  是密境?密境虽好,去也不是最关键的物品。

  是万源百劫草!

  只有这个才是兽神最为关心的,随着密境的毁灭他是彻底地失去了万源百劫草,最关键的是他还不知道这一切究竟为何发生,无缘无故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神王境的力量无法想象,冷静下来之后仅仅是通过流光疏影的映射,他便看到了曾经再次游荡的乐渊的身影。

  “人类!人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