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被时代抛弃之人

  在这个格斗盛行的世界,顶着拳皇之名的格斗家毫无疑问就是其中的翘楚,而乐渊的这个拳皇名称在一般人的眼中有些水,毕竟最后的大热门草薙京和八神庵纷纷放弃了比赛,若是来上一场新老拳皇之间的比拼,恐怕才能够抚慰那些KOF格斗迷们受伤的心灵。

  伴随着这KOF97的结束,所有的格斗家都进入到了休养生息阶段,而世界却没有因为这格斗浪潮的平息而变得安静下来。草薙京失踪的消息可是令无数人为之关切,首当其冲的便是草薙京的父母,而他的队友二阶堂红丸和大门五郎同样在不断搜寻着草薙京的下落,但是他们将巨蛋会场就差翻个底朝天了,可惜依旧是全然没有线索。

  和草薙京的亲朋好友一样寻找草薙京快要发疯的还有八神庵,虽然他受到的伤非常的重,足足养了小半年才恢复部分实力,但是刚刚恢复了3成的实力他便前往所有草薙京可能出现的地方。

  甚至于为了打探草薙京的线索,这个家伙独闯神乐家的禁地,就是为了从也在养伤的神乐千鹤的口中了解到部分线索。可惜神乐千鹤如何会告诉他消息,失落之余八神庵只能够一边养伤一边继续漫无线索地寻找着草薙京的下落。

  97年格斗的盛宴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虽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最倒霉的一年,但是同样的对于乐渊这个世界之外的入侵者来说确实丰收的一年。

  主线任务一的称霸三届KOF大赛,如今也只是完成了三分之一而已。因此在97大赛完成制霸之后,乐渊便已经在思考着来年KOF大赛的事情。

  在KOF游戏的安排上,虽然KOF98上面出现了卢卡尔的身影,但是确实无剧情的乱斗,因此真正意义上的KOF98却是根本没有人来料理。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刚刚经历过KOF97大蛇的洗礼,一群格斗家无不是实力大减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无不是向着重新恢复实力,哪还有那个心思来参加什么比赛。

  格斗家们忙着自己的事情,而乐渊却在和他的小弟零暗中交流着。

  “草薙京现在在哪了?”

  失踪的草薙京自然是被乐渊亲手送走的,在女大蛇被解决之后整个大蛇空间已经全都由他掌控。也正是因为如此,零他们三个才能够和草薙京一起从巨蛋会场出现,而不是和其他的格斗家一般落在大海之中也是因为乐渊的操纵。

  “大人,草薙京被送回音巢之后因为伤势过重经过紧急抢救之后也没有苏醒过来,现在的话再度经过抽取血液,身体状况一直处于虚弱的状态,已经不成后患!”

  被乐渊收复之后的零可谓是完全臣服,忠诚度直接锁定在满值状态。而他在见到过一代KOF大赛的拳皇草薙京的遭遇之后更是恶寒不已,不管怎么说草薙京也是曾经号称最强的男人,现如今在音巢的研究所里面就是一个完全没有所谓人权的实验品而已。从草薙京身上取得的基因数据早已经制造了一大批的克隆人,虽然并不能说完全还原出草薙京的力量,但是在其研究之下,克隆水准与日俱增。

  “不成后患?哼哼……”乐渊听了之后不由笑了起来,零虽然忠心但是眼界还是不够开阔,“草薙京从来都不值得作为我的敌人,他只不过是一个在温室之中长大的拳皇而已,更何况现在的他体内的草薙之血被大量抽取,就算侥幸逃出来,失去了这几年的黄金成长期,他的未来潜力有限……”

  乐渊的说法的确符合常理,除非这位草薙京的主角光环强大到足以颠覆命运的程度,不过就他现在这实验体的身份,恐怕这辈子也别想翻盘了。

  “KYO计划已经开始实施,目前克隆的草薙京基本实力能够达到KOF97时草薙京的三成,虽然其中能够使出大蛇薙的并不多,但是作为常规士兵,他们将无人可敌,根据音巢的技术,最多能够克隆出达到五成的水准,再高的话成本将非常高,并且克隆体的自我意识将会影响洗脑的能力……”

  对于组织的研究能力,就算是作为干部的零此刻也是大为惊讶。草薙京被送入研究所里面实验不过半年的功夫,但是作为基础的实验数据已经采集得差不多了,想要继续提高克隆技术唯有整体科技水准提高才能够做得到。

  “够了……克隆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我之前让你留意的,音巢组织内部有些实力的科研人员,你注意得怎么样了?”

  乐渊的目标在这里,所谓的技术想要还原出来以小世界的能力不成问题,比起技术人才更加重要,最起码小世界里面的研究者专攻方向和这个世界不同,想要重修难保不会出现技术代沟。

  “关于这个我也已经中意了几个人选!”说到研究人员的时候,零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克隆方面的专家有一个叫做卷岛唯我的,原本是在生化改造方面的专家,近些年转到了克隆方面的研究上,并且在短时间内接管了一个工作组论研究能力绝对在音巢之中数一数二的,而在战衣研发部也有一个叫做高杉的人,我认为他们有这个价值吸收入大人麾下……”

  论能力,零毫无疑问在福克茜还有黛安娜这两个女人之上,只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弱点。强大带来的自傲容易使得人自大,而零他有时候太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这也使得他在原本的剧情之中察觉自己的克隆体有异心之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掉。

  “时刻注意着音巢内适合发展成我们成员的人,还有别被伊格尼斯那个小子抓住了把柄,他可是非常想要将你解决掉,零!”

  完成了和零的通话,乐渊便望着自己眼前的地图不断思索着,遥远彼岸的人至今没有现身,只能够让他自己去寻找,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颇费精力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