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胜负即在一念之间

  三神技自古以来便是三神器家族代代流传用以封印大蛇的最强招式,但是虽然说是代代流传,但是也并非每一代都能够学到如此的招数,这是唯有三神器才能够学会的最终力量。

  所谓的三神器,便是三大家族之中血脉、天赋之中强悍到足以返祖能够媲美先祖级人物的传人,他们的身体能够自然而然的将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三神器的器魂融于自己的灵魂之中,从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超人。

  这一代的三神器自然就是进入到大蛇空间中的三人:草薙京、八神庵以及神乐千鹤。

  草薙京还好,自小便受到了父亲草薙柴舟的教导,自身同样是天赋不弱的天才,小小年纪便能够打出草薙家的绝学大蛇薙。并且不及16岁便以强悍的实力取得了草薙家家主的身份,从而拥有了家主的象征草薙剑。当然这时候的草薙剑依旧在沉睡,直到草薙京第一次与八神庵对决之后草薙剑才融入草薙京的身体,并且在无形之中零草薙京掌握了无式这一招的基础。

  三神技之中无式最为简单,但是论及破坏力确实最强大的一个。无式的入门只有一个那就是“无”,领悟了这个想要学会无式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剩下的两招神技可就没有能卖容易了,无论是八神庵还是神乐千鹤论及天赋均不在草薙京之下,奈何两人因为各种因缘巧合无法和草薙京这样顺风顺水。八神庵那是一直以来孤家寡人,八神家更是在很久以前就四分五裂,八神庵找到八尺琼勾玉也是费了不少的功夫,这让他在领悟神技上走得最慢,甚至于到最后才借助无式的威胁逼迫自己将八酒杯领悟出来。

  神乐千鹤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比不得八神庵这样的孤家寡人,但是她们神乐家自古以来便是双生子,一个主管家业发展家族产业的家主另一个研修武道守护封印的巫女,虽然不能说主管家业的那个就不修行武艺,但是总归比不得专修武道的,再加上也只有守护封印的巫女才会带着八尺之镜,因此神乐千鹤仅仅是在他的姐姐死后这才开始接触神器,开始演练神技。

  说了这么多,画面再度回到三神器大战女大蛇的舞台上,伴随着最后的无式命中女大蛇的身体,女大蛇的身体伴随着狂暴的无式重拳一点一点的被磨灭,很快女大蛇便只剩下了脖子以上的部位。

  见到这一幕的神乐千鹤大喜过望,只要女大蛇的身体被毁灭,那么大蛇将再度被封印,家族的使命也将再度完成,大蛇将会被继续封印百年、千年。

  “三神器,赢了?”

  福克茜看着最后沐浴在赤焰之中的草薙京打出的无式,甚至不敢想象那犹如人形天灾的女大蛇就这么轻易地败在了三神器的手中。

  “不对,大蛇输得有些蹊跷,她还有后招……”

  零注意到了女大蛇的动作有些不对劲,面对三神器的压制她明明有机会逃出包围圈逐个击破,对于暴露了空间能力的大蛇来说这应该不是问题,但是大蛇却像是故意遗忘了自己的能力,一直和三神器硬刚。

  “接着看,刚刚的只能算是序曲而已,现在的才是真正的战斗!”

  伴随着乐渊的一句话,所有人全都将目光盯在了女大蛇的身上,就算是之前露出喜悦笑容的神乐千鹤也是同样的反应,对她而言乐渊这个深不可测的人绝不会有的放矢,况且现在她自己也有一些莫名的不安了,仿佛有什么地方被所有人都忽略了。

  不过是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女大蛇那最后的脑袋都在这样的攻击下完全灰飞烟灭,一点渣渣都没有剩下,大蛇好似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就在所有人疑惑于乐渊究竟有没有猜测错误的时候,一道虚影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从半空之中落下的草薙京的身后。或许还沉浸于无式这一招的神韵之中,草薙京的意识还没有回归身体,整个人依旧是处于空壳状态。

  而不仅仅是草薙京感受不到,就算是八神庵和神乐千鹤同样并未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虚影,这并不是他们两个实力不够或是力量损耗太大,因为零、高妮珂他们几个同样是看不到虚影的存在,全场之中唯有乐渊眼见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来了!”

  随着乐渊的这两个字,草薙京身后的虚影瞬间变成实体,这正是之前被无式完全毁灭的女大蛇,现在的她不仅仅看起来丝毫未损,反倒是感觉比之前更加强大。

  “什么?”

  “小心背后,京!”

  八神庵和神乐千鹤在惊呼之后,纷纷向着草薙京所在奔去,封印大蛇三人缺一不可,但是现在的草薙京那就是一个完全不设防的沙包。

  “ダオ、レイにかえろう!(一切都归于无吧!)”

  从女大蛇的口中蹦出了其他人根本听不懂的语言,谁也不知道女大蛇这一句话意味着什么,而乐渊却因为语言大师的能力第一时间明白了对方所说,同时女大蛇的动作也让乐渊明白大招就要来了。

  只见女大蛇的双手自下从前胸膛交织抬起于额头前,而女大蛇则太有望向半空一副聆听圣音的模样,无悲无喜好似一个圣人。

  在女大蛇做出这个动作的那一刻,原本还准备袭击女大蛇的八神庵和神乐千鹤瞬间脸色就变得惨绿。

  光,前所未有耀眼的光芒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虽然这白光仿佛能够洗去世间一切的污|秽,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喜欢上这白光,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中,无论是高妮珂还是夏尔米,亦或者是三神器他们,感受到的只有灭杀万物的死亡之力。

  太过于耀眼的光只会掩盖所有的色彩,也正是因为如此,正义的极致也只是无边的杀戮,大蛇正是以这正义之名行那杀戮之事,说到底她这个东方意志早已经偏离了当初的设想,从而成为一个邪神。

  这无比耀眼的白光却并非光线,而是由那空间破碎的碎片四散而成的空间之矢,不同于火焰雷电这样的能量,空间作为本就存在的一件“事物”,破碎后的它是一般力量根本无法防御的,换句话说这个世界的格斗家面对女大蛇的这一招那是根本没有有效防御的手段,只能够靠身体硬抗。

  一秒、两秒、三秒……

  在这一秒钟成千上万次的攻击下,就算是区区三秒那也是度日如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