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二轮战斗

  七天的休息时间一扫而过,但是整个东京却在这七天的平静之中变得越发的混乱,看似和平的环境之下隐藏了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这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秘密派遣调查人员潜入KOF大赛的音巢组织,虽然在音巢原本的计划之中已经有了专门的信息采集的下级人员潜入,但是在东京湾基地毁灭后却令总部派来了更加核心的成员进行调查。

  零(ZERO),音巢组织的创始元老之一,也是仅存下来为数不多没有被伊格尼斯清除掉的元老,这并不是因为伊格尼斯不想这么做,而是因为零号称音巢组织内部的战神,一身实力并不低,并且由于其功绩在组织内部拥有者极高的地位和庞大的追随者,这对于想要完全掌控音巢的伊格尼斯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为零效忠的并不是他而是被他操纵的傀儡父亲。

  不过虽然伊格尼斯忌惮于零的力量,但是同样倚仗于他的办事能力,像东京湾基地这么一个规模不小,防御力量不弱的基地在短短一小时内完全覆灭,如此惊人的事件伊格尼斯根本不放心其他人,只能把这个任务委托给了零来处理。

  零并没有带着太多的人,仅仅是带着他的部下,中层干部福克茜以及中层干部黛安娜。这两个女人均是组织元老的子嗣,不过随着那些元老被伊格尼斯秘密处决,造成了各种“意外”身亡的假象,为了保护这两个人,零基本上处于保姆的状态之中。

  根据东京湾基地毁灭的状态,那绝对不是现代科技打击造成的破坏,相反更类似于去年出现的高尼茨造成的破坏,也正是因为如此,音巢的调查员零将八杰集视作了怀疑目标,当然也不排除其他的高手的可能性。

  KOF大赛的第二轮,已有的六只队伍分别是地狱乐队、魔人队、怒队、女性格斗家队、日本队以及八神队。这六只队伍将会分成三组,两两战斗角逐出KOF97的三强。而三强的队伍其中一只将获得轮空的机会直接晋级决赛,而剩下的两支队伍则是各自派出一人进行单挑战,胜利的队伍同样获得晋级决赛。

  这样的安排无疑对需要比赛两场的队伍极为不公平,不过单挑的进行已经为比赛的公平尽可能提供条件了,王牌的交锋决定一个队伍的胜败,这显得理所当然,同样的队伍强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强者的实力。

  很快各队队长已经得到了第二轮的比赛安排。A1地狱乐队,A2怒队,B1女性格斗家队,B2魔人队,C1日本队,C2八神队。

  这其中的安排几乎看不出什么猫腻,但是乐渊这个监控了整个比赛进程的人却知道,这所谓的第二轮以及前面的第一轮可都是有人暗中设计,并不是纯粹的随机选取。

  第一场比赛的双方地狱乐队和怒队之间论总体实力那就是半斤八两,当然这是在夏尔米不暴露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真正完成觉醒的夏尔米甚至能够以一敌三在瞬间解决掉怒队的三人,这就是觉醒天王的实力。两队的第一轮比赛,双方可都是伤病患者上场,拉尔夫还有七枷社均在上一场受了不轻的伤,现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半斤八两。

  “别太激动了,海德!”望着正紧张看着场上拳拳到肉比赛的艾迪尔海德,乐渊的目光一直在人群之中扫视着,“我们的主菜可还没有上呢,而且这一次混进来的老鼠还真不少,看起来该活动活动了……”

  乐渊从魔人队房间的沙发上起来,随后对着一旁的高妮珂还有艾迪尔海德道:“比赛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你们了,我去外面转转,全力以赴,知道吗?”

  “知道了,师父!”

  “明白了,乐渊大人!”

  所谓的老鼠自然指的是音巢的那些人,虽然作为BOSS的零已经来到了会场,可是原本的计划并不会因此而停止。在整个会场的下方,许多隶属于音巢的工作人员正在不断将比赛中选手的战斗数据存储到音巢的数据库之中,而被擂台吸收的能量凝结出来的超高密度能量液则放置在一边,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望着那能量液是双眼放光。

  “桀桀……这可是音巢称霸世界的第一步,擂台上的那群莽夫如何能够明白我机器的伟大之处,你们的力量将化作NESTS大人的力量……”

  能量液,由格斗家的气、异能、精神力等等超乎寻常的能量凝结而成,虽然是高密度的能量却有着易于人体吸收的特性,当然这种吸收并不代表身体就能够承受。只有非人之身才能够一次性接受如此庞大的能力,按照白大褂男子的顾忌,他们音巢组织的战神零接受过多次身体改造,身体能力应该能够承受大概三分之一杯,也就是100单位左右的能量,就这股能量便足以让零的实力一瞬间暴涨五倍以上,并且在能量耗费完之后还能够让零的实力永久性提升一部分。

  “发明不错,天才的大脑……”

  “那是自然的,我可是NESTS大人委任的第一研究……什么人?”

  白跑大褂这才意识到自己周围应该是绝对安静的独立房间,其他研究员根本没那个资格来到他的身边。当他转头的时候,发现乐渊竟然已经出现在他的那台能量转化机的面前,一只手将已经灌满的一瓶能量液(300单位)拿起来像是喝饮料一般地一口闷了。

  “啧……是不是能量太杂了,就算经过转化也有种杂七杂八的味道,不过效果不错……”

  对于其他格斗家来说足以爆掉他们身体的能量,此时却在乐渊的身体里面掀不起一丁点的浪花,乐渊脸上那一脸平静的模样让白大褂简直有些怀疑人生了,他擦了擦自己的眼见,随后有些不太相信地从乐渊的手中拿过那被喝得一干二净的能量液。

  “这这……真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看着眼前的白大褂,乐渊笑了笑后严肃地望着他道,“你未来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