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使命,大蛇

  夏尔米离开了南镇,并不是出现了什么工作上的问题,亦或者有不得不离开的原因。一切就像是夏尔米那完全不被所谓的责任束缚的性格一样,驱使着夏尔米离开的根本原因还是她的直觉。

  或许是因为夏尔米和高妮珂这个已经能够使用息吹暴风力量的伪大蛇一族太过于接近的缘故,她自身的大蛇之血也从原本的沉睡状态一点点开始复苏。就表面上来看夏尔米的确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力量上还是正常的投机加关节技,什么雷电异能那是连影子都见不到。但是在平日的表现上,夏尔米却表现得更加的沉默。

  原本的夏尔米可是相当轻佻以及健谈的,但是在半个月前开始,夏尔米变得越来越沉默少语,艾迪尔海德以及萝丝他们偶尔与夏尔米交谈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夏尔米明显是杀气腾腾的,整个人就像是在忍受着体内作祟的杀意。

  这就是大蛇一族,在觉醒前与觉醒后的人格相差不是一般的大。就算夏尔米自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变化,但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变得更加奇怪,而在这种情况下夏尔米也找到了她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高妮珂。

  不过找到了又能够怎样?高妮珂对她本来就没有恶意,这仅仅是夏尔米自身的血脉在自我复苏而已,这种悸动下的夏尔米已经逐渐被大蛇的意识影响,不想要伤害到乐渊等人的夏尔米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离得越远越好。

  “啵——”

  “不用在意,这仅仅是法国女人留给你的浪漫回忆而已,希望下一次见面时我们还能够像现在这样畅谈!”

  夏尔米离开时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的样子异常干脆,留给乐渊的仅仅是一个吻别。

  虽然刚刚分别,但是乐渊有种感觉,那操|蛋的命运或者说是大蛇的意识会引导着夏尔米和克里斯、七枷社相识,最后组成那个在97大赛上叱咤风云的地狱乐队。

  “帅哥,要一杯血色紫罗兰吗?对于失恋的人,这种酒可是相当不错,一杯解忧愁……”

  当乐渊坐在幻影酒吧的酒吧柜台前望着酒吧内不断高谈阔论的人做发呆状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一道年轻却带着成熟|女人感觉的声音。

  “金老板你还真是会做生意,如果我的记性不错的话,你那所谓的血色紫罗兰好像是整个酒吧里面最贵的几种酒吧,你这是在找冤大头吗?”

  乐渊身下的椅子一转,他整个人面向了吧台内的金(KING),作为女性格斗家的队长,金虽然衣着打扮并不像是个美女,但是这种中性金发帅哥的打扮却依然令本就颜值不差的她得到了大批的女性粉丝,当然还有不少对于金之中中性美人感兴趣的男人同样成为了她的粉丝。

  “中国有句话说的好,举杯消愁愁更愁,比起借酒消愁,钱包大出血带来的愁苦不是能够更快带领你走出失恋的痛苦吗?”金擦拭着玻璃酒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不过作为单身贵族的金怎么可能会有这方面的经验,“说吧,今天想要喝些什么,我这里的好酒也不少,有些还是我话大价钱买来珍藏的,在其他地方也不多见!”

  “我要的东西嘛,那就来一杯82年的……”当乐渊说出82年这个词的时候,金的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若真是82年的拉菲,那么乐渊这个冤大头还真就当定了。“……嗯,82年的老白干,你这里有没有?”

  “……老、白干?”听到乐渊说出的名字后,若不是金的脾气够好那么她手上的玻璃杯那可是保不住了,指不定被气炸的同时捏碎手中的玻璃杯,“老白干没有,82年的矿泉水要不要来一打?”

  就在乐渊和金聊天消磨时间的空档,萝丝已经带着比完赛的艾迪尔海德回来了,他们两个的身后紧跟着的是负责保护萝丝的高妮珂。

  “哟,今天的比赛干的不错,哈维·D就算这两年没有参赛,他也是拥有KOF正赛实力的人,你能够战胜他就算有对方轻敌甚至对你不了解的优势,也无可否认你的实力在KOF大赛上也能够独当一面了!”

  “哈维·D?你战胜了他?”

  听到乐渊所说的消息之后,金诧异地望了一眼脸上还有积分稚气的艾迪尔海德。虽然早在一个月前她便已经知道艾迪尔海德在打地下拳赛,但是没想到艾迪尔海德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早在94年的时候,哈维·D率领的美国运动队可就令金吃了不小的亏,对于哈维·D的实力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赢得侥幸,若是再来一次恐怕就很难找到那种机会了,对方终究还是KOF大赛认可的人物,那种压迫感以及压倒性的力量,的确并不是那么容易超越的!师父,明天能够加大一点难度吗?我想要变得更强!”

  “喏,拿去吧!”乐渊一甩手将一瓶药扔给了艾迪尔海德,随后向他解释道,“内服外敷,今天洗个澡把它用了,不然的话你明天还真不一定能够在我的训练下坚持下来,哈维·D的拳头可不好挨!”

  见到乐渊给药的那一幕,金看向乐渊的眼神变得乖乖的,要不是知道乐渊的实力并不低而且不缺钱,金还以为乐渊会是那种江湖游医卖假药的。

  “你也懂制药?不会坑了你徒弟吧?”

  “切,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小瞧我了,我这药全都是真正的神药,不说起死回生但是让一个重伤快死的人留住一口气在还是能够做到的,甚至于断肢重生也不是没有办法,有些东西你不亲自见到是绝不会相信的!”

  这个世界虽然力量层次不抵,但是在药物以及医疗上除了NESTS之外还停留在20世纪末的状态,对于乐渊所说的那种药效大概没几个人能够相信的。

  就算是金也只是一笑置之,虽然她的弟弟在手术之后双腿已经恢复了知觉,但是依旧无法达到和正常人一样的水平,这或许是她一直想要为弟弟弥补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