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信神?不如信我!(2/5)

  高妮珂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修女,这一点从她的成长经历就可以看出来。自小就被父母遗弃,而且被遗弃的地方还是一个近乎于无人知晓的废弃教堂,这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恐怕早已经无声无息地死了都没人知道。

  但是就在高妮珂垂死之际,偶然路过的伪牧师高尼茨恰巧见到了尚在襁褓之中的高妮珂。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觉得高妮珂和他有缘,本来已经觉醒的高尼茨竟然出手救了这个在他眼中应该是被清洗对象的人类孩子。不仅仅是救了,还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以及血脉封存到了高妮珂的身上。

  高妮珂的命运始于废弃的教堂,转运于伪牧师高尼茨之手,而她真正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神职人员还是要在之后。高尼茨本身是大蛇一族最先觉醒的人,因此需要四处奔波根本不可能照顾年幼的高妮珂。也正是因为如此,高尼茨将其送到了位于附近教会高阶牧师的好友特伦落的家中,让他帮忙抚养高妮珂。而特伦落和高尼茨也是唯二知道高妮珂真名莎兰·达格斯蒂诺的人,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隐藏莎兰的名字。

  高妮珂幸好没有在伪牧师高尼茨的教导下成长,而那个名为特伦落的高阶牧师算是非常虔诚的神职人员。在他的教导之下,高妮珂以其独有的天赋便年纪轻轻成为了教会的修士并被授予了“Wind”的称号,或许就连命运都已经在安排着高妮珂重走高尼茨的老路,让她在不经意间和风扯上了关系。

  如果说这个时期的高妮珂还是坚定并且虔诚的神职人员,那么在96年高尼茨身死之后,原本安安分分沉睡在高妮珂体内的暴风力量现在却开始复苏了。最近的一个多月里面,高妮珂发现自己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风仿佛成为了她身体的延伸,能够让高妮珂掌握到绝大多数的格斗家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力量。

  而伴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出现,高妮珂赫然发现一股意识正在不断对她诉说着另一种神明的存在,这对于信仰上帝的高妮珂来收是非常可怕的冲击。正是因为这样高妮珂才开始离开教诲四处旅行宣传神意,她的心中非常的害怕自己有那么一天会被脑海中的意识洗脑,背弃自己原本信奉的上帝。

  而现在在这意大利佛洛伦,高妮珂向着一名看起来并不是本地人的男子宣传教会之际,没想到对方的一句反问就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神,那么在你看来什么是神呢?修女小姐……”

  神的概念早在高妮珂小时候就一句深入人心,但是因为前一阵子的冲击反倒是令她有些搞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神。

  “神……是一股伟大的意志,是全知全能的存在,是仁慈、光明……”

  “意志吗?那么如果拥有比神更加伟大的意志存在,那么神的地位又置于何地?”

  不知道为什么,高妮珂听到乐渊的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她心中自小便已经树立的神明上帝,以及体内那股力量之中传来的低语中大蛇一族的神明Orochi。

  这两个神明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神?高妮珂内心充满了迷茫,这迷茫的状态下以至于令她原本控制得不错的力量都开始无意识的暴走了,充满了破坏性的矿粉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这高妮珂还真有可能变成一个小号的息吹暴风高尼茨。

  面对着不错扩散的力量,乐渊在其波及到四周之前一手按在了高妮珂的额头上,从外人来看就像是高妮珂正在接受乐渊的摸头杀。而那暴虐的狂风在乐渊的镇压下变得和小猫咪没什么区别,原本的肃杀之风顿时变得相识春风拂面。而通过这一摸,乐渊也直接看清楚了在高妮珂体内的两股意识之间的交锋。

  “一股受大蛇力量影响充满了暴虐以及冷酷,充满了对于Orochi的信仰,应该说不愧是烙印在大蛇一族的根本吗?”对于大蛇一族这种发自血脉的尊崇,乐渊没有什么好感,他的敌人可就是那个被大蛇一族称之为神的家伙,“还有高妮珂的本来意识,16年以来身为普通修女进行的对于神明的崇高信仰,虽然并没有掌握多少的力量,但是这股信仰却显得更加单纯而美好……”

  意识之间的交锋可以说危险异常,在此时之前是那股原本的高妮珂意识占据主导地位,换句话说原本和善的高妮珂虽然无法发挥出体内的全部力量却也不至于变成大蛇一族的打手。不过现在经过乐渊的心灵鞭笞,使得高妮珂内心出现了动摇,从而令大蛇力量下诞生的黑暗高妮珂意识抓住了可趁之机。

  若是黑暗高妮珂反客为主,那么从今以后诞生的将会是费尽千辛万苦为大蛇的复活事业而奔波的息吹暴风高妮珂。

  虽然本体高妮珂奋力反抗,但是仅凭信仰如何斗得过那个在千百年来不断转生的大蛇一族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普通人的高妮珂显得有些孤立无援。

  “神啊,将您的仁慈赐予我,抵御这魔鬼的力量……”

  “神?哈哈哈……你的神不过是人类的妄想,只有我神Orochi才是真正的神明!”

  本体高妮珂被一点点的碾压,她在一点点失去作为主人格对于身体的控制权,而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她所信仰的神明却没有一丁点的的动作。

  “我被神抛弃了吗?”

  这种逐渐被黑暗吞噬的绝望充斥在高妮珂的心中,就算从小受到宗教洗礼而信仰上帝,但是面对这生死关头的死亡压迫,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还是快要把她逼上绝路。

  “现在我依然问你一个问题,神在你心中是什么?那个泥塑的上帝,还是在关键时刻拯救你的伟大存在?”

  一道声音映入高妮珂的心中,而高妮珂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不断回想着这个问题。

  “无论是谁?带我走出这绝望的困境,你便是我永远的神明!”

  “你说的,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信徒!”

  力量涌入了本体高妮珂的体内,让她竟然拥有了反抗黑暗高妮珂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