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要的就是这个feel

  帮助两兄妹复仇,这对于乐渊来说虽然是个小麻烦,但是也只是勾勾手的难度。

  要说天赋,艾迪尔海德就算比不上身为主角的草薙京和八神庵那么变|态,却也凌驾于泰瑞或是坂崎良这些人之上,他如果不是年纪十个致命伤之外,或许成为另一个卢卡尔也不是不可能。而想要打破年龄的差距,艾迪尔海德便需要一个名师的教导,要知道在此之前的艾迪尔海德除了和薇丝、麦卓对练之外便只是研究自己父亲留下来的笔记。

  属于伯恩斯坦的院子之中,乐渊穿着萝丝曾经特地为自己的父亲卢卡尔定制却从未穿过一次的礼服,就这么像是一个师父一般指导着艾迪尔海德的训练。

  “刚刚那一招叫什么?暗黑绝璧?”乐渊看着不远处艾迪尔海德使出的一招阻挡在自己身前的圆形小盾,“你这一招应该是模仿的笔记上的暗黑屏障吧,说说看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乐渊有些看不过去了,要说卢卡尔的笔记的确当得上是神功宝典,毕竟卢卡尔的功夫那可是通过几十年的战斗之中磨练出来的,绝对经得起考验。而暗黑屏障正是卢卡尔从超能力战士队的雅典娜那里偷师学来的招数,结合气功还有精神力能够反弹近乎所有的飞行道具,可以说是卢卡尔非常得意的一招。

  但是现在看看艾迪尔海德的改版暗黑绝壁,失去了精神力的部分,纯粹改成了自身气功的的运转,并且由原本的特殊乱流模式改成了漩涡型乱流,虽说对于气功的折射乃至于阻挡上有了更强的效果,但是想要像他老爸卢卡尔的暗黑屏障一般准确的反弹招式那可能真的要看运气了。

  “那个……父亲的笔记上说需要精神力,但是我自身的精神力却达不到那种水平……”艾迪尔海德有些不敢看乐渊,还有的便是羞愧以及自己改版招数被批的失落,“因为达不到父亲的实力,我只能试着将他改成自己的招数,是不是我做错了?”

  “父亲大人,哥哥他已经很努力了,你就不要刁难他了,还是教教他该怎么做吧!”

  不等乐渊继续说话,坐在一旁遮阳伞下面喝茶的萝丝便朝着正在指导艾迪尔海德的乐渊呼唤道。

  爸爸?

  听到这个称呼的乐渊那是黑线三条,他的外表真要说的比起萝丝他虽然大但也不至于到爸爸的地步,叫叔叔也比叫爸爸好听。

  而之所以萝丝会这么称呼乐渊,还是她的一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闹出来的。按照萝丝的说法就是,乐渊既然已经成为了他的哥哥艾迪尔海德的师父,那么按照中国的传统这就和父亲一样,既然是他哥哥艾迪尔海德的父亲,那么同样也是她这个妹妹的父亲。

  稍稍一想这似乎还挺有道理的,而乐渊能够收获这么一个年轻貌美又富有能力的女儿,怎么看都是赚了。但是真要了解到萝丝的性格还有手段,那么感觉到的就不会是欣慰还有赚了,而是觉得无比的头大。萝丝的性格如果和艾迪尔海德调换一下,那么绝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可惜的是他们的性格恰恰相反。

  “萝丝,我教你的精神提炼方法可别疏忽了,你的天赋也不差,将来成为麻宫雅典娜那样的超能力战士也犹未可知,况且海蒂(艾迪尔海德女性化称呼)他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战斗中如果用它的暗黑绝壁的话那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们的父亲卢卡尔当初这一招的源头就是利用超能力的麻宫雅典娜,现在到你哥哥这里竟然放弃了超能力,这步子迈得太大了!”

  乐渊的教训自然不是全无道理的,比起超能力自然是气功在反弹以及防御上占据着更大的优势,但是超能力自身的协调以及微操却是气功很难具备的,这也是当初卢卡尔的暗黑屏障一直保持着超能力的根本原因。

  指导还在继续,对于艾迪尔海德的实力乐渊已经从他的一招一式中有了基本的了解,通通也对这个世界的战斗方式有了根本性的了解。

  绝对领域,如果换成港漫拳皇的话那就是突然人类极限达到非人之境的关键。达到这个境界的人肉身抗子弹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拥有气功附体就算是金属风暴也不见得能够在瞬间摧毁他们的防御,而最巅|峰的绝对领域强者就算是对付集团军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而绝对领域开启的标志就是身上的蓝光,那是自身的气爆发的根本体现。也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能够打出100%威力的超必杀技。这从另一个方面来解释的话那就是爆豆,气槽满格之后实力爆棚就是这种设定。

  而在去年的决赛之中出现的高尼茨则用他的暗黑力量为所有人上了一课,让所有人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绝对领域并不是力量的终点,仅仅是一个踏板而已,在那之后还有着更高一层的力量。

  “你走的是和你老爸一样的路子,以腿技为主,但是你的腿技却少了你父亲的霸、绝还有那种狠,这不是你单纯的靠练能够弥补的,为什么没有学会灭族切割亦或者那一招绝情打击?”

  “那个……我一直练不成!”

  艾迪尔海德颇为有些不好意思,他并没有隐瞒,那本笔记上的招数的确有一部分是他没有能够练成的,也不知道究竟是学习难度太高还是他根本不适合这些招数,虽然可惜他却也没有过于重视。

  “看清楚了,你缺少的就是这个,狠还有绝!”

  乐渊没有继续说教,而是直接亲身为艾迪尔海德示范了绝情打击这一招。在短短一瞬间身体像是能够瞬间移动一般,一顿一闪地出现在院子之中,而每一次出现腿上便带着足以划破长空的凌厉之势,不过是短短一眨眼的功夫。整个院子之中便多出了七八条由于腿风而刨出来的沟渠。

  “小姐,夏尔米小姐已经到了!”

  就在乐渊展示完毕之后,庄园的女仆对着一旁的萝丝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