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可恶的有钱人

  伯恩斯坦庄园,这在德国西部可以说是只有少数人才能知道,一般人别说是听过甚至会怀疑究竟有没有这种地方。想要入侵这片地区的人不在少数,但是真正做到成功入侵的却没有一个,仅仅因为一个名字他便有如达摩克斯之剑一般悬在所有人的心头——卢卡尔。

  虽然名为庄园,但是这里面可是有着非常多特殊门道。就比方说在这庄园四周可就部下了不下于三道防线。超过百名的持枪佣兵日夜换防,可以说这里的戒备森严程度绝对超过一般小国的总统身旁的防御力度。

  而在庄园的地下则是划时代的极低,里面综合了科研、武器设计还有生化研究等多个方面,甚至这里还有就算是NESTS里面也算是珍贵机械的研究用装置,如果单就这个地下基地的价值来说,现如今伯恩斯坦家族其他地方的军火生产工厂那都是渣渣,只要这里还能够保持完整,那么伯恩斯坦家族就绝对还有翻身的那一天。

  而乐渊被带入这里之后直接被放上了手术台,不过萝丝这可不是想要解剖乐渊。她仅仅是想要利用这里的精密装置来检测一下乐渊的身体而已,虽然乐渊从气息上来看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更加深层次的分析,他们又能够检测出什么呢?

  机器的检测仅仅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已经足以萝丝将检测报告看上一遍了。

  “这个身体……好像!”萝丝将目光看相了一旁的哥哥,随后又将报告递了过去,“他果然不是一般人,甚至可能比起那个牧师更加恐怖!”

  艾迪尔海德接过报告,报告上面的内容显示眼前这个人的身体基因和现今的所以人类都不相同。这里的不相同可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虽然根据细胞检测对方毫无疑问还有着人类的基本特征,但是无论是亚裔、欧裔还是非裔全都无法找到其中的特征。而在细胞活性检测上,乐渊的的细胞活性始终处于惰性状态,但是当刺激之后受到威胁之际,便会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活性,这种活性甚至超越了所有的记录。

  艾迪尔海德和萝丝两人都曾经在这里检测过自身的身体,他们二人作为卢卡尔的直系子女,可以说同样继承了卢卡尔的血脉。而当初卢卡尔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被夺取了一只眼见并被赐予了大蛇之血,而这大蛇之血同样通过进入了艾迪尔海德和萝丝两人的身体,只不过终究这大蛇之血太过于稀薄了,表现在他们二人身上的仅仅是超越一般格斗家的修复能力,将数个月的伤势能够缩减到一个月之内这种成都而已。

  格斗家,就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一般人伤筋动骨一百天,格斗家可能连10天都要不了,一般人会死的伤势,格斗家可能压根不是致命伤。

  虽然这种修复能力已经超越了坂崎良或者是泰瑞这样的顶级格斗家了,甚至比起草薙京和八神庵这样的神器宿主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点而已。当然比起他们的老爸,那个已经觉醒过大蛇之力的卢卡尔表现出来近乎超速再生的不死身,的的确确差了不少。卢卡尔激活大蛇之血后的身体修复能力已经不比真正的大蛇一族差上多少,区别只在于他们的承受能力存在差距而已。

  而在眼前的报告之中,乐渊的修复能力超越了艾迪尔海德他们父亲体内的大蛇之血,这中修复能力和瞬间复原几乎没什么差别。

  “哥哥!我们报仇有望了……”萝丝走到手术台边上,用右手抚|摸着乐渊的身体,那看着乐渊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某一件珍宝一般,“虽然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达到哪一个境界,但是仅凭这身体强度,就有理由相信他是超级强者!”

  “小姑娘,大人的身体可不是你能够随便摸的,还有能够找件衣服来吗?我可不是暴露癖!”

  萝丝的右手猛地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打手握住手腕,那只手明明没有用多少的力量,但是萝丝却感觉到自己就算如何挣脱也绝对挣不开,这中奇怪的感觉令萝丝放弃了抵抗。而那道成熟而饱含磁性的声音,更是令萝丝还有艾迪尔海德的身子不由一怔,整个房间之中只有三个人,而明显这声音不是他们兄妹的,那么只有……

  乐渊在被抬上手术台的时候就已经苏醒了过来,要不是他放开限制,萝丝以为他能够采集分析到乐渊的血液?

  不过虽然苏醒了,乐渊的状态却算不上多么好。由于来自于世界的恶意,他之前使用的一系列装备全都限制使用,不得不放回空间背包,如果想要强用那么必然要面临来自于世界的打击,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其次乐渊吞了那么多的神魔,就算品级高低不一能量混乱,但是好在他的笑话能力以及[食神]效果不是吃醋的,总算是没有爆体的危机。只不过因为吃撑了的关系,乐渊现在战斗起来都有一个时间限制。超过10分钟,体内的力量就会因为失去压制而失控。

  这种情况自然会有所好转,只不过依旧是水磨工夫,慢慢熬吧。

  自己的妹妹被不知名的高手抓住,艾迪尔海德虽然心急却也不敢乱动,因为他刚想动对面的乐渊就带给他一种自己随时小命不保的感觉。

  艾迪尔海德向着屋外走去,而这时候被乐渊擒住的萝丝却像是丝毫不感到害怕一般,就这么打量着乐渊的身体。

  咚——

  “啊——”萝丝一声惊呼,随后左手捂着脑门眼泪都流了出来,“疼疼……”

  “女孩子家家的,矜持一点……难道不知道乱看男人的身体会长鸡眼的!”

  被一个小姑娘看着自己的身体,虽然乐渊并不觉得自己吃亏,但是依旧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你的身材和哥哥还有父亲的都不一样,如果真要适合你的一副,果然还是要找我家的私人服装设计师夏尔米设计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