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食神者,弑神者

  有道是吃一堑长一智,曾经有过时空穿梭经验的乐渊可是对改变未来这种事情相当忌讳。但是好在除了这最上头的一战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盖亚的安排,其他地方的一切几乎都在按照“历史”发展,似乎自从杳马被解决之后,所有的一切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为了能够长时间封印哈迪斯,最起码是在两百年的时间之内对其进行封印,乐渊、萨沙还有清醒过来的亚伦可以说全都出了一把力。

  以萨沙的血以及小宇宙作为核心,乐渊现如今的这具分身作为承载击出,亚伦的纯洁灵魂作为献祭,三者合一将哈迪斯的灵魂抹去这一战核心的记忆,并令其记忆停留在圣战开始之前的岁月,这一份力量足以维持两百年以上。

  三人的合力结果就是,作为献祭者的亚伦就此身死,不过他的灵魂倒是得到了安息,在一次次的转世之后不但成长为了圣斗士更是保持了自己那纯洁的灵魂——仙女座瞬。

  而萨沙则是同样因为力量的损耗以及大量血液的流失就此逝去,其雅典娜的灵魂觉醒带着萨沙的记忆重新等待着圣战的降临。

  乐渊则是保持着舍去身体的灵魂直接气定神闲地等着盖亚将其送回了迪拉克之海。

  乐渊刚刚归来,不等他说话便听到了那盖亚似笑非笑的声音,仿佛是已经看穿了乐渊的小动作。

  “还真是手脚麻利,更是半点亏也不愿意吃,你竟然趁着这一次弄到了哈迪斯的一部分灵魂,你还真是胆大!”

  最后的一句话已经带着一丝丝的怒意,不过这可瞒不过乐渊。有道是做多少世吃多少饭,乐渊这一次替盖亚解决的麻烦可不小,若是想要轻而易举将他打发了,那怎么能行!

  “这算是我的报酬之一,杳马那边可不好对付,而且你不会想要我就这么赤条条地去和更强的宙斯拼命吧,不变的更强,我怎么拼得过?”乐渊虽然说借着前往了一次过去,对于自身的力量有了进一步的想法,但是不代表他这就能够短时间内超越了宙斯,除非他重回身体以最巅|峰的状态对战,“对了,现在圣域的情况怎么样?距离我之前回来,过去了多久?”

  盖亚这一次停顿了许久,这才重新开始说明现在的情况。

  因为现在的这个时空已经和过去与未来暂时性地隔离了开来,进入了时间线中最为特殊的一个点。因此就算是盖亚也基本上在全程围观着整件事情的发展,而其中的关键点便在于现如今的圣域。

  由于乐渊的干扰,上一次圣战中的黄金圣斗士的灵魂没有因为牺牲而消失,而是被关在冰之地狱中,这也就造就了乐渊的现在。而另一边黄金圣斗士们经历过圣战的洗礼,还有和冰之地狱中前辈的短暂沟通,均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启发。实力上不说全部出现了飞跃,但是出现足以媲美神血拉达曼迪斯的人物还是有几个的。

  或许是因为纱织重新坐镇圣域的关系,圣斗士这一方的战意从战争开始便没有低落过,无论是天斗士如何试图入侵圣域,纷纷被黄金圣斗士阻挡。

  而作为核心人物的太阳神阿波罗,虽然拥有者观测时间的能力,但是他本身并不具备干涉时间的能力。因此在盖亚将现如今的时空进行了封锁之后,他的这项能力令他几乎失去了预言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对于圣域的制裁才会显得格外的谨慎。

  正是由于这一份谨慎,令纱织和圣域能够支撑下来足足三个月的时间。

  在雅典娜力量维护下的圣域,纱织可没有放弃自己身为大地守护者的身份,同样的作为幕后之人的盖亚对于雅典娜的支持更是不遗余力。各种巧合,各种预知梦的存在,令圣域的死伤降到了最低点,圣域的顽强可以说令那群高高在上的众神千年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打量着人类这一种生命。

  “我要出去!”

  听到圣域此刻已经被逼到家门口了,乐渊自然明白此时纱织面对的情况如何的危险。

  “你做不了什么!太阳神的力量现如今可不比从前的宙斯差上多少,再加上神明众多,你一个人去了只能是送死,与其这样不如先解决了这边的这个麻烦,解决了宙斯,你想要再解决掉奥林帕斯那边可就要容易太多太多了!”

  “你这是鼓励我弑神?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有一件事情之前我就觉得奇怪了,你帮我的同时,间接害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算太多众神一个接一个死去,现在更是让我对剩下的神出手,你这是想要做什么,盖亚!”

  有些事情不搞清楚的话,乐渊还真怕自己不知不觉陷到要人命的大坑里面出不来。毕竟好处虽然不嫌多,但是啥也不想就这命做一个机械工那位面心太大了一点。

  这个世界是乐渊获得的第三个奖励世界,理论上这里的一切都是最大程度上帮助乐渊进步的,但是有些东西就是甜蜜的毒药,乐渊可不想要做那种吃了毒药的傻瓜。

  要他出手解决了宙斯他们可以,毕竟已经得到了一部分的报酬了,但是现在看来盖亚这是想让他继续帮忙处理余下的众神。虽然乐渊要帮纱织的话也需要和众神对上,但是这里面可是有着讲价的空间。

  “真是服了你了……也不像是XY187说的那么好办事嘛,斤斤计较的还真不想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XY187?这种名字编号……”乐渊总觉得自己的记忆里面有着相似点,不过貌似并不是用来形容人的。

  “那不是应该见过的吗?那个代表第XY187世界的我,应该是以‘我’幼年模样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个样子是不是熟悉了许多呢?”

  一袭银发带着姣好面容,并且脸上三无气息依旧的面孔出现在了乐渊的面前,这竟然是一个看起来35岁少妇的模样。

  盖亚?银发三无?

  眼前的盖亚模样简直就型月世界中三无幼女盖亚的少妇版本,虽然年龄外表上成长了太多太对,但是以乐渊的眼光还是看得出来的。

  只不过一个是型月世界,一个是圣斗士世界,就算都是拥有盖亚名号的管理者,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同一个人才对,最起码在处理事物的态度上就有着明显的差别。这种变化就像是幼年的闪闪碰见了中二病青年期的闪闪一般,根本就是同一时期的两个人。

  不过换一种想法,若这两个盖亚都不是真身,仅仅是某个人的分身的话便能够解释这一种相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