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驱逐,神力回归

  回忆终究只能是回忆,在场的三个人要说意志之坚那绝对当得上首选。一个想要维护历史的发展,不让自己在未来的一切化成空;一个想要拯救化身为冥王的哥哥,同时拯救更多更多无辜的人;而一个自认为看透了世间的一切,想要用死亡带来永远的和平与宁静……

  三个人代表着三个不同的意志,这意志的高度不分上下,毕竟目标本没有高下之别。只不过就目前看来乐渊的目标和萨沙的目标是部分重合的。一个想要拯救亚伦,另一个想要封印冥王,这两个目标的操作是相同的,不把冥王封印了,眼前的亚伦只会深陷于哈迪斯的意志之中。

  “真是没有想到时间之神竟然也会败在你的手中,并且在短时间内成长到如此地步,带着雅典娜来到我的面前,应该恭喜你吗?天马!”身穿宽松的黑色长袍来到了距离乐渊以及萨沙不过10的亚伦,脸上依旧是那副已经看淡一切的表情,“我的画卷已经完成,当杀死你还有雅典娜的时候便是整个世界葬送的那一刻!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世间几千、几万、几亿人的鲜血,已经被染成了纯黑之色!而现在我要用这双纯黑的手将你杀死,完成对世界的救赎,天马!”

  事实告诉了乐渊一个真理,永远都不要试图和一个已经中二病晚期的人试着讲道理,因为那不但是无用功反倒是可能被同化成中二病。

  在亚伦诉说着自己做下的杀|戮之时,不知何时从脚下无数的死亡之灵匍匐着像小山一般围绕着、撕咬着亚伦,而在这一刻乐渊以及萨沙的身旁同样出现了这样的亡灵。乐渊并不惧怕这些战五渣的嘶哑,但是萨沙可不一样,她并没有小宇宙的力量。

  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回到亚伦身后的那一幅巨大的雅典娜画像上,不将那个封印打破的话,萨沙在这最终的决战地点就显得相当尴尬了。

  正想要扑向萨沙的亡灵忽然猛地消散,他们像是冬日的冰雪被火炉炙烤一般消失于无踪。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了乐渊以及萨沙的身旁,顿时那些亡灵避之不及,绝大多数甚至链反应的时间便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亚伦,我讲让你明白这个世界需要的永远不是死亡,希望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永恒之枪出现的那一刻,从其枪身上一道有一道的小宇宙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远处被石化的圣斗士们在这阵小宇宙的力量下竟然渐渐从石化之中解除。

  流星之枪、永恒之枪,不管怎么称呼它都无法掩饰它那独特而又明显的气息,它带给萨沙还有亚伦的感觉就是弑神之枪。

  “去吧,流星Gungnir!”

  永恒之枪自乐渊的手中掷出,一瞬之间永恒之枪化作十数个闪着金色光辉的流星笼罩了不远处的亚伦。

  光芒即将笼罩亚伦之际,之间亚伦的左手一道黑色光芒出现,随后他的右手已经握在了一柄黑色长剑上。剑柄处有着六芒星的符文,随着亚伦的哈迪斯小宇宙作用在剑身上,那柄冥王神剑散发着终结世间万物的气息。

  叮——

  手持冥王神剑的亚伦一剑画圈,一道黑色的能量圆盾出现在了亚伦的身前,顿时那十数个流星就像是投入墨水的火苗,瞬间被深沉而又恐怖的冥王神剑力量吞噬。

  “这样可不行啊,天马!”一招化解了刚刚危机的亚伦脸上带着惋惜的神色,“虽然不知道你的枪从何而来,但是你刚刚的那一枪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不是乐渊的攻击不像话,而是纯粹的永恒之枪在这个世界并不完整,甚至于乐渊召唤出来的永恒之枪只有最初的B+级别,根本不是未来融合过的A+高级货。乐渊虽然突破了这个世界的界限,或者说盖亚将他的限制暂时解锁,可是依旧能够操纵的范围并不是很大。

  乐渊想要尽可能地得到更多的解放,还是得回到他原本的时空中去。限制的情况使得永恒之枪的力量并不完整,同样的招式乐渊竟然只能够分化出数十个流星,这实在是有愧于今时今日他的力量。

  “所有的颜色混合之后就会转为黑色,同理一切最后的安息就是平等的混合后就是最终状态的,就以你们的命来完成吧,天马、萨沙!”

  转瞬间有无数死者完成的冥王冥衣已经穿在了亚伦的身上,这个时候的他才算是真正投入到战斗的状态。

  “嘿……刚刚的攻击令你失望了还真是抱歉了,但是那一击从来都不是攻击你的,永恒之枪的攻击能够穿梭时空,记住这一点吧,亚伦!”

  “什么?”

  就在亚伦意识到什么情况的同时,他正想要回过头来,但是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组织的了。被亚伦接下来的永恒之枪的攻击真的仅仅是小宇宙能量组成的虚影而已,真正的永恒之枪早已经避过了亚伦的眼见暂时消失于这个时空,进入到了神之通道内。

  再度出现的永恒之枪出现在了那副巨大雅典娜画像前,随后一往无前地将其整个洞穿,毁灭的力量穿过画像的同时,毁灭在整幅画上蔓延,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整幅画便已经化作了灰烬。

  封印的载体已经消失,那原本被封存雅典娜的神力终于得到了解放,随之回归到了萨沙的身体之中。顿时原本只能够作为花瓶的萨沙已经重回到了她的最强状态,随之一直持有在她手上的雅典娜女神像也在萨沙的意志下化作了女神圣衣穿在了她的身上。

  从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化作能够与哈迪斯一较高下的雅典娜,萨沙已经完成了他华丽的转身,但是其中缺不了乐渊那犹如神来之笔的攻击。

  乐渊抬起右手,顿时永恒之枪又再度回到了他的手中。永恒之枪像是完成了使命似的渐渐从他的手中消失,化作一点点的星辰碎屑飘散离去。

  “准备好了吗?亚伦!”乐渊与萨沙一左一右肩并肩站着,望着不远处的亚伦道,“准备好清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