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终相见,回不去的三人

  拉达曼迪斯的攻击无效这一点很难以理解吗?并不难,或者可以说理所当然。毕竟天马的身体由乐渊的这个人模仿而来,想要用他使出乐渊的招数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魔人不死身·黑洞效应,这一招就是用来虐菜和对付实力不如自己家伙的神技。原本以为稳操胜券的拉达曼迪斯在发现自己的招数并未奏效之后,他便已经预感到自己落入到了乐渊的的陷阱之中。

  这这糟糕的情况更是随着潘多拉的擅自行动而变得更加糟糕,最起码拉达曼迪斯并不觉得以他现在的能力能够拖住乐渊,换句话说想要破坏规矩的潘多拉其实已经被乐渊锁定,潘多拉想要趁此机会擒下雅典娜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0。

  “潘多拉大人,快……”

  拉达曼迪斯想要出声组织潘多拉的行动,但是有人的动作比他更快。乐渊的右脚在地上轻轻一跺,随机从潘多拉前进的涤棉纱一道石柱从地面上拔地而起,以不逊于圣斗士全力一拳的速度就这么狠狠撞在了潘多拉的身上。

  “唔——”

  潘多拉的实力的确不弱,不然的话也不会从亚伦那里逃出来。只不过她的实力说到底也只能是不错,要不是亚伦留着她,她也别想从拥有冥王之力的亚伦那里逃出生天。

  在被地上拔起的石柱击中之后,潘多拉就此倒飞出去,口中沉闷的呼声令拉达曼迪斯的心乱了。

  “别东张西顾,现在轮到你了!”

  对抗拉达曼迪斯,单纯的破例破坏不见得能够杀得死他,比价那一滴哈迪斯之血的效果着实不弱。所谓的不死之身也算不上是在夸大其词,乐渊想要杀死拉达曼迪斯只能够用出全力将拉达曼迪斯7成以上的部分,最关键的是心脏就这么从世界上抹除,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够搞定他。

  而乐渊又不打算杀了拉达曼迪斯,他可是另一个人的目标。狮子座雷古鲁斯的父亲也就是他上一代的狮子座黄金圣斗士就是死在拉达曼迪斯的手上,对于这个杀父仇人雷古鲁斯从来没有放弃过亲手报仇的想法。

  想要亲手复仇,乐渊自然不会越俎代庖。而拉达曼迪斯的神血状态也不好办。为了制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乐渊就此动手了。

  咚——

  乐渊一爪抓碎了拉达曼迪斯的冥衣,同时深入到了他的心脏。一股力量从乐渊的手上作用于拉达曼迪斯的心脏之中,在领导没说的惊恐之中,那早应该化作了他自己力量的哈迪斯之血竟然就这么向着乐渊的手中流去。

  拉达曼迪斯实力的提升还有那堪称恐怖的不死之身全都来自于神血,没了神血他拉达曼迪斯终究还是会落回到原本的实力。

  乐渊在动手抽取神血,拉达曼迪斯作为被抽取的对象自然感受得到,但是他此刻又能够做什么?在神血被抽取的这一刻,拉达曼迪斯只感觉冻啊周身的力量全都像是被掏空了,使不出半点的力量,别说是反恐了甚至想要进行自爆都做不到。

  “你的的对手在后面,当然如果想要度过余生的话,可以带着那边的女人远走他乡,别再招惹你根本惹不起的人!”

  说完,乐渊手中的那团属于哈迪斯的血液被他整个捏爆,随后他便带着萨沙继续向着亚伦所在的地方赶去。

  第七星宫天王星宫无人把手,第八星宫海王星宫被亚伦所杀,这两个星宫乐渊可以说带着萨沙畅通无阻的经过了这里。

  直到最后的第九星宫冥王宫,他们这才遇到唯一也是最后的敌人,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压制住体内的哈迪斯,反过来利用冥王之力的亚伦。

  亚伦、天马、萨沙,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人,完全就是青梅竹马的典范。其中亚伦好静,天马好动,而萨沙则是比谁都要包容。三人的性格各不相同却根本无碍于他们三人最终成为比起亲人刚加亲密的朋友。可惜事与愿违,命运、更加准确地来说是杳马这个搅屎棍根本不可能放任他们三个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就这样三人最终因为各种原因分开,最先被带走的是萨沙,她是被射手座黄金圣斗士希绪弗斯带走的;随后离开的是天马,他展露出了小宇宙的潜质,被前来打探哈迪斯情况的天秤座童虎带走;最后同样选择了离开的是亚伦,他最终因为双子神的关系成为了哈迪斯的人间体,但他却只是接受了哈迪斯的思想却没有变为哈迪斯。

  事隔多年的三人再度相聚在了一起,只不过人依旧,但是三个人的身份全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亚伦成为了哈迪斯,原本应该比谁都要善良的他毁灭了自己从小生活的城镇,杀了那些和他相依为命的孩子,沦为了世人眼中最大的恶魔;萨沙则是被圣域保护着,一点点成为了守护世界的雅典娜,虽然在她心中或许这种生活本非她所愿,但是她甘之如饴;而天马更是在现如今被乐渊取而代之,属于他的意识彻底回归到了乐渊这个本体上,从此时间再无天马,只有乐渊。

  以今时今日三人各自的身份,如果还想要回到从前那种关系,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先不说天马已经不存在,就说哈迪斯依旧在亚伦的体内,而亚伦更是意识处于毁灭的边缘,根本就是魔王的化身。

  “你们终于来了吗,天马还有萨沙!”亚伦难得的停下了手中的画笔,望着穿过重重阻碍来都啊他面前的乐渊还有纱织。

  “哥哥,回头吧,别再一错再错下去了!”

  萨沙还是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惜的是她的话注定了是无用功。

  而相比较于萨沙的关注重点在哥哥亚伦的身上,乐渊的关注点此刻放在了亚伦身后的一副巨型画上,那上面画着的正是雅典娜打扮的萨沙,在那上面乐渊感受到了被封印的雅典娜神力,想要令萨沙成为战斗力,那幅画必须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