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超人≠神,回炉重造!

  第六宫土星宫,这里是星之魔宫的第六宫,同样也是仅剩的冥界今天拉达曼迪斯的守护星宫。只不过拉达曼迪斯自从被亚伦所化的哈迪斯注入其神血之后,便日夜被封锁在迷失之内,其犹如野兽一般的痛苦嘶嚎令人怀疑他是否已经疯狂。这种日夜受到哈迪斯之血折磨的痛苦,搁在其他人身上恐怕不是被其能力撑爆就是忍受不了其中的哈迪斯的意志成为疯子,真正能够从哈迪斯之血中获得力量的绝无仅有。

  哈迪斯毕竟不是雅典娜这样对人类存在好感的神明,而他的力量更是象征着死亡。正是因为如此,圣斗士这边自古以来因为雅典娜之血得到好处的人着实不少,虽然并不见得能够有多么强大的飞跃,却也胜在稳定、安全;而哈迪斯的力量那可就是霸道多了,血液进入到他人的身体之后那可是如同侵略者一般的征服,若没有超越这一点血中哈迪斯的意志,那么在这血液的影响下只会陷入疯魔。

  拉达曼迪斯被赐予哈迪斯之血超过七天,而当七天后因为与亚伦这个假扮哈迪斯的罪人决裂的潘多拉来到了最后可能忠于她的冥斗士这里,而他便是第六星宫的守护着拉达曼迪斯。

  “潘多拉?又是一张熟人的面孔,不过能够请你们让开吗?我赶时间!”

  刚刚来到第六星宫,乐渊不由停下了脚步。和之前遇到的天英星路尼不同,眼前的神血拉达曼迪斯就算没有杳马那么难缠,也绝对超越了一般黄金圣斗士的极限,这种级别恐怕已经达到了梦幻四神的地步,比之死神以及睡神可能稍稍弱上那么一点,但是同样已经算得上是超规格。

  “拉达曼迪斯的,给我拿下雅典娜!亚伦那小子竟然敢假扮哈迪斯大人,那么我便拿下这个小姑娘,看看那家伙还能不能稳坐钓鱼台!”

  在亚伦身上吃瘪的潘多拉可以说已经失去了她作为冥王军智囊的平常心,甚至于在冥王军绝大部分死在了亚伦手上之后,现如今几乎孤身一人的潘多拉已经将多会她的弟弟“哈迪斯”视作了自己生存的唯一目的。

  潘多拉现如今的存在无疑是可悲的,作为众神的玩|偶她甚至分辨不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又是那些出自自己的意愿……

  对于潘多拉的命令几乎是看作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拉达曼迪斯那是毫不犹豫全力一突出现在了乐渊的身前。潘多拉的命令是擒下萨沙,若是他刚刚全力出手自认为自然能够击倒天马座,但是乐渊身后的萨沙也可能因此而被波及到死亡,比价现在的萨沙实在是太过于脆弱了。

  比起瞬间移动丝毫不差的移动速度,望着眼前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乐渊,拉达曼迪斯将右拳拳压压缩在拳头附近。或许这并不是扩散版本完美的贪欲咆哮,但是作为拉达曼迪斯在神血状态下凝聚的一招,他的威力不但没有下降,相反超越了过去的他太多太多。

  砰——

  一拳挥下的瞬间,拉达曼迪斯的心中没有丝毫的波动。斩杀敌人无法带给他丝毫的荣誉感,他现在的行动意愿全都是为了他守护的潘多拉大人,这个从很久以前他便一直注视、守护的女人。

  当他一拳即将击中乐渊脑袋的时候,乐渊的手动了,就在拉达曼迪斯的眼前就这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挡在拉达曼迪斯的攻击轨道上,这或许是拉达曼迪斯看到的最过于草率的防御。

  难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把他拉达曼迪斯当作是曾经的冥界三巨头?他可是已经完全将亚伦赐予的哈迪斯之血收为己用了,不仅实力大增能够以一己之力战胜曾经的冥界三巨头,更是有着堪称不死之身的身体,这种状态下仅凭一个青铜如何打败他!

  但是不可能的事情依旧发生在了他的眼前,他的身上,他的得以招数被乐渊以一只手臂接了下来,根本没有放任丝毫的力量宣泄出去。

  “拉达曼迪斯吗?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对于圣斗士使用的招数第二次是没有用的!虽然力量提升了很多,但是你的质从来没有改变过!”

  乐渊的这句话可不是无的放矢,曾经的他就亲手使用奇点爆破一举干掉了冥界三巨头,当然那时候的拉达曼迪斯并不见得有眼前的这个状态更好。

  “口舌之利而已,让你见识一下神的力量!”

  一招被挡下,而且还是这么轻易的阻挡。拉达曼迪斯虽然嘴上并不在意但是却已经将力量更上一层,直接动用了自己全力的就成,虽然可能会波及到乐渊身后的雅典娜,但是为了打倒乐渊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最大警戒——

  纯物理的冲击波却具备了将眼前的一切全数粉碎为最为微小的原子级别的颗粒的能力,再加上拉达曼迪斯又是近乎于零距离释放。他并不觉得在这一种情况下自己会存在着失误的可能性。

  带着自己近乎全力的一击就这么使了出去,而为了能够尽可能避过乐渊身后的雅典娜,拉达曼迪斯更是将自己的攻击侧过,尽可能减少对萨沙的伤害。

  砰——

  一拳结结实实地命中在了乐渊的身上,从自己的手感传入到拉达曼迪斯的脑中的感觉来看应该是完全命中。但hi接近过鹊翎拉达曼迪斯不敢置信。

  “拉达曼迪斯,你在做什么?”

  “你没事吧,乐渊!”

  两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但是却代表了她们两人各自不同的态度。潘多拉对拉达曼迪斯的态度那是上对下、主对仆的命令式质问,而萨沙却是平等的关心,这其中的差距便足以说明两个男人乐渊和拉达曼迪斯之间的差距。

  面对潘多拉的质问,拉达曼迪斯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他怎么会知道这种攻击全然无效的情况是怎么搞的。

  潘多拉等不了了,她在拉达曼迪斯与乐渊进行交锋的这一刻,直接想要越过乐渊将萨沙这个没有了小宇宙的女神就此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