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我赶时间,便当请收下!

  上一次圣战的终末时期第一星宫内,萨沙这个女神此时望着突然身子向后倒去的乐渊,不由自主地双手举起想要将乐渊扶起来。但是倒下的乐渊力量比起萨沙想象得更大,而且萨沙偏偏又处于最为虚弱的状态,这一下子直接连带着萨沙一起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不久之前,乐渊才刚刚在大战之后成功用奇点爆破再一次摧毁了杳马的身体,随后直接动用魔人游戏的力量将杳马的灵魂封印了起来。要不是杳马的能力受限于身体,再加上乐渊对于封印冥斗士的木栾子念珠也算是多有了解,虽然不可能凭空制造出相同的产物,但是不管怎么说乐渊也是练过洗髓经的,模拟出念珠的封印效果还是可以的。

  将杳马这么一个难缠的对手封印住,萨沙还没来得及高兴便感觉到乐渊身上的小宇宙甚至于灵魂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正如乐渊的另一具身体一样似乎变成了植物人。这便是乐渊临时被盖亚送回到现代的时候,要不是乐渊已经解决掉了周围的敌人,恐怕他这个状态那就是找死。

  不过正如他回到过去仅仅是待了一小会儿,乐渊前往未来同样也只是停留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很快便再度从“天马”的这具身体之中苏醒,只不过刚刚苏醒之后乐渊便再也没有了闲心按着原本的攻略一层层从第一星宫打进第八星宫,那样的话还不知道要费多少的功夫,他现在缺的便是时间。

  现代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圣域在与冥界大战之后并没有获得多久的和平,这么快便再度被天界瞄上了。而且这天界可不比其他,无论是哈迪斯还是波塞冬虽然在众神之中地位不弱,但是圣战开始之后可都是孤家寡人,除了哈迪斯还有个双子神帮衬之外,波塞冬那是连个帮忙的都没有,海斗士和他的等级差太多了,根本帮不上忙。

  但是天界的奥林匹斯山上那可就是众神的大本营,一旦大战开启那么参战的神明决不在少数,那样子圣域面临的危机可想而知。

  也正是因为如此,留给乐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需要以最快的时间处理完这个时代的问题随后返回现代。

  当击败了杳马之后白羊座的史昂还有狮子座的雷古鲁斯慢慢从时间静止的效果之中解除,他们也看到了近乎于死人的乐渊以及被他扑到的萨沙。就在他们二人想要上前的时候,原本应该近乎于死亡的乐渊身上再度出现了高昂的小宇宙,乐渊他已经重新回来了!

  不过刚刚回来,乐渊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松,他直接将萨沙背会了背上,随后走到了史昂还有雷古鲁斯二人的身前,随后直接对着二人将一部分在未来他们传授的奥义反馈给了两个人。

  “抱歉,这样拔苗助长对于你们二人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我赶时间,剩下的冥斗士就交给你们解决了!”

  背着萨沙的乐渊不再迟疑将速度提到了极限向着下一宫飞快的跑去,第二星宫的守护者是天英星路尼,这个冥界的审判者,也算是乐渊的老相识。

  当乐渊飞也似的来到这里之后,他甚至看都没有看路尼一眼直接从他的身边穿过。

  “你……”路尼放下了手中的笔还有记载着世间一切的书,想要对试图闯关的乐渊进行审判,“怎么可能……”

  在路尼的想法之中,世上所有人的一生都会记载于他面前的记录之中。但是乐渊明明应该是“天马”,但是他的人生却像是被人洗去了一般无法再探查。而更加不可置信的是,乐渊远去之后路尼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胸口竟然已经凹陷了下去。

  一个深陷于路尼冥衣之中的拳印将他的冥衣像是撕裂一般打出了难以修复的伤口,而路尼在这一招之下自然是难以避免受伤的问题。

  第四星宫守着的是贝努鸟辉火,这个带给乐渊十足的相似感的男人,和一辉有着相同感觉却走向了不同道路的人。

  当乐渊来到这里之后,发现童虎竟然也正巧赶到了这里,而在童虎手上的正是雅典娜的女神圣衣。或许之前的路尼乐渊能够不理会,但是这便的辉火乐渊却不能不帮衬一下,不然的话就算是童虎也只有饮恨在此。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觉得现在的黑色火焰并不适合你……”

  “多说无用,将雅典娜的圣衣留下来,锁魂永生纹!”

  辉火的攻击向着乐渊袭来,贝纳黑色的火焰击中将会被缠|绕随后束缚于十字架上,这绝对是一个难缠的限定绝招。

  但是辉火面对的可不是黄金圣斗士,而是无限接近于全盛时期冥王的乐渊。辉火的攻击被轻而易举的躲开,而乐渊的攻击却是刚刚开始。

  “凤凰幻魔拳·重生!”

  属于凤凰座的绝招,也是未来一辉的拿手好戏。在现如今的乐渊手上却发挥出来超越一辉的力量,这便是实力带来的差距。原本是通过精神攻击璀璨对方意志的魔拳,此刻经过乐渊的改造却具备了另一个人重获新生的力量,而这一招对于辉火来说效果那才是真正的好的出奇。

  毕竟辉火心中隐藏的是比谁都要炙热的火焰,他的弟控程度完全不逊于他的转世一辉。当凤凰幻魔拳·重生打入他的身体之后,被他隐藏甚至于试图遗忘的记忆将一遍遍令他接受真正的自己。

  缠|绕在辉火身上的黑色火焰逐渐褪|去,转而改变的则是变成了赤红色的凤凰之火。

  完成了任务的乐渊再度背着纱织向着下一宫进发,第五星宫的守卫是双子座阿斯普洛斯,现在已经重新投入圣域的阵营,只不过因为杳马的关系被关入了异空间之中。第六宫巴连达因,拉达曼迪斯最中心的部下,不过此时这个宫殿内确实空无一人,宫殿内传来的血腥之气似乎说明着这里不久之前刚刚有一人就此死亡。

  而很快乐渊便来到了第七星宫,这里守卫乃是被冥王亚伦注入神血的神血拉达曼迪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