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 突袭,神VS神

  天斗士三人组的态度很直接,他们奉命前来夺取乐渊的性命,若是纱织组织的话,那就是他们的敌人,将会同样受到讨伐。

  而相比较起来,纱织的态度那更是坚决。任何想要从她面前杀死乐渊的边都是她的敌人,就算她已经不想要再度参与进战斗之中,但这不代表纱织她已经忘记了如何战斗。

  只见纱织右手一扬,在转瞬之间属于她的专属武器胜利女神权杖变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咚——

  纱织仅仅是将手中的胜利女神权杖就这么向着地上轻轻一敲,就连地下仅仅是出现了一个微乎其微的小坑,但是在那一瞬间随着权杖释放而来的小宇宙便已经令天斗士三人组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扑通——

  同一时刻三人全都单膝跪地,若不是他们自身的实力不俗,外加纱织还没有起杀心仅仅是想要击败他们三个,不然的话仅凭这小宇宙的力量恐怕他们就要栽在这里了。

  就在一旁的冰河、瞬还有米罗三人想要趁着天斗士三人组因为纱织的力量而无法反抗之际擒拿下他们的时候,他们只觉得四周在瞬间出现了某种异动,随后他们周围这一片本应该和外人隔离的私人别墅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一片结界覆盖。

  “什么?天空这是……”

  米罗他们的反应也不算慢,但是他们仅仅是抬起头的功夫,便见到头顶的这一片蔚蓝的天空转身间变成了星夜,与此同时一轮明月就这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青天白日的一下子变成了夜晚,米罗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不会是中了幻术吧?但是所有人在检查过自己的状态后便不得不承认,那就是眼前的夜空绝非幻术所为。

  而纱织同样停下了动作,望着一片靠的异常近的月亮下的夜空,她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阿尔忒弥斯。

  “能够将世界一瞬间从白天变为月夜,也只有你能够做到了吧,统治黑暗世界的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姐姐!”

  伴随着小宇宙的日渐成长,纱织早已经不排斥自己身为雅典娜以及故去的种种记忆,只不过属于雅典娜的记忆何其庞大,她也只能在见到某个具体事务的时候才会从记忆之中发掘出来。

  阿尔忒弥斯,这个在神话之中和雅典娜同样被称之为处|女神的存在,要说关系在纱织的记忆之中应该算是比较好的。最起码和波塞冬、哈迪斯这样经历过无数场圣战较量的神比起来,她和阿尔忒弥斯之间可没有丝毫的利益纠葛。

  天空之中显示出来的巨型月亮绽放出来的耀人光辉甚至比起白天的太阳更加的耀眼,这光芒是为了招摇月之女神而出现的,如此大规模的改变人界的环境,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人间体能够做到的。施展出这一切的阿尔忒弥斯可是保留了自己身体的真正希腊女神,论实力还在现如今并不完全的纱织之上。

  伴随着月光的出现,一个绿色的魔法阵同样现身于大地之上,随后一个拥有浅绿色的头发和瞳孔的华丽女性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雅典娜,我的妹妹啊……”刚刚现身的阿尔忒弥斯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和她的眼睛的颜色一般,犹如静谧的湖水之中投入一颗石子溅起的水声,虽然深沉但是却吸引着他人的注意,“你依然执迷不悟吗?亦或者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阿尔忒弥斯姐姐,我没有!”纱织猛地瞪大眼睛,向着阿尔忒弥斯解释道,“我一直在努力着,为了人类世界……”

  “住口!雅典娜!”阿尔忒弥斯制止了纱织继续说下去,只见她一甩自己的脑袋望向了一边的米罗等人,“你本应该是天界前往人界应作为神去引导制裁人类,并非是为了保护人类而存在于这里的,你堕落了!竟然不惜站在人的那一边,杀死了同样身为神的波塞冬以及哈迪斯!”

  阿尔忒弥斯将目光望向了在瞬和冰河身后护着的,坐在轮椅上和植物人没有两样的乐渊。

  咻——

  在瞬息之间,甚至于作为黄金圣斗士的米罗还有瞬他们都没有察觉过来,瞬还有冰河就被打飞了出去,而阿尔忒弥斯则是已然来到了乐渊的身旁。只见阿尔忒弥斯的右手出现一道光芒据称的尖锐物,随后一摆手就要刺入乐渊的心脏,但是阿尔忒弥斯在半道上边停了动作。

  并不是阿尔忒弥斯心怀仁慈下不了手,而是在她即将得手之前纱织的胜利女神权杖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之前。只要阿尔忒弥斯再动那么一下,恐怕就算能够杀死乐渊,也指不定会被这胜利女神权杖划伤。

  “雅典娜!你这是为了一个人类想要杀了我?”

  阿尔忒弥斯的声音变冷了,甚至可以说在这看似平静的声音之中已经带着一丝愤怒。

  “不,我并不想要伤害您,阿尔忒弥斯姐姐!”对于这位天界的女神,并且还是天界中为数不多洁身自好的女神纱织还是有感情的,“若是你愿意放过乐渊还有圣域的人们,那么这权杖我愿意交给你!”

  纱织手上手中的胜利女神权杖可不仅仅是武器而已,更是代表了雅典娜作为陆地掌控者的权力。将权杖拱手让人,意味着雅典娜放弃了自己掌控陆地的权利。

  阿尔忒弥斯同样没有想到纱织能够做到这一步,甚至将众神都渴求的权力如此放下,就为了保住那些圣斗士还有眼前这个男人的命。

  “雅典娜,你这样做值得吗?”

  阿尔忒弥斯的话换来的是纱织的轻轻一笑,或许这个问题在纱织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值得!为什么不值得呢?”

  就在阿尔忒弥斯欲要接过纱织手上的权杖的时候,现场的诸人之中出现了谁也没有想到的变故,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家伙在这一刻出手了,阻止了纱织将权杖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