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 天界奇袭

  一瞬间击破了全力防御的仙女座瞬的星云锁链,甚至将他的圣衣也破坏了一小部分,仅仅是从这一方面便足以说明来袭者的实力远超想象。瞬简直不敢相信,在现如今这个冥斗士已经全数封印,海斗士早已经归隐不成威胁的世界之中,究竟是从哪个角落里面冒出来这么多实力超乎想像的攻击者。

  当瞬抬起头看相攻击发出的方向后,他那全神贯注防御的身子不由得一愣。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如果是恶魔之类的怪物,恐怕以瞬的反应还不至于表现出如此模样,他看到的竟然是“天使”?

  长着纯白的羽翼,周身散发着白光,整个人像是笼罩在光芒之中。这种从天而降的存在的的确确看起来非常的像是天使,但是瞬感觉到了,对面的天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是带有敌意的小宇宙。换句话手,对面的天使并非善类,而是敌人!

  “应该说不愧是能够击败波塞冬还有哈迪斯麾下斗士的圣斗士中的一员吗?竟然能够在护着一人的情况下全数挡下我们的攻击,仅凭这一点你便有资格知道我们的名字,罪人!”

  那个从天而降的天使三人组之中,左侧那个拥有着绿色的瞳孔及齐肩金发的男人如此说道。虽然没有其他的动作以及言语,但是仅凭说出来的这一两句话中,他便仿佛有瞬无法企及的高傲态度。

  “罪人?我是雅典娜的圣斗士,仙女座的瞬!”贸然听到对方称呼自己为罪人,瞬顾忌身后没有直觉的乐渊以及对面三人那深不可测的实力,选择了尝试沟通,“我们并未翻过罪,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称我为罪人?”

  为首的那个攻击者茶色头发戴着遮住大半部分脸的面具,这种打扮瞬仅仅只在圣域之中的部分女性圣斗士身上见识到过,而且随着纱织的改革,这一种习惯已经可有可无了。

  那个茶色头发的攻击者明显实力远超其他两人,因此他落到地面上之后右手指着瞬以及瞬身后的乐渊,随后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我等乃是天界的天斗士,大逆不道的圣斗士,你们在圣战之中胆敢以凡人之身弑杀神明,令波塞冬还有哈迪斯两位神明陨落,这等违逆天界众神的罪行依旧是罪无可恕!根据众神的裁决,天界已经剥夺了雅典娜作为大地主宰的权力,同时将这片大地的拥有者变更为我们的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殿下!”

  “天界裁决?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脑学渣,对于神话体系和势力分布还是了解过的,尤其是在海界以及冥界就此瓦解的情况下,“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守护人类,我们仅仅是为了人类的自由,为了雅典娜而选择的战斗,我们仅仅是为了守护人界!你们怎么能够剥夺雅典娜女神的权利?”

  似乎还想要继续解释,瞬不由跨前一步想要像来人解释道。

  可惜前来的天界三人组可不是来听解释的,他们仅仅是执行天界的命令,对于圣斗士之中罪无可恕的罪人,弑杀波塞冬、哈迪斯的匪首乐渊进行裁决以及审判。

  金发的天斗士忒修斯扬起了自己的右手,下一秒他的右掌之中出现了以小宇宙凝结出来的枪矛,刚刚的攻击赫然是从他之手使出的。

  眼见攻击再临,瞬打算先出手打断其攻击。从手中甩出来的锁链如长龙一般飞向忒修斯的伸出的右手臂,妄图通过锁链将忒修斯的攻击阻止。

  但是瞬只有一人,天斗士这边可是足足有三人!忒修斯的攻击没有发动,站在最为右侧的紫发男子奥德修斯挡在了锁链的前面,随着他身上释放的奇异小宇宙,原本受到瞬操控的锁链竟然有失控的趋势。这便是奥德修斯的力量,他最擅长的便是反恐甚至反弹对手的招式。

  瞬的锁链防御已经失效,再度组织攻击也已经来不及了。随之忒修斯的长|枪飞射而出将瞬以及乐渊的退路完全封死,眼看着这攻击即将将他们洞穿,心知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瞬当即将锁链盘旋于乐渊的身旁,随后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为乐渊挡下攻击。

  “抱歉了纱织小姐,我没能守护好乐渊……对不起哥哥,我没能保护好我自己……对不起,大家……”

  全力进行防御的瞬已经心如死灰,不仅仅是因为忒修斯的攻击,更是因为那个为首的男人茶色头发的伊卡洛斯已经抬起了右拳,那上边的紫色雷电若是再度攻击,可不是紧靠他一个星云锁链便能够挡住的,甚至他会和乐渊一起在瞬间被杀死。

  嗡嗡——

  就在忒修斯的长毛飞过半途的时候,数到紫色的指甲装玫瑰色攻击凌空拦截了这些攻击。

  “虽然说愿意奉献的男人我并不讨厌,但是你这幅认命的样子可是一点也不像是雅典娜的圣斗士啊,瞬!”

  身后的屋顶上,身穿黄金圣衣的米罗抬着右手手指望着瞬如此说到。刚刚的猩红毒针攻击成功拦截下了来自于忒修斯的攻击,甚至反过来逼得伊卡洛斯不得不放弃攻击,出手江浙猩红毒针打碎。顿时玫瑰色的星辰碎屑像是雪花粉一般在所有人面前落下,这模样倒是很适合身为女性黄金圣斗士的米罗。

  “这也是您的命令吗?雅典娜!”伊卡洛斯望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乐渊身旁的纱织,出声质问道,“我等是奉了众神的命令前来杀了这个大逆不道的罪人,他并不值得你的守护!”

  纱织像是没有听到伊卡洛斯的话,现实在乐渊的身上检查了一番,随后又用自己的小宇宙帮会组受伤的瞬在瞬间修复了伤势,这才抬起头来。那一瞬间,纱织从一个普通的女孩,再度变成了犹如真正的雅典娜降临,对面的三名天斗士甚至在这一刻赶到了恐惧,忒修斯还有奥德修斯纷纷后退了一步。

  “那么回答我,你们口中所谓的奉众神之命,又究竟是哪一位神?”

  “令姐可是对于您的境况颇为担忧,雅典娜大人!”伊卡洛斯并没有表现出如其他两人那般的恐惧,他毕竟实力上不凡,有着他人无法比较的沉稳,“这个人所犯下的罪孽无可宽恕,您应该是最为清楚不过了,雅典娜大人!”

  这不用伊卡洛斯说纱织也明白,但是她如何能够令天斗士就如此动手,就算是翻脸她也要选择保下乐渊,这就是纱织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