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来自天界的奇袭

  两百年以后的现代,时间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当初永恒的日蚀带给地球的影响至今还没有消退下去,毕竟那可是堪称世纪末日的奇异现象,所有行星连接到了一条线上,这可是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存在。

  各国为了能够安抚民众可以说是各施奇招,舆论媒体同样在不断煽风点火企图将这一件事蒙混过去。虽然绝大多数人在这样的舆论之下不得不改变想法,但是至今还有人想要寻找真相。

  在日蚀发生时,地球外侧被偶然观测到的,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在一群人的观测之中。他们找到了日蚀发生后,地球气温下降并没有直接冻死人的可能性原因,虽然这个原因同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却是最能够解释日蚀悄无声息结束的最好解释。

  黄金圣斗士们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成为了诸多普通人追捧的对象,甚至于在强大的搜索之下,圣斗士的信息也是逐渐暴露出现在一部分人的眼前。

  比较起这些,圣域可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再兴。这一次的圣战虽然同样惊人,但是最后却罕见地牺牲不大,大多是底层斗士出现了不小的伤亡,黄金圣斗士的损伤反倒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

  原白羊座黄金圣斗士穆现如今已经成为了执掌圣域,带领整个圣域进行复兴的领头人,他的位置空了下来,而贵鬼则是作为白羊座的后备役黄金圣斗士修行之中。

  平静下来的黄金圣斗士们现如今也开始培养起了后辈,这和平来之不易,所有的人无不是异常珍惜这久违的和平岁月。

  虽然黄金圣斗士们回归了圣域,但是本应该主宰圣域这片土地的雅典娜化身的纱织却没有回到这里。

  自从纱织和乐渊进入极乐净土开始到日蚀结束总共过去了差不多两个多星期,而圣域的人则是在第三个星期发现了重新回到地球的纱织,她并没有这么回到圣域之中,而是选择了回到日本,她长大的那片故土。

  和纱织一起回归的还有乐渊,而已经成为了教皇的穆更是无法忘记他在那一天见到纱织时,纱织脸上那种无法忘怀的伤痛。

  “雅典娜大人,圣域需要您的领导,还请和我们一起会圣域吧!”

  穆单膝跪在了纱织的面前,而一起参见她的还有天蝎座米罗以及摩羯座的修罗。

  “圣域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你!”纱织拍着穆的肩膀如此说到,“历届以来,带领圣域复兴的从来都不是身为雅典娜的我,而是作为人类的你们,你成为了教皇,现在需要你担负起这个责任了……”

  纱织回身走去,随后来到了坐在轮椅上的乐渊身前。只剩下一具身体的乐渊形同活死人,呆滞的面孔上完全看不出他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我已经卸下了雅典娜的包袱,现在我唯一想要做的便是让他尽快苏醒过来,所以能够让我休息一会儿吗?”纱织的手捧着乐渊的脸,随后俯下身为乐渊将毛毯盖在腿上,那副动作完全不像是雅典娜,反而是一个普通至极的女孩,“他在最后的那一战中被冥王神剑刺中,他才是真正拯救了这个世界的人,就算是用尽我的余生,我也会救醒他!”

  纱织的固执从未改变过,也正因为如此在穆他们回归之后依旧留下了最精锐的战士负责保护纱织。就算圣战已经结束,但是纱织的身份从未变过,那就是圣域的精神支柱——雅典娜。

  米罗、瞬还有冰河,虽然人数并不多,但是这三人如果作为守卫那绝对算得上是固若金汤。

  圣战结束之后,虽然一辉还有紫龙同样想要留下来,但是纱织却微笑着让他们去寻找自己的生活。无论是一辉还是紫龙都不是一个人,一辉有着一直等待着他的艾丝美拉达,而紫龙同样又在庐山五老峰等待他的春丽,二人早已经不是孤家寡人了。

  从回归日本之后,纱织的日常生活就显得简单而又朴实。每天从并不怎么好的睡梦中苏醒,她总是会带着一丝对未来的不确定,哈迪斯仅仅是众神的一员,他在极乐净土时表现出来的肆无忌惮,正仿佛是众神已经完全放弃了人类,这究极是不是一种预兆?

  而在这种时候,纱织他从事会来到隔壁屋子之中的乐渊身旁,望着那从未改变过状态的乐渊,一只手在他的脸上摩挲。乐渊的状态非常奇特,整个人的时间就像是与这个世界分离了,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对其产生丝毫的变化。

  冥王神剑的确要命,但是却非造成乐渊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状态的关键因素。半年的时间足够纱织检查一遍乐渊的状态,最后的结论就是乐渊的灵魂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现在的身体。

  当上午8点的时候,太阳刚刚越过高山,纱织便会推着乐渊所坐的轮椅前往花园之中。或许这样对于乐渊现在的状态并不见得有神明好处,但是纱织依旧会这么做。

  从生活到时事,纱织对乐渊可谓是无话不谈,这样的交流往往会持续一个上午。而到了下午,纱织会处理一部分城户集团的事物,这时候守护在乐渊身旁的往往是瞬、冰河还有米罗之中的一个。

  而到了晚上,纱织常做的事情便是陪着乐渊一起观星,或许这就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生活,虽然简单却是难得的宁静。

  但是老天或许也看不过去,这样宁静的生活终究还是被打搅到了。

  这一天乐渊照常在院子之中晒着太阳,茫然的脸上那是完全看不到丝毫的表情。

  天空之中无缘无故飘下了白羽,随后在瞬间无数的光枪对着坐在轮椅上的乐渊飞射了过来。

  “星云锁链!”

  无数的锁链冲天而起,在短短一瞬间由仙女座圣衣组成的防御已经将乐渊保护在了中间。

  咚咚咚——

  光枪之雨停下,已经足以和黄金圣斗士一较高下的瞬却已经受伤了,而且那件不逊于黄金圣衣的仙女座圣衣同样出现了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