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第三幕,星陨

  以一敌二,并且还要护得身后的萨沙安全,令萨沙能够按照既定的历史一般前往封印冥王化身的亚伦,从而终结这一次的圣战。乐渊来到这个时代可是限制多多,并不如常人所想的那般直接找到杳马,和他打一架就能够完成任务走人的轻松局面。

  全力以赴的乐渊可是再也不能够留手,甚至于在全力的状态下他除了完全状态的冥王哈迪斯之外,再无一个人能够成为他的对手。没有自己的专属神圣衣?没关系!没有装备的支持?没关系!甚至不是自己的身体,但这依然不是问题的关键!

  小宇宙是神格的结晶,是神格的另类体现。掌握了食神(弑神)神格的乐渊已经站到了神的台阶上俯视众生,解决战斗只需要一个时间,一个动作,以及一招!

  “神圣衣?这就是只有奥林匹斯山的十二神才被允许穿的神衣复刻品,那种最接近终极战斗衣神衣的究极圣衣?多么灿烂的光辉,竟然如此轻易地便引发了圣衣之中的力量,应该说不愧是穿梭在圣战历史中不断磨练的天马座吗?真是让人惊叹的力量!”

  堪比神衣的豪华战斗衣现身的那一刻,杳马就像是在欣赏着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上下打量着乐渊的身体,似乎也在打量着乐渊的极限。

  光消失了?

  当包裹在天马座神圣衣上的光辉散去的那一刹那,乐渊的身影同一时刻消失在了杳马以及帕蒂塔的眼前。

  “糟了!”

  察觉到乐渊动作的杳马当即就想要将自己身后的时针飞射出去阻拦乐渊他的行动,但是这一份反应还是慢了一拍,乐渊的手扣在了帕蒂塔的脖子上,以乐渊的力量似乎下一秒就能够将她那脖子就这么扭断。

  倏——

  察觉到已经无法组织乐渊行动的杳马当即将目标定为了没有人保护的纱织,身旁的时钟指针便像是一枚枚利箭一般极速飞射出,目标直至根本反应不及的萨沙的胸口。

  指针射击,作为杳马的飞行道具,这黑色指针可是具备了穿透黄金圣衣的强大力量。别说是现在萨沙只是个失去力量的女神,就算现在有黄金圣斗士挡在其身前,恐怕也难保萨沙能够安然无恙。

  靠萨沙自己进行闪躲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于萨沙现在依旧没有能够反应过来,属于乐渊他们现如今战斗的节奏根本不是失去了小宇宙的萨沙可以跟上的。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杳马发动的指针攻击随即擦着萨沙的肩膀打中了身后的墙壁。

  用厚实砖块组成的墙壁被击中之后瞬间化为了碎得不能再碎的小石子,就算是杳马这个不擅长物理攻击的家伙发动的攻击丝毫不能小觑,无论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个曾经的神明。

  杳马并没有在刚刚那一击之后继续追击,他很明白自己最好的攻击时机已经被他错失了过去,现在继续追击也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地面下一片羽毛吸引住了,这枚羽毛深深地刺入了他们脚下的大理石中,而羽毛本身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天马座神圣衣之羽,这就是乐渊阻止杳马杳马的指针攻击的招数。将神圣衣状态下身后的羽翼其中一片金属羽毛打出去,以神圣衣的材质以及乐渊的力量,便足以成为能够轻松灭杀下级斗士的招数,当然用来救人也不是不可以。

  “诶?刚刚……天,不对,是乐渊你……”

  萨沙直到攻击结束这才在见到重新挡在她身前的乐渊背影,低语着想要确认之前的救命之恩。

  “放心好了,我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那么作为雅典娜的你我同样会保护的,萨沙!”

  安慰下萨沙之后,乐渊将注意力击中在了自己右手上的帕蒂塔身上,从这个女人的身上乐渊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察觉到敌意,尤其是针对萨沙的时候,她还有一种隐藏的敬畏以及关心。

  魔人游戏·地魂,乐渊虽然身穿着神圣无比的神圣衣,但是在使出这一招的时候身后还是不由自主地出现了魔人那恐怖而狰狞的虚像,就算是本能相信着乐渊的萨沙在看到这魔人虚像的那一刻还是有些害怕。

  地魂被乐渊操纵,帕蒂塔的记忆毫无保留地被乐渊阅览,她的真正身份同样无法继续隐藏下去了。

  夜枭·帕蒂塔,这才是眼前这个天马身体生母的完整性命。既不是冥界也非圣域的斗士,而是雅典娜在转世之前服侍于雅典娜身旁的侍女夜枭,从身份上来说她也是奥林匹斯山上神的一员。

  夜枭对于雅典娜的忠诚那是毋庸置疑的,转世这种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危险举动,夜枭能够毫不犹豫地陪着雅典娜一起进行,仅从这一点上,她便足以称得上是雅典娜的心腹。

  “够了……你的努力雅典娜会知晓的,夜枭你便暂时安睡吧……”乐渊叹了口气,眼前的夜枭会阻挡在他面前的理由他也算是了解到了,一个想要助“天马”一臂之力的好母亲,一个想要替雅典娜阻止圣战的好下属,“我会让你的愿望实现的,而且会替你好好管教一下你的丈夫!”

  魔人游戏·猎魂,属于夜枭的灵魂在一个呼吸之间便让乐渊直接从她这具被杳马复活的身体之中抽离了出来。猎魂的作用仅仅是用来收割灵魂,其中有价值的灵魂被乐渊保留下来,有机会的话投放到小世界中转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如果是没有价值的人,那么灵魂更有可能是沦为灵魂结晶,作为一种消耗品被乐渊赏给小世界的部下,这也算是废物利用的一种好办法。

  杳马看着自己的妻子帕蒂塔就这么被乐渊取出灵魂,虽然有些心痛想要将她夺下来,但是他更加清楚贸然上前进行对抗只会是落入乐渊的陷阱之中。

  处理了夜枭的问题,乐渊望着独独剩下的杳马,伸出了右手一指他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自己放弃抵抗送你和夜枭一起过日子,要么我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再把你送到夜枭身边,选一个!”

  “呵呵……你这是不给我活路喽,还真是如恶魔一般的男人,不过你太小看我了!我选第三条路,打败你!”

  这一场属于“父子”之间的战斗还在继续,乐渊在过去如火如荼地战斗之中。而在两百年后的世界里面,圣域虽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依旧没有摆脱继续战斗的命运。

  没有了海界,没有了冥界,却还有一个天界虎视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