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再入冥界,I AM YOUR FATHER

  上一次的圣战已经进入到最后的战场,200多年前笼罩着天空的绝望画卷——失乐园,此时已经迎来了作为迎战哈迪斯的战士。堪称最有才华的狮子座黄金圣斗士雷古鲁斯,未来的教皇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史昂,以及历代圣战中都扮演着特殊角色的天马座圣斗士天马,以及在他背上因为疲劳而陷入昏睡之中的这一代的雅典娜萨沙。

  就是这么四个人成为了搅动圣战走向的关键人物,冥王亚伦用他的画笔构建了在空中他梦想中的乐园——失乐园,想要见到这位冥王则必须突破守护着他的八名斗士所驻守的八个星之魔宫。

  “终于要对上第一个星之守护者了吗?”

  一身金灿灿的白羊座黄金圣衣的史昂看着眼前第一星宫的大门,现在的模样可是和当初乐渊在冰之地狱中那副沉稳的模样还有不少的差距,他毕竟还没有成为圣域的一把手,仅仅是作为一名战士而战斗着。

  “嘿嘿……到底是怎么样的对手呢?真是期待!”

  而相比较显得比较沉稳,同时神色肃穆的史昂。年轻的狮子座则显得斗志满满,在他的心中大概从没有所谓的畏惧,只有无法掩饰的战意。

  而同样停在石质大门前背着女神萨沙的“天马”确实看着这一扇大门神情恍惚,但是在短短一秒内他的表情再次变成了严肃的状态,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天马”,而是已经在瞬间变为了来自于未来的乐渊。

  或许是因为“天马”是由乐渊的部分诞生而来的,当“天马”变为乐渊之后,身旁的史昂还有雷古鲁斯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

  “星之魔宫?”

  看着这个地方的乐渊从记忆中提起到了相关的信息,同时感受到了自己背着的萨沙凶器的挤压,如果说乐渊对于这个上一时代的雅典娜有什么第一映像的话,那就是她的发育竟然比生活在现代的纱织更好,这简直不科学!

  “天马,你没事吧?”

  见到乐渊没有动作也没有言语,一旁的史昂如此问道。

  “没事,我很好……”刚刚来到这个时代,虽然说以乐渊的身体还不至于水土不服,但是想要用这幅身体使出乐渊100%的力量那却是不太可能,不过就算打个折用来挑战这一次的圣战却也足矣,“无论对手是谁,我们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我们可不能输!”

  “是啊,我们可是人类的希望,走吧!”

  应声的雷古鲁斯招呼着乐渊还有史昂一起闯入了第一星宫,整个星宫周围那是半个守卫也没有,仅从外面那更是感受不到半点带有敌意的小宇宙。

  随着吱呀一声,四人进入了其中,除了大门投射到里面的一点光之外,整个第一星宫那是黑得几乎看不到一丁点的光亮。

  “啧!应该说不出所料吗?还是冥界的人都这么喜欢黑暗,有点诡异……”乐渊背着萨沙一点点的走入其中,走了两步他便猛地停在了原地,他感受到了那个想要将其分尸的可恶男人的小宇宙,非常隐蔽因此显得微弱而捉摸不定,“小心,有敌人在附近!”

  虽然还没有找到目标人物,但乐渊还是对着其他两人做出了提示。只不过这个提示稍稍慢了一丁点,在乐渊出声的那一刻,乐渊的脑袋上方传来了微不可查的一点机械钟表的时针滴答移动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乐渊感受到属于时间那近乎于无形的力量作用在了他以及萨沙之外的,覆盖了整个第一星宫的区域内。随着时间力量的作用,无论是史昂还是雷古鲁斯他们的动作、心跳、表情、小宇宙全都固定在了那里。

  乐渊还有萨沙就像是从这第一星宫的时间线中剥离了出来,这一幕放在漆黑的第一星宫之中更加增添了其中的几分诡异的氛围。

  “该死,还是慢了一步,中招了吗?”乐渊虽然也想要替旁边的雷古鲁斯还有史昂接触这种时间停止的效果,不过对他来说却需要一点的时间,而现在他缺的就是时间,杳马就在眼前。

  就在两名黄金圣斗士被杳马不声不响地解决之后,一直被乐渊背在背上的萨沙终于恢复了意识,同时望着乐渊道:“天马,这里是……”

  “你终于醒过来了吗?萨沙!”乐渊望着背上的萨沙已经恢复了意识,于是说道,“萨沙,雷古鲁斯还有史昂他们的时间似乎被静止了,我等会儿可能没法保护你,你能够使者解除他们身上的时间静止吗?”

  “不可能的,凭借这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做得到?”突然,在乐渊还有萨沙他们的头顶星宫的天花板像是被人打开了,一道光辉从天而降,以此同时让乐渊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杳马的声音从中传来,“时光啊,请停下你的脚步,因为你是那么的美丽!哎呀呀,不觉得这是个美丽的谎言吗?人人都惧怕时间的流逝,渴望把握自己的时间,但是有谁能够做到,或者你觉得你身后的雅典娜小姑娘有那个能力?”

  “若是连神的能力都办不到,你认为你能超越神吗?”

  “神?那仅仅是我所设计的舞剧上一个翩然起舞的演员而已,同样无趣的很,你不这样觉得吗?亲爱的天马,我的儿子!”

  杳马张开双臂以超越了黄金圣斗士的速度,不可思议地来到了乐渊的数年前,随后像是亲人相见似的想要将乐渊拥入怀中。

  若是真的“天马”,可能因为实力以及心态的关系被杳马的这一声“儿子”给弄得不知所措乃至于错失机会。但是很开心,盖亚将乐渊送过来的时间刚刚好,来得太早容易被杳马发现破绽,来得太晚了又会错过这绝佳的时间。

  自己送上门的肥肉,不把他打成渣渣怎么对得起自己杳马曾经做过的那些缺德事。

  “是吗?混-蛋杳马!”

  乐渊的右拳在杳马完全没有行道的那一刻一拳打进了他的身体之中,庞大到超越了人类所能想象的攻击瞬间将杳马的体内完全粉碎。

  同一时刻奇点已经在打入的瞬间变为一个吸收分解一切的黑洞将杳马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