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星河灿烂,群星闪烁

  技多不压身,这句话虽然在理但是还有另一句话说的同样不差,那就是贵精不贵多。

  这其中的平衡那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有些人喜欢集合百家之长灵活对敌,而有些人则更加干脆一招御敌将那唯一的一招练到出神入化。

  乐渊并非以上任何一种人,对于他来说只要能够处理眼前的状况那么便是最好的招数。

  曾经被关在冰之地狱的乐渊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经历,令他有机会学会了近乎88星座所有的奥义,当然这个学会仅仅是了解其中的力量运转模式,至于真正将其打出来那是根本没有尝试过。一般人就算把机会摆在他们眼前,恐怕也根本做不到乐渊这样的成都。一般的黄金圣斗士能够精通其中的一、两个星座的绝技便已经是天子卓越,能够掌握其中的三、四个那就是百年难得一见。

  而在历代黄金圣斗士之中,资质最高的就要数上一代的狮子座黄金圣斗士雷古鲁斯。其资质之高,甚至能够临场模仿出对手使出的招数,这种能力可比一辉吹牛所说的“对圣斗士见过一次的招数,第二次不会有效”更加扯蛋。这可不是单纯的模仿,而是雷古勒斯真正将对手的绝招学了过去。

  因为这一种天赋,雷古鲁斯一人便精通了十二位黄金圣斗士的绝技,堪称是从古至今黄金圣斗士之中的第一人。

  雷古鲁斯可以说用他的资质将“精”与“博”兼顾的人,以他的能力卡发出了单人版AE以及一人施展出十二名黄金圣斗士联合招式黄道十二之绝啸单人版。

  乐渊在冰之地狱的那段日子,可以说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极大的启发。联合所有圣斗士的绝技,开发出一招能够媲美所有圣斗士合力所产生的奇迹招式。

  这种奇迹一般的招式自然不容易,也因此乐渊从冥界脱身之后研发便进入了停滞阶段,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完成这一招。而在冥界的学习令他先后开发出了三招对付各种情况的招数。

  防御以及护身的招式魔人不死身·黑洞效应,针对单体甚至于小范围的反击绝杀技奇点爆破,能够针对物理打击效果差的敌人以及施展操控、拷问招式魔人游戏三魂七魄系列。

  但是直到现在乐渊依旧没有一招大范围的终结技,或者说这最后的绝招一直没有创造出来,能力不足只能保留。也正是一位内如此,一般情况下对付小兵乐渊用的都是天马座还有其他黄金圣斗士的招式,真正属于他自己的AOE技能也只能靠装备施展。

  但是面对哈迪斯这个遇到的最强的一个敌人,甚至于乐渊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A|级上位?或许还要更强,虽然不至于超越A|级的层次,却也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比拟的地步。

  如此的敌人乐渊焉能不全力以赴?在乐渊的力量全力提起之后,在他的背后逐渐出现了闪耀无比的星点,同时乐渊那属于第九感的小宇宙甚至超越了纱织达到了媲美哈迪斯的地步。

  “弑神者?”打出攻击的哈迪斯感受到这一股力量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出现了变化,这是在神族之中少有传闻的隐秘事项,传说并非泰坦神族后裔的人如果击杀了他们这些后裔,那么就有机会成为比他们更强的神明,而这些击杀神明的篡位者就是所谓的弑神者。

  弑神者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的成长非常的不合理,甚至于在拥有了神的第九感之后回忆不合常理的速度成长。

  在几乎眨眼之间乐渊的申瓯已经出现了所有守护雅典娜的88个星座的星图,这些星图之中凝集的力量组成守护星座的虚影同时对着哈迪斯咆哮着。

  “欢迎做为这一招的试剑石……”乐渊的双手抬起对着哈迪斯,做出做出释放的动作,“星河咆哮·神殇!”

  星河的力量咆哮冲击,就算是神直面也会死亡的招数。

  乐渊对于自己这一招的命名便已经说明了他对于自己这一招抱有的期望,他可是想要一击解决这一次的敌人。

  蓝色的星光已经冲破了黑暗的束缚,乐渊身后仿佛漫天星神拱卫着乐渊,所有的星光甚至从乐渊的小世界之中直接通过,星辰力量甚至就是小世界力量的体现之一。属于哈迪斯的死之力仅仅抵抗了一会儿,随后他便像是兵败如山倒一般整个被蓝色星辰吞噬。

  战斗似乎已经没了悬念,双方在力量对决出现结果的那一刻哈迪斯便已经失去了逃命的机会,空间被封锁,时间被压缩,乐渊的这一招星河咆哮·神殇最出彩的地方就是这里。封锁了对方退路的同时,也将原本的攻击变得让人捉摸不定。

  时间被压缩,换句话说在哈迪斯看来从乐渊出招到攻击命中看起来需要从1数到3才能够实现。但是现实就是攻击在从1到2之后很正常,但是从2到3的那一段时间就消失不见了,正是那失踪的一段时间里面哈迪斯已经被攻击命中。

  虽然并不是没有办法闪躲,但是和闪躲的前提是察觉到,哈迪斯根本无暇顾及到攻击之中的时间出现了变化。

  连哈迪斯都察觉不到的攻击又如何预知攻击的轨道?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哈迪斯来说他在那一瞬间几乎是不设防的状态,哈迪斯身上的冥衣甚至在星辰之中被粉碎成了,那堪称无坚不摧的冥王神剑同样在光明之子被摧毁,他那最珍视的神体被兴国在瞬间破坏,连带着作为哈迪斯的灵魂也没有留下。

  所有的一切包括这极乐净土的存在都在攻击下被抹除,胜利了!

  站在乐渊身旁的纱织甚至没有察觉到最后那一刻的哈迪斯究极是怎么消失的,仅仅是发现当星河消失之后,属于哈迪斯的气息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

  欣喜的纱织转身想要拥抱气息逐渐降下回归平静的乐渊,那张开的双臂就要搭在乐渊的身上时,纱织的动作一僵随之脸上的笑容整个消失无踪。

  乐渊的小宇宙并不是收敛了起来而是几乎消失了,现在待在纱织身旁的乐渊几乎只剩下一个空壳,灵魂、小宇宙、意识都只剩下一丁点的存在,整个人既像是睡着了,也像是成为了植物人,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