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挡抢,神之战

  永恒之枪的攻击偏了,作为攻击发动者的乐渊那是无比的惋惜。这样的好机会可能只有这么一次,想要再找到一次让哈迪斯傻傻挨枪的机会那颗不容易,哈迪斯不闪躲,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预料到乐渊的永恒之枪在灌注了他的小宇宙之后是巨臂穿透神圣衣力量的对神武器,可以说对于神的伤害力就像是屠龙武器对于巨|龙的伤害一般,效果拔群。

  而相较于乐渊的惋惜,哈迪斯表现出来的那就是无比的愤怒了。这种愤怒如果要用数值来形容的话,之前对乐渊的愤怒仅仅只有10,这种程度的愤怒已经能够令哈迪斯将乐渊打入冥界折磨个千万年;而现在的愤怒那就是直接道路1000,整整一百倍的差距,那是恨不得令找到乐渊的九族,让后令所有人跟着乐渊一起生不如死的愤怒。

  哈迪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愤怒?

  因为,被哈迪斯视为最宝贵的身体,自他的父母泰坦神族之王克洛诺斯和神后瑞亚那里继承而来的身体出现了一道伤痕。

  身体,这就是哈迪斯最为看重的东西。像纱织她就是雅典娜的身体蓝本进行的转生,波塞冬则是直接吞噬转生者的身体进行改造,而哈迪斯则是不愿意伤害到本体,每一次都抢夺别人的身体。

  从神话时代到现在的千万年世间里面,哈迪斯的身体可以说从来没有受到过一丝的伤害,仅从这一点上便足以说明哈迪斯是多么的看重他自己的身体。

  因为珍视所谓愤怒,而这可以说是哈迪斯的逆鳞。如果说哈迪斯之前的愤怒程度还有着最基本的理智,知道顾忌一边的纱织背后的雅典娜的话,那么现在的哈迪斯那就是彻底的疯魔。如果此时宙斯站出来替乐渊撑腰,恐怕哈迪斯也不会顾及那位神王的面子,直接就是开战。

  一击落空,对于乐渊来说消耗可不轻,当即选择撤退的他同一时刻感受到了来自于哈迪斯身上那冰冷而又死寂的杀意,那种赤|裸裸的杀意可以说已经超越了“杀”范畴。乐渊甚至怀疑自己要不是逃得够快的话,恐怕刚刚就已经被暴怒的哈迪斯撕成碎片了。

  不过仅仅是退后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虽然哈迪斯受伤的仅仅是脸颊,而且伤痕仅仅是被溅起的余波划破的一丁点的划痕。这对于哈迪斯这种级别的人来说,或许修复仅仅是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但是哈迪斯依旧无法原谅伤到自己宝贵身体的乐渊。

  这种偏执恐怕是乐渊永远无法理解的,比价乐渊的身体为了不断变强,为了将魔人不死身达到巅|峰造极的地步甚至不惜以不断自残的方式令其熟悉各种伤害。乐渊对于自己的身体同样看重,却和哈迪斯是完全两个方向发展的。

  当乐渊退后的同时,哈迪斯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一双眼见已经带着血色,如此赤|裸裸的杀意已经无需多家说明了,他真的已经想要杀死眼前的乐渊。

  纱织的动作不慢,在哈迪斯的杀意产生的同时便已经像是一只护崽的母鸡一般将乐渊挡在了自己的身后,这种行为或许在之前还没有神明,但是现在她做出这个动作就是在公然对抗哈迪斯。

  没有威胁的言语,更加不会出生再做体型,哈迪斯手中的冥王神剑对着挡在自己报复路上的纱织就是一剑劈了下来。

  狠!绝!霸!

  攻击之中没有一丁点的情面可言,仿佛纱织就算真的挡下去,哈迪斯他真的能够做到一剑砍死这个同为主神的人。

  面对哈迪斯的攻击,纱织此刻确实全面防守,或者说不得不守下去。哈迪斯的力量已经超越了雅典娜,不仅仅是超越那么简单,如果不是所有主神的神衣都已经消失无踪的话,恐怕站在乐渊和纱织面前的便是哈迪斯的最强状态。

  在这个宙斯已经从天界失踪的时代,此时此刻的哈迪斯毫无疑问的是最强大的神明之一。状态并不完整的纱织自保尚且难以做到,现在更要守住乐渊,对于她来说或许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了。

  哈迪斯的强大已经毋庸置疑,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在雅典娜无法完全降临或者说觉醒的现在,纱织并不足以战胜这位冥界之王,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要反败为胜,那么便需要牺牲了。

  兵行险招方能够反败为胜,而这时候作为更加稳定输出的纱织不能牺牲,而乐渊则是冷笑了一声,只见原本握着永恒之枪的手上多了一件黑色手套,随后下一秒手套与永恒之枪产生了联系,一道力量自手套上喷涌而出随后包裹在了乐渊的身上。

  转生轮舞查克拉模式,在这个世界查克拉模式变为了自身小宇宙的燃烧,以这种模式的燃烧乐渊自身的力量少说也提高了三倍。只不过刚不可久,这种通过燃烧自身小宇宙爆发出来的力量本就并非正常途径。以乐渊的身体为例,现在的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在不被打退之前一直坚持下去,但是一旦退出便会陷入长时间的虚弱状态,并且对于原本的小宇宙也绝对算不上友好,可能还会出现力量的暂时性倒退。

  而现在这一股力量配合上呈现解放状态的永恒之枪,顿时金色的永恒之枪化身为了能量状态,随后整只枪就这命融合到了乐渊的右手上。能量状态的永恒之枪威能不减甚至变得更强,而且随着乐渊的意志进行自由变换,可谓是最终形态的永恒之枪。

  孤注一掷!这就是乐渊现在的想法,刚刚一击之后他想要继续保持最大出力便只有这一个办法,在他的力量衰退之前杀了波塞冬或者是为纱织提供杀波塞冬的机会。

  “纱织,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我……”

  “你是希望,所以什么也不说,为我带来胜利就好……”

  两人的对话并未涉及到神明战术安排,随后说完这句话的乐渊当即化作了金色的光向着波塞冬发动了最后的冲刺。

  冲天而起的金色流光光芒甚至令整个极乐净土为止黯然失色,而就算是对乐渊怀有敌意的哈迪斯同样在面对这一击的时候同样庄重地举起了手中的冥王神剑对着自己眼前就这么像是随手一次,将力量完全宣泄了出去。

  锵——

  巨大而且刺耳的声音传入到了极乐净土每一个人的耳中,绝大多数没有战斗力的人甚至在一瞬间耳膜被刺穿,但是这样非但没有能够缓解他们的后遗症,反倒是令他们有种灵魂受到摧残的感觉。

  刺耳声音的最中心,一黑一金两道光辉互相交织着,这两道光辉的力量任何一道作用在地球上都是毁灭性的灾难,但是现在这两股力量却由于僵持而陷入了暂时性的平静之中。不过这种平静可是一点都不平静,双方的力量形成螺旋式扩散,所有试图靠近的存在都要面对两人力量的打击。

  不过这种平静甚至持续了不到一秒的世间,世间的一切声音都仿佛消失了。

  光芒的消失意味着战斗的结束,战斗的最中心位置上,属于哈迪斯的冥王神剑的剑锋已经穿过了乐渊这件集合了无数工匠完成的魔圣衣[路西法],剑锋深深地刺进了乐渊的身体,死亡的力量正透过这剑锋扩散至乐渊的全身,死亡已经距离他只剩下那临门一脚。

  “如何?感到后悔了吗?”哈迪斯居高临下地望着已经被冥王神剑刺进身体的乐渊,哈迪斯的眼神已经是看死人了,他并不觉得一乐渊能够活下来,“为伤害本神这高贵的身体,感到后悔了吗?”

  似乎为了发泄又或者是为了折磨乐渊令他低头,哈迪斯将手中的剑继续刺进了乐渊的身体。

  见到乐渊被折磨,纱织紧咬着嘴唇忍住自己的愤怒,现在依旧不是进攻的最好时机,她还要继续忍耐。

  “咳咳……后悔?这可不是我会产生的情绪,是你啊……”乐渊左手抓着胸口的冥王神剑,试图将其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拔出来,但是力量正从他的身体之中被消磨,他已经变得越来越虚弱,“死吧,哈迪斯!”

  乐渊的右手在这一刻猛地抬了起来,随之那已经与右手融为一体的能量型永恒之枪猛地从手上窜出一枪刺进了哈迪斯的心脏之中。这被哈迪斯所珍视的真身,这一刻再度被乐渊伤害到,而且这一次可就不是什么轻伤了,永恒之枪可是弑神之枪。哈迪斯被这一枪刺中后可是受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甚至于连他的状态都变得萎靡了。

  “混蛋,死吧,人类!”

  哈迪斯全力以赴,将死之力通过冥王神剑注入到了乐渊的身体,如此高强度的死之力注入一个人的身体,那么对于那个人来说绝对是有死无生。

  而在哈迪斯专心对付乐渊的时候,又是一道攻击从他的身后再度贯穿了他的身体。纱织,或者说是雅典娜,一个在实力上无限接近于雅典娜本体的转世雅典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