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毁灭中的新生,舍身一击

  哈迪斯是冥界之主,真正能够称之为死之神的人。相比较哈迪斯在死亡一途上钻研的深度,之前遇到的死神塔纳托斯就显得太过于肤浅了。不过这样可以理解,毕竟和塔纳托斯这样的神比较起来,哈迪斯的血统可是根正苗红的盖亚一系的子孙,同时也是上一代神王克洛诺斯的长子,更是现如今神王宙斯的大哥。

  能够创造冥界,并且主宰整个宇宙生命生死的存在,论起威能以及存在感可比宙斯更加深入人心,世上大概没有多少人是不惧怕死亡的,因此绝大多数的人或者神对于他的名字讳莫如深。就算是作为哈迪斯下属的双子神都对其充满了恐惧感,其中的死神塔纳托斯更是不敢将其本体从沉睡中惊扰,那才是一切恐惧的源头。

  不过现如今塔纳托斯最害怕的事情已经发生,经历了冥王宫的事情之后一肚子怒火的哈迪斯已经决定用永恒的日蚀毁灭人类。而当纱织这个现代的雅典娜还有乐渊这个当代的天马座闯入极乐净土的时候,哈迪斯便已经在毁灭人类之余有了将二人杀死在极乐净土的打算。

  从石棺之中出来的第一剑,失手的哈迪斯自然是赶到愤怒的,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哈迪斯现在恨不得将乐渊杀他个千百遍以泄心头之恨。

  不过比起哈迪斯的可惜,刚刚躲过了致命攻击的乐渊却表现出一副后怕的表情。虽然早在空手入白刃的时候便感受到了哈迪斯小宇宙之中的力量,那种能够终结一切生命的死之力就算仅仅是隔着剑,依旧在源源不断地试图从乐渊的双手侵入他的体内。若非乐渊的力量本就排斥这种死之力,恐怕仅仅是接触便足以让一个人的生命被掏空了。

  神的力量还真不是吹的,一不小心那可就是惨死的下场。

  就在乐渊退后的下一秒,全副武装的纱织将神盾挡住了自己的大半个身体,随后戒备地望着哈迪斯。

  “哈迪斯,作为神的你难道还没有觉悟吗?人类并非罪无可赦的存在,他们之中也有着坚定相信着爱与正义的人,我相信他们的存在是人类之中的闪光点,人类终会在他们的带领下明白自己仅仅是世界的……”

  “住口吧,雅典娜!”就在纱织想要向哈迪斯诉说着人类的美好,以及阻止对方毁灭人类的想法的时候,这个刚刚从悠久沉睡之中再一次使用自己宝贵身体的哈迪斯脸上虽然并无神明特别的表情,但是仅仅是一瞥之下便足以带给觉醒了绝大多数雅典娜能力的纱织无比的沉重感,“人类究竟有没有价值,这一点在这千万年以来的战斗之中我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并不需要你多费口舌来教导我!”

  虽然哈迪斯什么动作都没有,但是已经压住了纱织以及乐渊两个人,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这就是真正使用回了自己身体的哈迪斯的力量,虽然小宇宙还是那一份小宇宙,但是同样的力量却用出了完全不同的威力。

  完整的第九感让乐渊终于明白了他为何至今还没有跨出那一步,现在的小宇宙依旧是超越七感却根本没有达到第九感的地步。

  “等一等……你这么做难道不怕众神的制裁吗?人类的存亡可不是你一眼能够决定的,冥王!!”

  眼见哈迪斯竟然没有丝毫想要停下的意思,纱织不由抬出了众神的名号。哈迪斯虽强,却也不是天下无敌,他也有着自己的顾忌,以他一己之力恐怕别说是抗衡诸神了,就算是单挑宙斯也不说能够获胜。

  不过当纱织报出了众神之名的时候,哈迪斯确实动作一愣之后仰起头轻笑了起来,那笑声之中带着的是毫不掩饰的嘲笑。而在听到哈迪斯的笑声之后,纱织本能地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这才令哈迪斯表现得有恃无恐。

  “太可惜了,雅典娜!”当哈迪斯的笑声越发的轻的时候,他的声音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冷漠,“你太过于亲近人类了,甚至于忘记了你那身为一个神明的身份……诸神早已经厌倦了这种为了人类而不断争斗的圣战游戏,他们已经放弃了人类,因此我选择毁灭人类的时候,他们也是并不反对……”

  “不可能!!”

  纱织想要反驳哈迪斯的话语,但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这或许真的是众神商议之后的决定,毕竟哈迪斯还不至于说这样的谎话,而且毁灭人类或许对他来说很简单,但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下达的决定,若是还有众神没有答应,那么就算是哈迪斯也难以实行这个计划。

  “我……绝不能让你毁灭人类,绝不能……”

  纱织当即左手提盾右手拿着金色的权杖向着哈迪斯冲了过去,金色的权杖划过一道半圆月牙,随后那比起剑锋更加锐利的杖头便瞄向了哈迪斯的肩膀。

  叮——

  一声清响之后,纱织的这一击便被哈迪斯手上的神剑轻轻一拨,原本的攻势顿时化解。掌握了自己的身体,哈迪斯再也不是那个只能借助别人身体的远程DPS,他那比起一般人强上无数倍,甚至能够在媲美宇宙大爆炸的AE之中活下来的身体,令哈迪斯成为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全能战士。

  不过哈迪斯虽然强大,但是纱织脑海中觉醒的有关于雅典娜的战斗技巧却也不是样子货。

  权杖的攻击虽然被瓦解,但是纱织前冲的势头却依旧继续。只见她将左手的盾牌顺势提起向着前方一撑,随后整个人掩护在了盾牌之后,就这么向着哈迪斯撞击了过去。

  盾击,在许多盾战士之中都会学习的一招,想要发挥出这一招的威力只有两个要求:速度还有力量。

  纱织别看是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孩子,但是怎么说也是雅典娜这个传说中的女汉子的转世。在雅典娜小宇宙的加持之下,纱织的速度以及力量不但不弱,而且真要是爆发起来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这样的一击盾冲就算比不得AE的瞬间爆发,但是配合那神盾埃吉斯却也是足以将双子神这样的存在撞个半死的力量。

  咚——

  低沉而又气闷的声音,当这种声音出现之后。原本沙织那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得到了遏制,连带着纱织的速度都在极短的世间内降为了原本十分之一,而且这速度正在以更快的方式趋向于静止。

  手,一只修长、白皙如同钢琴家一般的左手,这只手恐怕能够令为数不少的女人赶到自相惭愧。这只手的主人便是哈迪斯,就是他的这一之首抵在了金色的盾牌上,并且就是以这么一个姿势顶住了纱织的盾冲。

  硬刚并不是对手,这一点乐渊与纱织早已经知道。但是他们并非单打独斗,就在纱织以盾冲正面吸引了哈迪斯的注意力之后,乐渊确实猛地跃上了天花板,随后在整个神殿之中不断转移这,他的速度在这种不断反弹的加速下一点一点突破自己的极限。

  就在哈迪斯以及纱织停下的那一刻,乐渊的攻击也在这一刻全力使出,带着永恒之枪犹如流星一般从天花板射向哈迪斯的乐渊,将自身的力量汇聚于这一击之中。面对哈迪斯这样的对手继续藏拙已经没有了意义,能够对他攻击的时机那是越来越少,可能这会是乐渊惟一一次对他造成有效攻击的手段。

  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乐渊与手中的永恒之枪仿佛化作了一刻金色的流星,对准了哈迪斯的所在方向坠落了下去。

  这一次的攻击虽然仅仅是千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却足以令在场的三人做出很多的动作。

  纱织见到乐渊发动攻击的那一刻,已经将与哈迪斯对冲的力量收敛了回来,同时将神盾埃吉斯调整了方向,以应对接下来的冲击。

  而哈迪斯则是作为攻击目标,完全没有躲闪的机会。不过以哈迪斯的性格,他也不屑于闪躲,他对自己的力量有着绝对的自信。

  哈迪斯抬起自己拿着冥王神剑的右手,黑色而又深沉的小宇宙几乎没有停顿,将那代表死亡的减压向着冲刺而来的乐渊发射了过去。

  地狱之剑(InfernoSword),以冥府之王哈迪斯的力量爆发出来的死亡之间,拥有在一瞬间终结一刻行星生命的强大终结力量,不仅仅是小宇宙的破坏力更是兼顾身为冥界之主主宰众神的死亡之力。

  一道纯黑的光芒与另一道被金色光芒笼罩的身影在这哈迪斯的神殿之中撞击在了一起,双方的力量在瞬间传遍了整个无垠的极乐净土,令所有躲藏起来女性侍女纷纷吓了一跳,那地动山摇的力量令所有人都差点以为整个极乐净土就要被毁灭了。

  光芒散去,手执永恒之枪的乐渊却露出了惨笑。他拼上全力发出的最强一击,竟然没有击中哈迪斯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