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文艺青年,哈迪斯?

  哈迪斯,虽然在之前已经交手过一次,但是那一次的哈迪斯却是借助“瞬”的身体,虽然表现出了同样不弱的实力,但是和他的真正身体比起来毫无疑问是万万无法媲美的。瞬的身体虽强,但是其机理终究还局限在人的范畴之内,需要顾及能量的消耗、血液的循环等等人类无法规避的生理机能,而哈迪斯的本体有这样的局限吗?

  哈迪斯的灵魂融合于哈迪斯的本体,那么即将出现在乐渊还有纱织面前的就将是神话时代真正的冥王哈迪斯,而不是和纱织、波塞冬这般仅仅是靠着转世现世的人间体,双方的真正战斗力差距恐怕有着五倍以上。虽然现在的哈迪斯依然不是他的最强状态,作为神明证明的神衣依旧不见踪影,但是凭借那件与神圣衣同一级别的冥衣便已经足够形成碾压了。

  偌大的一个神殿原本应该洋溢着古典以及庄重的气氛,但是现在这个地方留给乐渊的印象却只有死亡与压抑。原本在外面还能够偶尔听到风的喧嚣,鸟的低音,以及从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琴声,但是一出现在神殿内所有的这些声响便消失不见,仿佛连声音在这个神殿之中都已经“死”了。

  乐渊一把抓住了持盾走在前面的纱织的肩膀,越是这种时候需要的便越是小心。别看进入极乐净土之后乐渊与纱织的组合那是大杀四方,就算是双子神也被两人就此歼灭,但是那终究是不对称的战斗,双子神从头到尾被克的死死的完全没有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实力。

  “接下来,由我走在前面!”回过头的纱织能够看到的仅仅是乐渊坚定的目光,乐渊所说的话既是对她所说,也是对他自己所说的,“你,可是为我夺得胜利的女神,就让我成为保护你的双翼吧!”

  毫无疑问走在前面的人,将会受到哈迪斯的火力集中,谁也无法想象打开哈迪斯的石棺究竟会受到怎么样的攻击。而在乐渊与纱织之中,要说谁对哈迪斯更具威胁,乐渊却反倒是认为是纱织。虽然乐渊的实力或许并不见得比起纱织弱上多少,甚至于加上其他手段甚至强于纱织,但是小宇宙的对抗上甚至在武器上,纱织却有着乐渊无法比拟的优势。

  乐渊跨出了他进入这座神殿之后的第一步,一瞬间强烈的死亡感将其笼罩,他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悬崖边上,再踏出一步便会坠|落进万丈深渊。而在乐渊的耳畔仿佛传来了远方死亡天使的低声吟唱,那是死亡之音,那是绝望之曲。

  远方的殇,没有被遗忘。

  什么值得传唱,死亡和绝望。

  这仿佛是警示又像是死亡宣告的歌声传入了乐渊的耳中,像是直达灵魂一般,就算乐渊想要遗忘都做不到。而这奇怪的吟唱之声仿佛只有乐渊自己能够听到一般,当乐渊回身望向纱织的时候,她的脸上依旧是拿衣服望着乐渊背影的关切以及爱护。

  将刚刚由于吟唱而产生的思绪再度扔到角落里头,乐渊再度跨出他的步伐,这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确实一片早已经尸山血海笼罩的黑暗之地,乐渊甚至能够从空气之中嗅到那早已经浓郁得令人呕吐的血腥味。而那死亡的歌声仿佛从未停止过,伴随着乐渊的这一步再一次出现。

  殷红的血汩汩流淌,感觉不到丝毫的曙光。

  尸体陈列在橱窗,教堂里乌鸦成双。

  缘故的战场,怨灵轻轻吟唱。

  没有爱情,没有希望。

  堕|落的灵魂被撒旦珍藏,人性的肮脏在罪恶里彷徨。

  诅咒被当做圣歌传唱,不断流浪直至死亡……

  画面流转,在乐渊跨出的每一步之中都有着深沉却又真实到令人怀疑人生的画面自他的脑海中浮现,而那首充满了绝望的赞歌确实从未停息过。

  不知不觉之中,乐渊从踏出第一步开始便已经走完了这座神殿的一半。除了那脑海之中个不断出现的神秘赞歌之外,并未出现其他的变化。

  乐渊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下,相反仿佛是着了魔似的,仿佛已经被那赞歌所附体,不断追寻着那首赞歌一步步他想哈迪斯的石棺,仿佛整个人都已经魔症了。

  这一首只有乐渊能够听到的赞歌似乎并不像乐渊一开始所想的那般没有威力,它像是带着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魔力,在不断吸引着乐渊前去探寻。

  鲜血汩汩流淌,死亡才是最终的方向。

  恶魔张开了翅膀,妖异的脸庞无比嚣张。

  乐渊的目光似乎已经固定,死死地盯在了哈迪斯的石棺上,而在乐渊的眼中一个蝠翼恶魔正在哈迪斯的石棺之后嚣张地看着自己。

  世人呆滞的目光,他们贪婪的欲|望。

  恶魔小心收藏,天使轻轻吟唱。

  救赎不了他们的心上,不洁的身体献给了魔王。

  从未忘记他们嘲讽的模样,整个世界陷入了恐慌……

  那赞歌的声音从未断绝,而乐渊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踏上了放有哈迪斯石棺的台阶上。双目呆滞的乐渊,整个人就像是已经失去了魂魄,就这命像是一个傀儡似的站在了哈迪斯的石棺身边抬起手就想要将棺盖打开。

  而看到乐渊的动作,纱织察觉到了他的动作似乎已经变了,这不是正常状态下乐渊应该有的行动。纱织想要阻止,那带着哭腔的呼喊已经脱口而出,但是这声音就算超越了音速的范畴,依旧比起乐渊的动作慢了一筹。

  喀喀喀——

  石棺在乐渊的一推之下棺盖已经被推开,随着石棺被打开,一道银光自石棺之中一闪而过,随后一把带着寒光的剑尖便已经向着乐渊的心脏刺了过来。

  冥王神剑,能够以哈迪斯的称号命名的武器自然有着他的独到之处。冥王神剑就和比波塞冬的海神三叉戟,纱织的神盾以及胜利女神权杖一般都是各自战斗衣的一部分,但是作为故老相传的神明武器,他们却具备了击穿最高级别神圣衣的力量。

  哈迪斯的一剑或许并非无可闪躲,但是他却信心满满。之前针对乐渊使出来的灵魂迷歌早已经令他的灵魂迷失了,对于自身的控制已经几近于无,这种状态下哈迪斯并不觉得自己的这一剑会就此落空。

  在哈迪斯的心理面,或许作为雅典娜转世的纱织并不能多么折磨。比价作为圣战的一员他还是要继续和奥林匹斯山的神明有联系的,若是杀了雅典娜的人间体或许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想要灭了雅典娜的小宇宙却是不太可能,反倒是会促成雅典娜的觉醒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哈迪斯对付不了纱织,但是对于曾经让他大失颜面的乐渊确实毫不留情了。手中的冥王神剑别说是乐渊一个人类,就算是纱织这样的神明人间体被击中,那么也难以逃过陨落的危险。

  但是这么一击不可抵挡同时也不应该遭遇到抵挡的攻击却没有刺入乐渊的身体之中。

  秘技·空手入白刃!

  虽然招式老套,但是想要靠单纯的空手入白刃接住冥王神剑的攻击那无异于拿生命在开玩笑。乐渊的双手上已经凝聚了自身的七成力量,为的便是万无一失。

  而乐渊的清醒模样则是令原本计划落空的哈迪斯怎么也想不明白,乐渊不应该从他的灵魂迷歌之中清醒过来,那是足以令众神都为之沉|沦的死亡赞歌。

  不过哈迪斯终究还是看漏了两件事情。

  问题一,乐渊并不是人或者神,而是一个对于灵魂颇有建树的魔人,在灵魂迷歌对他实施迷惑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一招用来对付其他人效果或许不差,但是用来对付乐渊却显得太过于轻挑了。

  问题二,虽然乐渊仅仅是独自前行的状态,但是他右手手腕上纱织编织的花环可是时刻提醒着乐渊,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乐渊怎么可能有心情去听哈迪斯那文绉绉的赞歌。

  哈迪斯的失误就在于他的文艺青年综合症犯了了,不过哈迪斯的失误便是给予乐渊最好的时机。

  “纱织,就是现在!”

  乐渊封锁了哈迪斯的剑,那么哈迪斯现在基本上便不存在反击的策略,在经过纱织的进攻,这次的胜利便指日可待了。

  但是有些事情超乎了预期,就比方说哈迪斯真身的力量已经不是乐渊力量所能阻挡的。

  原本被乐渊接住的哈迪斯神剑突然释放出了死亡之力,这对于接住他的乐渊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而哈迪斯可不管这些,抽出剑的力量甚至于已经快得不可察觉。乐渊只觉得双手中间的剑身消失了,随即便见到哈迪斯再度高举冥王神剑对着乐渊的脖子一剑劈了过来。

  砰——

  乐渊闪躲过了这一剑,而剑击落空的冥王神剑一剑落在了石棺上,顿时整个石棺连带着半个神殿在这一击之下消失无踪,而在神殿之外,被冥王神剑余波波及的地方,那盛开的花朵无一例外全都暗淡无色,失去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