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双子神,神战

  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应该是没有这极乐净土的记忆,但是当乐渊跟在雅典娜的身后向前进发的时候,望着四周的花海却总觉得这里的一切似乎和曾经见到的画面并没有神明不同。这就是乐渊再度怀疑自己记忆的地方,感觉这种东西放在一般人身上或许会产生错觉,但是以乐渊的能力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不可能!现在这种熟悉感毫无疑问是乐渊发自灵魂的熟悉,这可不是靠抹除记忆就能够消除的。那么之所以乐渊没有这方面的记忆,很明显是因为有人将这一方面的删除了,或者说是特别屏蔽。不过这种行为究竟是抱着一个怎么样的心理,乐渊都绝不会轻易原谅对方,玩弄他的记忆可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整个极乐净土庞大无比,而这里的居民相对于这漫无边际的大地来说是相当的稀少,而乐渊他们二人前行了超过10分钟却再没有见到一个人,这就显得太不正常了一点。

  虽然乐渊和纱织二人是靠“走”赶路的,但是他们两人的速度可是丝毫不慢,要是真的算下来的话恐怕早就已经环绕地球N圈了。但是在走了10分钟之后,望向远处的高山确实除了刚开始的一段路之外便再也没有了丝毫变化。

  “等等,纱织……”乐渊突然抓住了前面带路的纱织的手,让她停下了脚步随后对着她郑重地问道,“我们来的地方距离哈迪斯的所在真的有那么远吗?”

  乐渊的问题让纱织一愣,她直到刚刚为止虽然一直都在带路,但是从根本上确实按照“记忆”走的。她自己对于这段路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因此在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后还以为这一条路本来就是这么漫长,根本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当乐渊提醒了之后,纱织在回忆记忆中的相关详情,却发现如果按照路线来推算。他们走过的距离就算没有达到目的地,但是最起码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好似根本没有移动过一样,或者更加准确的形容就是他们走了10分钟却像是原地踏步?但是可能吗。要知道就算是纱织也没感觉到自己中了幻术,而同没有觉得被欺骗的还有乐渊,他也没有感觉到其中的变化。

  停下脚步的乐渊转身看向了周围的区域,随后就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拳对着眼前的花海轰了过去。

  砰——

  乐渊的随手一拳将那花海中数不尽的花朵全书毁灭代价,原本的花海之中多出了一大片光秃秃的大坑,这坑洞出现在一片花海中显得那是非常的别扭。

  感觉良好!出拳后周围的一切表现得相当正常!同时想要用幻术骗过乐渊以及纱织也绝非易事!

  种种考量结合起立,再加上纱织自己都觉得他们走的路出现了问题,乐渊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就是他们两个中招了,虽然这一招并非攻击招数,却相当的有效,若不是乐渊发现的很早的话,恐怕他们两个还会继续在这一条“永远看不到终点的道路”上继续浪费时间。

  当然极乐净土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道路,这一条道路也并非是幻术营造的,是真实存在于了他们脚下的道路。要不然的话这种也不可凭借这种手段同时瞒过乐渊以及纱织两人的耳目,这正是下套之人的精明之处。

  乐渊他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自然看不出哪里出现了问题,但是同时这一切有全是假的,按着这个方向以及道路根本不可能见到哈迪斯。

  能够一次性营造出如此环境,并且达到瞒过乐渊以及纱织的只可能是一个神——睡神修谱诺斯。

  双子神之中的睡神,作为哈迪斯最忠诚的下属,他的能力才能够在瞬间创造出眼前这样一条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无尽道路。

  身临梦境(EncounterAnotherField),睡神修谱诺斯的得意能力。这一招一经使出,便能够将空想与幻想的一切都化作现实,换句话说在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无尽道路”被他以自己的这种能力完成了。

  虽然经历了冥界之战的乐渊早就已经预料到他们终究免不了要和哈迪斯的双子神来上一场战斗,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场战斗的开始确实以这样的局面。

  [身临梦境]这一招强大吗?毫无疑问,仅从它的能力上来看,将空想化作现实,这简直就是另一种版本的[伊邪那岐],不过比起动辄还要付出代价的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死神的[身临梦境]就显得相当具有自由度了。

  但是凡事都有着破绽,尤其是修谱诺斯他仅仅只是一个屈居于哈迪斯之下的二级神,和死神塔纳托斯并列而已。并未用这种能力成为哈迪斯之上的存在,这便足以说明修谱诺斯的这一招存在着极大的限制性或者说他并不能对哈迪斯这样的存在使用。

  而纱织理论上也和哈迪斯一样,但是现在同样中招了,那么便说明这个限制并不是无法奏效,而是即使奏效了也难以限制住哈迪斯。

  这个世界的根本就是小宇宙这种力量,那么无法奏效的根本原因怎么想也应该是在小宇宙的区别上。那么纱织和哈迪斯的小宇宙的根本区别是什么?是攻击性,纱织的小宇宙至今没有表现出犹如强大的攻击性。

  纱织不擅长攻击,但是乐渊可以啊,他可是忍不住要拿双子神练练手了,他的这一身新的的神圣衣可不是用来看的。

  燃烧到无比高昂的小宇宙就这么在一瞬间迸发出了最大的出力,随后无数耀眼夺目的星光横扫了洲片的所有花海,整个极乐净土就像是遭受到了流星洗地一般,双眼所能看到的地方无一例外全都是一片狼藉的模样。极乐净土不复之前那人间乐土的模样,现在就像是大战之后的三流战场。

  不过如此的破坏也并非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在这一切全都被破坏之后,乐渊和纱织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陌生的人影。

  左边的一个额头上一个六芒星,身上穿着的冥衣黑色为底加上金色的部分,身后的装饰就像是雄性孔雀的羽毛显得格外的风|骚,这就是睡神修谱诺斯。

  右边的那个就有些冷酷了,冥衣一身都是预示着死亡的黑色,巨大的羽翅像是披风似的出现在他的身后,那一双眼睛充满了慑人的光芒,此人就是死神塔纳托斯。

  “真是粗鄙的人类,竟然将这众神的居所弄得如此的乌烟瘴气,果然是留你不得!”

  修谱诺斯挥了挥手,驱逐了身旁那根本吹不到他这里的灰尘,随后望向乐渊这个攻击发动者的眼神充满了恶意。

  “雅典娜哟,你竟然再度带着罪恶的人类来到这众神的过度,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根本不欢迎你吗?”

  塔纳托斯则像是看不见乐渊一般,对着身穿神圣衣的纱织呵斥道。

  “修谱诺斯,塔纳托斯!”纱织左手拿着神盾埃吉斯护着自己,右手则是将胜利女神权杖指着双子神道,“冥界还不放弃那邪恶的愿望吗?人类并非一无是处,根本不需要灭绝他们!”

  “能够觉得人类生死的只有哈迪斯大人,而你们也没有那个自个见到那位大人!”修谱诺斯突然脸色出现了凶相,同时毫无掩饰的杀意对准了乐渊以及纱织,“你们二人都将死在这片神的乐土,永恒的睡眠!”

  永恒的睡眠,这可不是说说而已。被这一招打中的人可就真的要陷入到永恒的睡眠之中,到时候那就算还有心跳也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在修谱诺斯发动攻击的瞬间,纱织一步跨出来到了将神盾埃吉斯护在了自己的深浅,挡下了修谱诺斯的绝招。连神圣衣都能够穿透的[以后的睡眠]却穿不纱织手上的神盾埃吉斯。

  而这时候,在修谱诺斯一旁的死神塔纳托斯双手合十黑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手掌心之中,黑暗能量不断汇聚,转瞬间便形成了一个比篮球更大的黑色能量球。

  恐怖天命,死神塔纳托斯的最终奥义,以高度凝聚的黑暗能量球以神速射出,就算是纱织手上有着神盾的守护,恐怕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也是措手不及。

  但是没等塔纳托斯将攻击抛出,一只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

  “你的对手是我!”

  全力爆发的乐渊可不是双子神眼中那不值一提的人类,而是弑神者,以神为猎物的猎人。

  脸蛋被乐渊一拳击中,塔纳托斯手上的黑暗能量球自然是消散了,但是这却被塔纳托斯视作是对于神的最大挑衅。

  “天马座,你真是太嚣张了,死亡才是你的归宿!”

  终于正脸看着乐渊的塔纳托斯,将死亡的力量汇聚于自己手中,他会被称之为死神不是没有原因的。右手的深渊恐惧汇聚了死之力,这就和给潘多拉的力量同出一源,只要被这一招打中那可就真的是即死攻击。

  “你才是最应该去死的那个!”

  认真?乐渊比谁都要更加认真,沙包大的拳头一拳接一拳糊脸上,直接将塔纳托斯打得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