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破灭!叹息之壁

  国之利器,不可示于人!一国尚且如此,但如果是一个世界的重宝又当如何?

  世界是公平,又是苛刻的。这一点放在乐渊的身上非常的公平,他能够在这个世界以短短10年不到的世间将自身的力量从一个随手可以撂倒的孩子,成长到现如今这样近乎于其进入这个世界前的巅|峰时期(A|级中位)。其中虽然有乐渊已经走过一遍,高度和其他人不同的关系存在,但是更多的却是这个世界给他开挂了。

  他自身对于小宇宙的亲和以及领悟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熟悉,那种熟悉就像是早已经使用了无数遍一般,而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也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他是怎么来的?

  当初第一次清醒之后便出现在了现代的日本,但是关于怎么出现在任务世界的过程却始终都不记得,想当初乐渊还回忆了无数次,偏偏那一段就像是被人掐掉了一般,根本记不清。

  而现在,乐渊的小宇宙境界已经无限接近于神的地步,因此也逐渐想起了那段被抹除的记忆。那段记忆非常的遥远而且漫长,乐渊从那段记忆之中感悟到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仿佛有什么人拎着他在各个时间点上不断的畅游。唯一带给他印象的除了与纱织相似又有些不同的,一张又一张带着女神气质的脸之外,那就是另一个胡子拉碴却又显得玩笑不恭中年男人。

  前者让乐渊感到亲切,那种亲切也是他面对纱织的时候会出现的感觉,仿佛见了无数次同样也相交无数次,早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悉老朋友;后者则是刚一回想出来,心中便莫名升起了无边的怒火,想要将对方的那张脸海扁无数次,然后踩扁的那种痛恨感觉。

  仅仅是这一点或许是乐渊遗忘过去的一部分,也是他在这个世界获得的超级外挂。但是对于他这个作弊者,限制也是无时无刻存在着。小世界本应该在他领悟第七感的时候便已经出现,但是乐渊直到现在依旧无法将他运用自如。别说是将里面的人带出来,就算是他iji进入都要掐着时间计算。

  而毫无疑问的,从小世界里面拿东西,那是越强大的物品限制越大同时副作用也就越大,甚至于想要将其发挥出来对于乐渊的要求也就越高。

  说到这里,乐渊想要动用的东西早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被视之为整个小世界信仰的轩辕剑。

  轩辕剑的金色光辉究极是不是阳光乐渊不敢打包票,但是用它来创造奇迹打破这令神明也会绝望的壁垒确实再好不过的手段,乐渊有利于相信以轩辕剑的爆发力量绝对不比十二名黄金圣斗士来的差。

  乐渊身上的那一套射手座黄金圣衣已经被他还了回去,在纱织接管了冥界之后,艾俄罗斯的灵魂已经被释放出来,作为射手座圣衣的真正主人,乐渊自然不会夺人之美。

  而乐渊现在甚至就算是圣斗士都不再是了,使用武器这一条可是会被视作是圣斗士的耻辱。不过现在也没有人会在理会这一条了。在乐渊准备破坏叹息之壁的时候,纱织已经对着白羊座的穆下达了她这个女神的最后命令。

  “无论这一次极乐净土之行成功与否,能否再度归来。从今日起,圣域的下一任教皇便是你!”

  圣域教皇的任命,这毫无疑问是一件大事情,而纱织选择了在众多黄金圣斗士的面前宣布它也是想要替穆扫平绝大多数的问题。

  虽然穆的实力并不是圣域最强者,但是以他的智慧以及性格能够在纱织离开之后很好的管理整个圣域。

  “雅典娜大人,还请让吾等跟随您!”

  摩羯座的修罗当即表态道,他可不是那种能够看着雅典娜去拼命,而他自救就在后方等待消息的人。

  “这些还是等你们拥有了神圣衣之后再说吧,我要开始动手了,全都退开!”

  乐渊抬起右手对着自己右方的虚空整个一探,属于乐渊的大半个右臂整个消失无踪,但是没有人赶到惊讶。其中包括加隆、撒加、沙加在内的不少人已经感受到了空间的气息,乐渊的那只手已经穿越了空间,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空间的另一端非常的陌生。既不是异次元也不是人界,更是和哈迪斯打开的超次元完全不同。

  当乐渊的右臂再度一点一点的出现时,乐渊的脸上已经变得无比的沉重。与此同时一直表现得相当轻松的乐渊竟然额头开始喂喂出汗,看样子体力似乎已经消耗不少的样子。

  光芒出现在了手臂全都出现正从未知空间将手掌伸出的乐渊那里,所有被那散发着人道光辉的金芒照射到之后唯一的感觉便是发自内心的憧憬。属于那道金色光辉的金芒是来自于人类对最美好未来发自内心的希望孕育而成,可以说是对绝望最好的反抗。而当乐渊的手完全从虚空伸出之后,金色的轩辕剑第一次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的人眼前。

  “好强的念力,一柄剑上的念力怎么会如此庞大,和它比起来我的念力就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珠……”作为念力战士的白羊座穆,也就是下一任教皇在看到这一柄剑后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念之剑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尤其是孕育了这么长时间后超越人类的想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啧……乐渊这家伙,究竟还隐藏了些神明……”阿鲁迪巴看着沐浴在金色光辉之中,宛如神之王的乐渊呢喃着。

  “还是小瞧他了!”×2,双子座的孪生兄弟望着乐渊只能发出如此感叹。

  “你,会守护雅典娜的吧……”和乐渊并肩战斗许久的艾欧里亚望着乐渊的背影,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佛也无法看透的男人,承担着人道光辉的你,能够走出什么样的一条道路……真是期待!”仿佛是为了看清楚轩辕剑,一直紧闭双眼的沙加在这一刻也是睁开了自己的眼见,他不忍见到世间疾苦选择了闭眼,而这一刻他从乐渊的身上看到了他一直追求的世界。

  “这才是真正的圣剑吧,多么璀璨而又充满希望的剑锋……”修炼了圣剑的修罗第一次赶到自叹不如,只觉得自己的圣剑或许这辈子也难以拥有如此的神圣光辉。

  …………

  所有的圣斗士都在看着乐渊,能够洞穿叹息之壁的力量真的存在吗?

  怀有这种疑问的圣斗士不在少数,但是作为乐渊伙伴的紫龙他们四个确实始终坚定不移地相信着乐渊能够创造奇迹。或许乐渊到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让他们也感觉到惊讶,但是这对于擅长创造奇迹的乐渊来说不应该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吗?

  而同样从未有过怀疑的还有纱织,虽然成为心中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纱织她却深深相信自己心底出现的那股无法言表的直觉:相信他,信任他,守护他,想念他,思念他还有支持他……

  从乐渊拿出轩辕剑到他高举这柄王道神剑,解放其最根本的力量只过去了不到3秒的时间。但是对于使用这柄剑的乐渊来说,这三秒确实度日如年。别看从拿件到举剑动作很简单,但是乐渊需要消耗的力量确实无法常人无法想像的。

  这就是世界带来的限制,在乐渊的小世界他从来都不需要受到如此限制,甚至于只要乐渊能够用领域暂时性地将叹息之壁拉到领域之中,那么都不需要面对如此消耗。

  但是可惜的是,叹息之壁的等级比起乐渊想象得更加高,以乐渊现在的领域甚至做不到将它拉入其中。

  不过就算没有领域又能怎么样?叹息之壁这种绝望的聚合体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恶的存在,对于轩辕剑来说不就是克制对象吗?

  “无念无想,万民一念,天地——一念斩”

  信念的凝聚,奇迹的集合,以及那比太阳更加璀璨的光辉。所有人虽然想要看清楚这一剑的存在,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看到,只是觉得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乐渊手上的剑已经消失无踪了。

  乐渊的攻击已经落幕,至于这一次的目标,叹息之墙依旧矗立在那里,难道说攻击失败了吗?

  所有人都在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刚刚的那一剑究竟在哪里出现了问题。力量无与伦比,就算是AE恐怕也难以与之匹敌,并且剑身上蕴含着的力量也毫无疑问克制着叹息之墙的存在。

  叮——

  乐渊将脚下的石子踢向了叹息之墙,那石子在轻轻撞击上叹息之墙后,原本那坚固无比的墙壁竟然寸寸裂开,自神话时代便没有被摧毁的叹息之壁在所有人的面前被粉碎,与此同时通往极乐净土的通道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走吧,纱织,最后的战斗还在等着我们!”

  当所有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本一身普通服饰的乐渊此时竟然已经穿上了一套不知名的圣衣。这套圣衣有着天马座圣衣的基础外形,但是却比起任何的圣衣更加的夸张,全部张开后足已超过三米的翅膀,还有身上那仿佛不断燃烧的黑色火焰纹路,一看就非凡品。

  这就是属于乐渊的神圣衣,虽然是由奥丁神圣衣改造而成的,但是在镶嵌了天马座的圣衣碎片核心之后经过诸位名匠之手,这一件圣衣由黑火经过反复锤炼在经过数个世界的联合工艺,早已经超越了当初的奥丁神圣衣,其名为路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