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背叛?火焰从未改变!

  灵魂层面的攻击轰然命中在哈迪斯的身上,虽然这并非乐渊的最大出力,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具备了极强针对性的攻击。对于“瞬”身体的伤害已经降到了最小,若是全力而为的话,恐怕就算是哈迪斯有心防御也难保不会真的让是“瞬”的身体死亡。

  乐渊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哈迪斯的身上,命中后的声音盖过了冥王宫内的所有人。引得其他的两组人马都不由停顿了下来,将目光投向冥王宫的正中央,那个能够决定这一场胜负的两人。

  虽然打在哈迪斯身上的是乐渊的拳头,但是如果不是乐渊压制,那么那一圈应该包裹着魔人虚影才对。只不过这一次的力量内敛于体内,使得非常显眼的魔人虚影并没有就此出现。这样隐蔽性提高了不少,但也变相的减少了这一招的威力。

  攻击命中的瞬间,灵魂冲击令占据了“瞬”身体的哈迪斯的灵魂体上本部分甚至在这一击之中被震出了体外,不过或许是乐渊的力量稍稍弱了一点,亦或者哈迪斯这个家伙太过于执着于“瞬”的身体,那被震出身体的半个哈迪斯并没有顺势完全脱离。

  “滚远点!”

  偷袭始终是偷袭,乐渊借着硬抗了一记攻击的代价尝试将哈迪斯的灵魂击出“瞬”的身体,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而这一击的失败意味着他再度暴露在了哈迪斯的攻击之中,从天而降的强大意念压倒在了乐渊的身上,顿时令乐渊有种背负大山前行的感觉,不能说寸步难行但是也是行动力降到了最低。

  而哈迪斯则是趁着压制乐渊的时间段,将自己那被击出体外的灵魂再度向着“瞬”的身体融合了过去。没有身体的灵魂就防御性来说弱了太多,哈迪斯可不愿意就这样暴露在乐渊的面前,那无异于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烈火上烹烤。

  哈迪斯在重回身体,而乐渊则是在突破加诸在他身上的重压。两人之间的战斗没有那种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但是一举一动都充斥着危险性。灵魂,终究是人类最难以接触的层面,物理破坏招数在场的人了解的不少,但是真正涉及到灵魂攻击的又有几个?一辉的凤凰幻魔拳勉强算一个,潘多拉也多多少少沾上一点边,但是真正能够将这一条道钻研进去的也只有乐渊以及哈迪斯二人。

  “破!”

  乐渊身上狂涌而出的小宇宙凝聚在一点瞬间突破,将那哈迪斯加在他身上的重压就此破去。而另一边的哈迪斯同样是争分夺秒,在短短3秒钟的时间里面就将自己的灵魂再度融合进了“瞬”的身体,同时还将他们二人之间的联系加深,乐渊想要再度将他轰出体外的难度顿时倍增。

  “果然是能够对波塞冬还有奥丁的灵魂出手的家伙吗!”哈迪斯的语气多了一丝的了然,仿佛从刚刚的攻击之中明悟了什么,“你的那种能力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竟然能够对身为神的我的灵魂产生影响,你果然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哈迪斯的这番话也算是认同了乐渊的实力,但是这番认同乐渊宁可不要。他来这里的第一目的是救出瞬,在这个基础上才是对哈迪斯的攻击,毕竟哈迪斯这种层次的敌人并不是他能够轻易对付得了的,甚至还需要纱织从旁协助才能够找到机会。

  “下一次,我要将你和瞬的灵魂分开,寄生虫!”

  乐渊的称呼令原本就对他不抱有好感的潘多拉更是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寄生虫?那可是他们冥界的主人,从神话时代便住在所有生命生死的冥王哈迪斯,怎么弄用“寄生虫”这种低劣的称呼来形容那位大人呢!虽然说哈迪斯占据别人身体的行为,的确和寄生虫有相似性,但是冥界的所有人都绝不会承认这个事实。

  “想要激怒我?那还真是低劣的手段,我已经牢牢和这具身体结合在了一起,除非是我自愿解除这种状态,不然谁也无法解除,你的那种能力能够不伤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灵魂吗?”

  哈迪斯不愧是冥界之王,一出手就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命脉。要么带着瞬的命一起死,要么就放弃将灵魂剥离的想法与之战斗。反正对哈迪斯而言,这属于瞬的身体就和衣服一样,坏了就换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就在乐渊与哈迪斯对峙的时候,另外两方的比拼也来到了某个重要时刻。

  潘多拉是收到神祝福的人类,她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便是当初解开死神和睡神封印后被赐予之物,她甚至能够借助这一件宝贝前往人类的禁地——极乐净土。

  项链的力量不仅仅是护送潘多拉前往极乐净土的通行证而已,更是寄宿了一部分死神和睡神的力量,他们平日里或许冰没有效果,但是在与艾欧里亚的战斗之中却令他吃足了苦头。生命力被死亡削减,战意被睡意所取代,这就是艾欧里亚面对潘多拉时所遭遇到的窘境,虽然潘多拉掌握的战技和经验比不了艾欧里亚,但是她却攻击力不足,防守有余。面对艾欧里亚的攻击顽强地僵持着,不后退、不放弃,硬是拖到了现在。

  而另一边的紫龙、冰河对战一辉的战场同样陷入了苦战之中。面对昔日的战友以及幼时的好友,无论是紫龙还是冰河都是钟情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便挥出自己的拳头,毫不留情地将对方杀死?因此从战斗开始,他们两人便是以守为攻,面对一辉那狂风暴雨的攻击二人只能够互相协助勉强防御。

  紫龙还有冰河处处留手,但是重生之后的一辉确实招招不留情面,每一拳每一脚均是带着浓浓的杀意,这种攻击若是战友自然是无比的放心,但是作为敌人确实很麻烦的一件事情。论实力,原本的紫龙、冰河还有一辉不相上下,小宇宙均已经到了七感巅|峰造极的地步,就算还没有领悟第八感却也相去不远了。

  这就是他们的天赋和境遇造就的实力,三人连同瞬甚至进步速度比起一般的黄金圣斗士更快,将来成为黄金圣斗士的接班人甚至有些顺理成章。但是现如今三人的实力有了变化,从死亡再度苏醒的一辉真正领悟了“第八感”,他已经超越了紫龙以及冰河。

  如果紫龙和冰河两人全力以赴共同构对战一辉,或许凭借他们二人的实力还不至于败得太过于容易,怎么也会将这个时间继续拖延下去,但是他们留手了……

  “庐山龙飞翔!”

  “钻石星辰拳!”

  紫龙还有冰河的联手攻击只想要将一辉的动作停下来,但是很明显两人还是太过于天真了。属于一辉的身体犹如幻影一般,从迎面冲击而来的青色巨|龙身上穿过,随后又像是无视了具有超低温的冻气,在距离二人不过5米的地方瞬间加速,身子化作了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

  “凤翼天翔!”

  一辉的声音从紫龙以及冰河的身后传来,那巨大的火焰凤凰就这么穿过了二人的身体,一瞬间炙热的凤凰黑火笼罩了两人,属于两人的凄厉惨叫再度响彻了整个冥王宫内。

  而现身的一辉手上已经多出了一件物品,那正是之前乐渊扔给紫龙保管的小包,在一辉对紫龙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一并拿走了。

  “多么美|妙的声音,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与乐渊对峙的哈迪斯在听到紫龙以及冰河的惨叫之后笑了,笑的时候是那么的高兴,“倒了现在你还觉得自己能够赢吗?放弃吧,你的同伴可是已经先你一步,已经死了哦!”

  一辉带着包裹回到了哈迪斯的身旁,那冷酷的样子就像是刚刚杀死冰河以及紫龙的并不是他一般。

  “笑吧,尽管去笑吧,所谓的神明!”乐渊冷眼望着哈迪斯,那样子就像是死不认输的狂人,“你能够笑的时候也只有现在了,你将会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

  “人类依旧是这么的无知吗?”哈迪斯将头看相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一辉,同样也看懂啊了他手上的小包,“那是什么?天暴星的战士,一辉!”

  “这是那两名圣斗士携带的东西,看起来对他们很重要!!”

  “重要?那么就赏给你吧,怎么说那也是你曾经的伙伴,不是吗?”

  哈迪斯一副大度的样子,随后再度转过头看向了乐渊以及潘多拉那边的战场。而一辉点点头打开那个包裹,那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瓷瓶上还用特殊的符文贴着封口。

  “咔嗤——”

  “砰——”

  两道声音有近乎在同一时刻想起,那个特殊的瓷瓶被一辉就这命捏碎,而在同一时刻一辉用那只捏碎了瓷瓶的手,化作手刀刺进了哈迪斯的身体,作为天暴星的贝努鸟一辉就这么叛变了?

  “你,你手上的这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冥斗士背叛的哈迪斯先是愤怒,随后便是恐惧,一辉的手上有着他恐惧的事物。

  面对哈迪斯的怒视,一辉的脸上并没出现羞愧,他有的仅仅是愤怒。

  只见在一辉身上缠|绕的属于贝努鸟的黑色火焰正在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凤凰座的赤金色火焰,那种高傲、耀眼的颜色再度回到了一辉的身上,而属于冥斗士的死气以及暴戾则是消散无踪。

  一辉这是再度变为了圣斗士,这一幕令潘多拉看得简直不敢相信。

  “将我的弟弟瞬,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