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 第七狱,狮子咆哮

  进入地狱的远征小队在度过了三途川之后,一路闯过了第一狱、第二狱、第三狱……虽然这些地方原本守护冥斗士已经被乐渊击杀,但是由于这里责任重大,因此早已经派了顶替他们职责的冥斗士前来维持冥界的秩序。

  虽然圣域和冥界算是此仇不同戴天的双方,千万年来一直处于对立之中,但是不得不说冥界的存在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就乐渊他们所看到的内容来说,由冥斗士们做成的冥界正在按照一定的规则管理着死亡的世界,对于亡魂正以比较客观公正的态度审判着他们。

  虽然其中的审判不乏有失客观,就比方说对待死去的圣斗士这一点上,在冥界几乎无一例外全都将圣斗士判处了犹如无期徒刑外加永世折磨的审判。

  在冥界不存在死亡这个概念,你就在在这里将某个人的灵魂彻底“杀死”,却也仅仅是将灵魂这一世的存在抹杀了而已,换句话说他的根本并未被杀死。

  而借着被抹杀的机会,那个人便已经脱离了冥界冥斗士的审判,自行轮回去了。只不过以这种方式轮回,究竟在下一世会成为什么就有待商榷了,随机性实在是太大。

  或许在一开始乐渊他们还没有注意到,但是随着不断的深入,乐渊他们已经发现了现如今的冥斗士似乎已经全都活跃了起来,他们的入侵似乎在这群冥斗士眼中已经不再是个秘密。

  被发现了?又是怎么发现的?

  乐渊他们进入冥界的时候可以说是鸡犬不留,冥斗士们别说是发现他们的踪迹了,恐怕连影子都别想看到。

  能够避开的战斗无一例外全都避开了,能够秒掉的敌人绝对不会让他透露半个字眼,能够留下来的敌人绝对不给对方可逃之机……

  这就是乐渊一行无人进入冥界之后的战斗方法,最适合潜入也是最不可能被发现的潜入方法,但是现在貌似他们还没有出现问题便已经暴露了。

  也正是因为潜入已经暴露的关系,乐渊他们想要继续这么悄无声息的继续前进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好在乐渊等人已经闯到了第七狱的十之壕。

  为了能够前往下一个区域,挡在他们面前的冥斗士已经是避无可避。

  天退星,有着“玄武”之称的格雷高。他的身材那是高大无比,一看就是一个硬汉的角色。而天退星的冥衣更是号称凌驾于众多冥衣之上,有着超越黄金圣衣的硬度。

  天究星,有着“纳苏”之称的维罗妮卡,其特殊性在于他是受到死神赐予的力量,虽然并非三巨头却拥有了死神的力量以及不死之身,这令他在冥界的身份显得有些超然。

  “哈哈哈……区区圣斗士,就让我这冥界最硬的冥衣拥有者天退星格雷高来会会你们!”

  格雷高的手臂那是肌肉鼓鼓,看起来就像是人肉巨钳一般,当他向着最前方的狮子座艾欧里亚冲过来的时候,眼中似乎已经看到了艾欧里亚在他的握力之下被扭断脖子的一幕。

  而这一幕仅仅是格雷高自己的想象而已,无论是乐渊他们几个还是艾欧里亚自己都并不觉得眼前的家伙能够拥有击败他的力量。

  面对冲刺过来的格雷高,艾欧里亚仅仅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拳。拳头上在瞬间散发出金色的光芒,这光芒犹如正午的太阳,在一瞬间笼罩在了天退星格雷高的身上。

  “哼哼哈哈哈……”在艾欧里亚的攻击之后,格雷高已经冲出了等离子光速拳的攻击,几步已经站到了艾欧里亚的身前抬起双手欲要发动攻击了,“你的攻击根本不痛不痒,在格雷高大爷的攻击下颤抖吧……”

  而被格雷高挡住前进之路的艾欧里亚面对向自己袭来的双手,那是表现得像是傻了一般根本就不躲不闪。

  就在格雷高心中默默心想着所谓的黄金圣斗士也被他吓得不敢动弹的时候,他那就要发动攻击的双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之中。

  “怎么……会这样?”格雷高只觉得自己全身原本应该没有不妥的身体竟然寸寸剧痛,就像是全身上下都被碾碎了一般,“你……”

  “神明最硬的冥衣,根本就不值一提!狮子的獠牙早已经将你撕碎,真是愚蠢的猎物,连被杀都反应这么迟钝,你太弱了……”

  随着艾欧里亚的声音,格雷高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只见他那引以为傲的冥衣此时此刻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随着他的动作原本还保持完好的冥衣已经开始了粉碎。

  他的冥衣早就在艾欧里亚的等离子光速拳的攻击之中被摧毁了,艾欧里亚从来就没有留过手,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格雷高与他的实力差距如此悬殊。

  嘭——

  全身被粉碎的格雷高就这么仰面倒在了地上,他的存在仿佛根本不值一提。不但是乐渊这方对于阻路的他不再多看一眼,就算是作为和他同一阵营的维罗妮卡同样是一副懒得看他的样子。

  “如何,你的同伴已经被杀死,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我们只想要前进而已!”

  乐渊等人已经暴露,因此就算是放走了眼前的天究星维罗妮卡也已经无所谓了,和战斗相比能够轻松过关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而维罗妮卡会是这么容易说话的人吗?先不说他拥有无可比拟的不死之身,这让他在冥斗士之中显得格外的傲然,就说他是死神的仆人便觉得了他绝不可能像圣斗士投降。

  却见那维罗妮卡双手交叉在头顶,下一秒一股完全异样的小宇宙自听到双手之间向着周围散开。

  维罗妮卡已经出招了,深深明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的艾欧里亚他们当即就想要动手,但是不等他们激活自己的小宇宙发动攻击,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化了起来。

  乐渊他们五个人在一瞬间被分散,而他们周围也从原来的荒原变成了死亡森林。

  埋葬堡垒,这就是维罗妮卡的得意招式,能够将周围化作由他自由操控的死亡森林,森林之中布满了能够夺人性命的东西。

  幻觉、陷阱、魔兽……在这死亡森林之中能够造成死亡的东西不胜枚举,而他维罗妮卡自然就是其中最大的杀手。

  “我先看看那个黄金圣斗士吧,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男人嘛……”

  维罗妮卡的身体就这么缓缓融入地下与森林融合,然后在死亡森林之中以近乎光的速度畅游着。

  艾欧里亚,他的面前是一个沼泽,而他停下脚步的根本原因在于,在沼泽之中竟然出现了他的哥哥艾俄洛斯的身影。

  兄弟重逢本应该是好事,但是在他心目之中原本应该是英雄的哥哥此时竟然穿着射手座模样的冥衣,化身为了他的敌人与之交战。

  “兄弟相残?还真是一出不错的戏码,也不知道这位黄金圣斗士能够支撑多久呢?”

  与此同时在死亡森林的其他地方,紫龙被无数的死者包围着,他面对的是从死亡森林的大地之中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死者。

  冰河则是被连山石都能够吞噬的苍蝇袭击,这些小东西原本就惹人讨厌,现在多了这么强的吞噬性更是无数人的噩梦,就算以冻气进行反击,效果似乎也不怎么好。

  而在一辉眼前的则是大得像是打了超级激素一般的蜈蚣,这武功足足像是一辆超大型的火车,在森林之中横冲直撞,不但对于攻击有着极强的防御能力,他的冲击力量同样不容小觑。

  而当维罗妮卡观察着最后一人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原本应该围攻乐渊的腐尸鸟群此刻已经无一例外全都落回到了树枝上,就这么对着乐渊观看,丝毫看不出发动攻击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情况,察觉到情况有异的维罗妮卡在瞬间已经站到了乐渊的身前。

  “不穿圣衣的圣斗士,为什么不穿上圣衣,难道你没有吗?”

  维罗妮卡就这么望着乐渊道,要说五个人之中谁最显眼,那么除了穿着黄金圣衣的艾欧里亚之外,就要属唯一一个穿着便服没有穿圣衣的乐渊。

  “圣衣?你还没有那个资格看见它!死——”

  虽然没有圣衣,但是乐渊的拳头却比光更快,领域加速在乐渊的小宇宙已经无限接近第九感“众神意志”的时候让他甚至能够以非神之身完成连神都做不到的攻击。

  乐渊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算什么。

  第八感?很明显乐渊的境界超越了第八感,小宇宙中88星图圆满,战斗力完爆第八感的沙加几条街不止。

  第九感?又很明显不对劲,和真正的第九感有着一些差别,虽然就战斗力来说已经很接近了,但终归并不是。

  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境界下,乐渊有那个自信战胜任何非神以外的敌人,就算是获得了死神赐予的不死之身的维罗妮卡同样是一个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