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最终圣战,远征军现

  时间在忙碌的人眼中那是转瞬即逝,而之前吵着要去冥界就自己弟弟的一辉同样在睡过一觉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当然他的冷静也是被逼出来的,乐渊在他醒来之后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先是和他说明了一下瞬现在的情况还死不了,或者说现阶段在冥王宫内的瞬的身体才是所有人中最安全的,他根本无需担心在圣战中的危险。

  不过一辉自然不是这么容易被说服的人,无论怎么说都无法掩饰现在处在危险之中的是他最宝贵的弟弟。

  因此接下来就到了以理服人的阶段,而属于乐渊他们的理正是“动”手动出来的。已经在一年之中领悟了第七感的一辉,在一般圣斗士的眼中也能够算是传说了,毕竟第七感这么高档的力量可是稀罕货。

  而一辉在这一年来可以说是苦行僧式的修行,自认就算是对抗乐渊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乐渊不管再这么厉害,第八感也是无法直接增加战斗力的。

  但是两人之间的战斗结果却出人意料,一辉甚至无法接住乐渊一招。甚至于就是乐渊放任一辉随便出招,都没有办法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想要救出瞬,就意味着你要面对比我更加可怕的敌人,在你没有那个实力之前,给我忍耐,不然的话瞬可就要失去他的哥哥了!”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令一辉像是被超低温的冰水浇灌全身,那一瞬间他彻底清醒了过来,再也没有像乐渊他们吵着要去救瞬,而是像疯子一般投入到了训练之中。

  就这样在接近两个月的时候,就在所有人还以为和平的日子还要在持续几天的夜晚之中,来自于冥界的突袭打破了圣域的宁静。

  大量“地”字辈的冥斗士夜袭圣域,甚至于在被发觉之前已经有人突破至了金牛宫。

  地主攻,天主守。这一次进入圣域的冥斗士无一例外都是地开头的冥斗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冥斗士就比天字开头的冥斗士差,只能说各有千秋。

  而这群入侵者之中最强的就要属地妖星巴比隆,能根据对手的强大程度可以无限进化自己的身体,同样也是一个念力高手,在冥界之中甚至传说能够媲美三巨头中的拉达曼迪斯。

  不过阻止这些入侵者的工作并不需要乐渊担心,或者说属于他的人现在才刚刚开始。在冥王军入侵的同时,他已经和紫龙等人来到了巨蟹宫中,迪斯马斯克早就已经等待着他们。

  乐渊、紫龙、一辉、冰河以及狮子座的艾欧里亚五人,他们五个论实力没有一个低于第七感的,再加上除了乐渊之外的四人身上的圣衣全都抹上了纱织的鲜血,获得了暂时性的加护,让他们能够无视哈迪斯的结界。

  不仅仅是纱织这么做了,另一边进攻圣域的冥斗士同样是因为得到了哈迪斯的加护才能够实力不减地进攻圣域。

  迪斯马斯克作为长期监视冥界的人,他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条能够入侵冥界的落脚点。

  积尸气冥界波发动,并未反抗的乐渊等人随着迪斯马斯克的力量就这么被转移到了冥界之中。

  当乐渊他们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行五人已经来到了黄泉比良坡的边缘,距离冥界大门已经不远了。

  而迪斯马斯克选的地方也是非常巧妙,就在一处悬崖的下的岩洞之中,这里如果不是碰巧发现的话,从悬崖上根本看不见这个地方。

  乐渊他们没有就这么离开岩洞,而是由艾欧里亚对着其他人尤其是一辉重申了一遍。

  “记住了,我们这一次的任务绝对不是漫无目的的在冥界乱闯,所以要记住我们这一次的任务!”

  艾欧里亚可谓是认真异常,不过这也容不得他不这么认真。这里毕竟是冥界,敌方的大本营,面对的是他们十倍、百倍的敌人,就算是真正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的并不多,但是一旦陷入包围便意味着他们拯救计划失败。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前往冥界的最核心冥王宫!在冥界我们没有支援,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我们自己,所以再确定一次路线!”

  乐渊顺势将他记忆画出来的路线图摆在了其他人的面前,同时用尽量简洁的话语像其他人解释了一遍。

  不过乐渊的认知终究是有限的,一年后的现在冥界有怎么样的变化,而最关键的地方那就是第八狱之后他并不清楚,还需要他们自行探查。

  时隔一年多的时间,当乐渊再度踏入冥界大门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孤身潜入,他也算是有了能够依靠的伙伴。

  或许是因为圣战打响的缘故,虽然绝大多数的地字魔星被派了出去,但是整个冥界并没有因此而显得破绽百出,这守备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的严密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存在也仅仅是圣域杂兵的等级,在乐渊等人有心的隐藏之下根本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一路潜行过来,一行人虽然比起全力狂奔来得慢,但是因为没有遭遇战斗的关系,仅仅是10多分钟便已经穿过了地狱门的所在向着三途川进发了。

  冥河的摆渡人天间星卡隆已经被乐渊杀死,而这命核的摆渡人同样换掉了人。

  “圣斗士?竟然主动出现在了冥界,果然是一群胆大包天的家伙!”

  替天间星船夫卡隆成为摆渡人的是天伤星的费多尔,他作为冥斗士的一员可是有着“曼陀罗”的称号。作为植物之中被视为邪恶存在的曼陀罗,用来形容一个冥斗士,自然是因为他的力量和曼陀罗有着极大的相似性。

  “致命曼陀罗!”

  几乎是在费多尔看到了前来这里搭船的乐渊等人的时候,他便已经发动了自己最强也是最难以防御的攻击,冥衣左胸的妖面发出了强烈的震荡波,这股声波直击对方的大脑。

  被这攻击命中的人会渐渐失去知觉,其状态就和中了曼陀罗的毒素一般,而由于这招难以防御,使得第一次面对这一招的人往往会吃大亏。

  “哈哈哈……我要将你们这些家伙的脑袋震成肉酱!”费多尔看着眼前的“乐渊”等人那是笑得格外痛快,没想到替卡隆收拾烂摊子的自己也能捡到这种好处,“杀了这些圣斗士,我也能够得到潘多拉大人的嘉奖了,哈哈哈……”

  只不过很快费多尔便发现,虽然自己发动了攻击但是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乐渊等人已经消失无踪,他的四周再度变得寂静无比,随之原本死寂的三途川像是沸腾了一般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响。

  “这……这是怎么回事?”就在费多尔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名合之众爬出了无数的腐尸,他们在短时间内便已经将费多尔团团包围,其中一只更是已经攀上了他的大腿,“你,你是前几天被我丢下三途川的倒霉鬼?”

  惊叫着的费多尔立马挥拳打向眼前的腐蚀,他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是天伤星的冥斗士,就算怨灵作怪那又如何,他的BOSS可是冥界的老大。

  抱着这种念头开始反击的费多尔很快发现,明明能够将腐尸打成碎片甚至渣的拳头,此时却变得如此的无力,无论攻击多少次都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很快便被腐尸海笼罩的费多尔便发现自己甚至连抬起拳头的力量都没有了,一只以前没他认为是倒霉蛋的家伙此时已经扼住了他的喉咙。

  咔嚓——

  堂堂的一名冥斗士就这么被掰断了脖子,眼睛瞪得老大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费多尔的使徒就这么被一辉单手提着,这个家伙自始自终都没能给发出任何的攻击,早在他发现乐渊等人之前,一辉已经摸到了他的身旁,一招凤凰幻魔拳摧毁了他的神经中枢。

  费多尔看到的腐尸全都是他自己脑海形成的幻象而已,从攻击到之后与腐尸的对战全都没有发生过,真正的费多尔从他中招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停止了动作。

  “干得不赖,一辉!”乐渊从他的手上接过了费多尔的尸体随后向着三途川何种扔了出去,“以最小的动静解决敌人,恐怕也就只有你的魔拳是最合适的解决之道,我们继续前进吧!”

  一行人就这么挑上了小船向着三途川的对岸驶去。

  就在乐渊等人开始行动的时候,圣域此刻已经彻底打开了,面对与数倍于自己玩起群殴的冥斗士,圣域的黄金圣斗士这边也不玩虚的,直接带着青铜白银和他们火拼了起来。

  冥王宫内,换上了冥衣的“瞬”脸上没有了过去的纯真,有的只是犹如彻骨严冬的冷漠。

  “有老鼠闯进来了,拉达曼迪斯、艾亚哥斯、米诺斯,你们三个带人去料理了他们!”

  哈迪斯,这就是现如今的“瞬”拥有的身份,所谓的冥界三巨头在他眼中就是能够随意驱使的仆人。

  “是!哈迪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