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目标,瞬!

  海界与圣域的大战又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被俘虏的海界海斗士已经全数被释放,但是他们无一例外均已经中了雅典娜的封印。

  若是海界的人继续和圣域较劲,那么他们身上的封印将会让他们的实力变得和个无害的小猫咪一般,只能够任人宰割。

  至于已经痊愈的朱利安,虽然苏醒了过来却已经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记忆,而当他离开的时候身边陪伴的只有一个海魔女苏兰特。

  或许苏兰特还希望能够通过他的照顾,重新唤醒波塞冬的灵魂。但是他的这种想法终究只能会是一个梦而已,封印波塞冬的雅典娜之壶落在乐渊的手中,就注定了波塞冬别想有个好下场。

  除去了海界这个大患,现如今的圣域再度只剩下唯一的也是最强的敌人——冥界。不过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冥界那边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一次甚至于连远在庐山的童虎都归来了。

  圣域力量的紧缩是为了应对随时可能来袭的冥斗士,这种时候还在外面游荡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寻找依旧在外修炼的哥哥,瞬在这种时候选择了外出寻找。

  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乐渊甚至还在因为料理波塞冬的灵魂而闭关之中,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出去找人的瞬就这么失踪了。

  瞬的失踪还是在一辉归来之后才被发现的,在现在这种时刻,所有人都在为冥界的事情而戒备着,谁会费力关注一个青铜圣斗士的生死呢?

  因此在一辉归来后,还是根据纱织的感应这才最终确定了瞬的踪迹。

  “冥界!”感悟到了瞬所在位置的纱织猛地睁开眼睛,与此同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望着一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我感受到了瞬的所在,但是他的状态并不好!”

  “瞬!他怎么会出现在冥界?难道说他已经被冥斗士偷袭,所以才……”一辉已经无法想象发生在瞬身上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幕,就算瞬的实力不弱,但是如果被针对的话现在似乎也凶多吉少,“纱织小姐,还请你告诉我!”

  一般人听到坠落冥界,恐怕早已经失去了希望。但是一辉却至今保留着一丝期待,他依旧希望从纱织的口中得到瞬还活着的消息。

  而纱织则是摇了摇头,脸上皱着的眉头至今还未散开:“瞬还活着,但是他的状态不对劲,似乎有一股异样的小宇宙占据了他的身体,令他自身的小宇宙都受到了压制!”

  “谁?究竟是谁这么做!”

  听到自己弟弟的身体竟然被人占据,一辉的怒火已经压制不住了,脚下的地面窜出无数的火苗,那样子就像是择人而噬的凶兽。

  “是哈迪斯吧,也只有他会需要瞬的身体!”一道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正是刚刚从闭关之中出来的乐渊,他刚刚消化了与朱利安融合部分的波塞冬的灵魂,谁曾想刚一出关就遇到这种事情,“哈迪斯的习惯之一,他非常珍惜自己的本体,因此每次圣战的时候都是将灵魂凭依在最纯洁的一个人的身上,而他这一次恐怕选中了瞬……”

  似乎是因为乐渊的解释起了作用,原本还皱着眉头的纱织渐渐舒展开,随后一双眼睛猛地瞪大像是想起了什么。

  先不管一旁还在思考的纱织,一辉似乎有些坐不住了。

  哈迪斯战局了瞬的身体?那还了得,干他丫的!

  专业弟控的愤怒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就算对手是冥王哈迪斯,是神又能怎么样!只要惹到了他一辉的弟弟,那么就算是神也杀给你看!

  一辉失去了平常心,但是在他一旁的紫龙还有冰河却没有,两人连忙拉住了一副要去冥界救回瞬的一辉,分别出声劝诫着一辉要冷静下来。

  而对于这种事情,纱织从思绪之中退出后,对着身旁的米罗道:“通知所有的人严守自己的岗位,谨防冥界的偷袭,还有一辉你要冷静下来,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那是我弟弟!你若是不想为他冒险,我自己一个人想办法!”

  事关瞬的安慰,就算是一辉这个外表酷酷的家伙此时也像是变得和不可理喻的泼妇一般,面对纱织依旧没有好言语。

  纱织却比一辉更加冷静,在一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仅仅是这几步接近一辉的手段便足以令乐渊刮目相看。

  或许因为接近的人是纱织的关系,无路时作为主角的一辉,还是一旁在劝说的冰河以紫龙都没有重视纱织的动作,更没细想纱织她究竟是如何靠近的。

  而在一辉反应过来之前,来自于纱织的动作已经作用在了他的身上。一辉只见到一根食指点在了自己的额头,随后强烈无比的睡意就这样席卷了一辉的脑海,短短的一秒之中一辉就这样倒向了一旁的紫龙身上。

  “他累了,带他先去休息吧,紫龙!”纱织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无奈,那眼眸中带着的倦态可不是说说而已,“乐渊,陪我走一走吧,关于瞬的问题我想和你谈一谈!”

  雅典娜寝宫旁的花园之中,这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达到的地方,而在这里也是纱织难得能够解放自我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她不再是那个人前的雅典娜女神,她就是她自己,一个快要18岁的女生城户纱织。

  一起坐在花丛之中的乐渊也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就在这是原本还坐在那里摆弄着花朵的纱织颓然将脑袋靠在了乐渊的肩上,伴随着纱织的呼吸,她那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不好奇吗?我为什么不让一辉去救瞬,而且更没有采取其他行动,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会吗?当然不会!

  不管怎么说,纱织和瞬之间也算是极为亲密的朋友,甚至于纱织都将瞬当成是闺蜜了,谁让瞬长相还有性格那么像一个女孩子。

  这样的情况下再加上纱织那绝对称得上是心软的性格,乐渊有理由相信这绝对是因为纱织有着绝对的理由,这才会做出现在这样的决定。

  “嗯嗯~~”乐渊摇了摇头,随后眺望像远方,用肯定以及十足信任的语气道,“我不需要怀疑,纱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非常清楚,我直到你从来都不想要抛弃任何人,所以我绝不会去怀疑你!”

  纱织的性格是怎么用从她小时候就能够看出来,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性格这一点同样没变。

  “那么,你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我展现过你的真心?你究竟是如何看待我的,乐渊!”

  这一刻纱织的语气一变,整个人的气质都产生了一丝变化,和之前的那种稚嫩比起来,略带一些沧桑,这是见证了无数伤痛之后才会拥有的一种气质。

  “纱织?不对,难道是雅典娜?”

  看着这个已经变得不同的纱织,乐渊猜测着,但是却依然不觉得自己猜对了。眼前对着自己说话道人虽然已经和纱织不同,却也绝不是那真正的雅典娜。

  似乎是对于乐渊的提问产生了反应,纱织摇了摇头随后原本严肃的脸色放缓下来,又变回了现在的她。

  “对不起……我之前似乎响起了很久以前的记忆,所有变得有些不像我了,过一会儿就好了!”

  纱织的那种模样是经历了人格融合之后的不良反应,这种融合会在不经意间随着小宇宙的觉醒将某一世的记忆融入到自我之中。

  随着纱织重新平静下来,她也开始有条不紊地说出了她之前感觉到的情况。

  首先瞬作为长时间在圣域陪伴纱织的人,纱织自然也是对他不薄,不但将包含了雅典娜小宇宙的一个花环送给了瞬,更是在日常的修炼之中时常接受雅典娜力量的增幅。

  在这种情况下,瞬的身体虽然成为了最适合哈迪斯夺取的存在,但是哈迪斯在压制住顺的灵魂后,想要迅速吞噬瞬却是无能为力。

  哈迪斯再强大,说到底还是和雅典娜一样是同一级别的主神,更何况出现的哈迪斯只有灵魂而已,异地作战想要压到雅典娜并不容易。

  按照纱织对于她留下的花环力量来看,瞬最起码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期间恐怕也是双方的最后停战期,一旦瞬被哈迪斯完全掌控,那么便是圣域与冥界进行决战的时候。

  现如今的圣域,自行掌握了第八感的只有三人:乐渊、沙加以及修罗。

  而刚刚接管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加隆虽然天赋极佳,同时在第七感上也是颇有建树,但是也仅仅是摸到一点第八感的门槛,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

  在这种情况下,真正能够参与到反击冥界这个任务中的人并不多。

  时间,圣域还是缺少时间,只要有更多人领悟了第八感,那么攻入冥界夺回瞬的可能才会变得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