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善作者死,送上门的海皇大餐

  闯入圣域核心掳走雅典娜,这别说是现在了,就算是放在千万年以前的神话时代恐怕也没有哪一个人会产生如此疯狂的想法。

  毕竟在千万年之前的圣域只会比现在的圣域更加坚不可摧,那时候的雅典娜可是真正的神而不是现在必须借助人间体才能出现在世间的形态。

  而在那一种形态下,雅典娜可就不是现在纱织这种顶多只具备了小宇宙却未曾受过训练的奶妈角色,而是真正能够自己上场战斗的战士。

  对于波塞冬来说,现在的这一种尝试也算是抓住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的觉醒和纱织这种渐入式的觉醒不同,可以说简单而粗暴,觉醒的瞬间便已经将人间体朱利安的的人格搞定了一半。

  纱织由于是渐入式的觉醒,因此直到现在实力和作为雅典娜的力量也未达到巅峰,但是作为纱织的个体随着雅典娜的觉醒并不会丧失自我完全摒弃作为人的部分纱织的人格。

  因此每一代的雅典娜虽说是雅典娜的转世,但是都能够当作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她们在死亡之后会融入到真正的雅典娜之中,而最终究竟是转世成全了雅典娜,还是雅典娜成全了某一代的转世那就真的要看天命了。

  波塞冬的觉醒可就没有那么的好心了,每一次的觉醒都是以最初的波塞冬为主,以最初波塞冬的意志去强势改变人间体。因此就算是千百年过去了,波塞冬对于人类的看法依旧没有改变,想要用洪水清洗整个世界也正是因为如此。

  身穿海皇鳞衣的波塞冬右手执掌海神三叉戟,比起另一边依旧根本还是普通装扮,只拿着胜利女神权杖的纱织那是武装到了全身。

  恐怕只有真正穿上了女神圣衣的纱织才能够抵挡得住这种状态下的波塞冬。

  而纱织还没有动手,作为其护卫的瞬便已经第一时间冲了出来,随后仙女座圣衣的锁链瞬间甩出,那犹如活着的长蛇一般灵活的锁链在短短一刹那之间将波塞冬整个包围。

  “星云锁链·巨大捕获!”

  伴随着瞬体内的小宇宙在瞬间激发至接近第七感,他身旁的锁链仿佛真的孕育着一个星河一般,无数的星光在这一刻顺着锁链将锁链阵之中的波塞冬笼罩。

  “人类……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面对瞬的攻击,波塞冬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下,瞬那在小宇宙加持下足以威胁黄金圣斗士的攻击此时此刻竟然在接近波塞冬一米的地方就这么凭空被粉碎了。

  这就是神的小宇宙,仅仅是意念便足以对抗来自于圣斗士的全力攻击。而星云锁链被摧毁仅仅是令瞬感觉到不妙,他不可能就这么退下,他的身后可是整个圣域的心脏——雅典娜。

  “给我,停下!”

  锁链的攻击被摧毁之后,瞬在这一刻挥出了他的拳头,而在波塞冬的感觉之中,只感觉一股以小宇宙形成的旋风正在使徒阻止他的行动。

  不过对于波塞冬而言,这样的拳风形成的攻击甚至比不上刚刚的星云锁链,就在他抬起手中的海神三叉戟要一次性解决瞬的时候,属于瞬的真正攻击出现了。

  由于波塞冬没有停止行动,之前拳风形成的星云气流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而在瞬的意志之下变为了仙女座的最强奥义星云风暴。

  不过仅仅如此的话瞬并不觉得能够对付得了传说中的海皇波塞冬,因此星云风暴攻击到瞬间,他手中的锁链再度发动了攻击,手上的锁链带着紫色的闪电,一招丝毫不比星云风暴弱的绝招雷鸣波浪随着锁链缠上了波塞冬而发动了联合攻击。

  风与电的联合攻击,这一击是将小宇宙激发至第七感的瞬所能够发出的最强攻击,做出这一切的瞬现在只希望黄金圣斗士们能够尽快赶过来。

  而瞬的期望注定要落空的,虽然说波塞冬的确自大,但却并非有勇无谋的傻子。早在之前来见纱织的时候,他便已经令他麾下的海将军以及一般的海斗士进入圣域进行突袭。

  众多的圣斗士现在可是不得不和这些家伙纠缠,至于这波塞冬和纱织之间的对决反倒是派不出人手。

  嘭——

  巨大的冲击在瞬间将缠绕在波塞冬身上的攻击全数震散,而攻击的余波更是无比准确地反击在了瞬的身上。

  圣衣破碎,鲜血横飞,瞬在被波塞冬的攻击击中的瞬间身体只觉得一阵酥麻,随后像是被无数锋利的刀片切割了一般,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失去了抵抗之力。

  “风还有雷电本就是我的力量,凭借这也想要伤到我?真是不自量力!”

  当包裹着波塞冬的攻击散去之后,只见他的身上非但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甚至于连发型都没有乱掉,整个就像是完全不受影响一般。

  失去了瞬这个最后的护卫,纱织身旁已经空无一人。此时此刻的波塞冬可谓是完全不着急,应为他感受到的最近的一个黄金圣斗士距离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看得出他的海将军们此时非常的努力。

  不过就在波塞冬来到距离纱织只剩下不到一米的距离时,纱织这位执掌了圣域一年的女神可不是全然没有进步,最起码的一点战斗方法还是具备了的。

  只见纱织的右手紧握住金色的胜利女神权杖,顺着弧形轨道将带着她小宇宙力量的胜利女神权杖就这么顺势划下。

  胜利女神权杖,全长约有1.6米做哟,杖身黑色,而杖头则是一直金色的飞鸟,飞鸟的翅膀向上张开,整只金鸟组成了一个联建到一起的月牙。

  胜利女神权杖是雅典娜的专用武器,论其威力或许不在海神三叉戟以及冥王神剑之下,因此当这样的武器被纱织划下的时候,就算是身穿海神鳞衣的波塞冬也不敢拿自己的鳞衣来试一试其威力。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这教皇殿前的空地响起,巨大的冲击令重建好没过多久的教皇殿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啧……没用的,雅典娜!”一击之后稳稳接住了纱织攻击的波塞冬,不但没有因为那强悍的攻击后退半步,甚至于连一丝受伤的痕迹都没有,“你,注定是属于我的!”

  波塞冬可不想要令他看上的人受到伤,因此选择了最暴力也是最稳妥的方式,以超越纱织的强大小宇宙对其进行镇压。

  波塞冬为了能够镇压住纱织,不得不将全部的精神放在纱织的身上,这里并非大海,波塞冬的力量并不能够发出全部的力量,一次虽然超越了纱织却无法真正干净利落地完成镇压。

  时间以及精力被支开,这恰恰就是最好的机会。

  嗤——

  一声兵器穿过护甲入肉的声音传入了波塞冬以及纱织的耳中。

  波塞冬愕然地看着自己的胸口,一个金色的枪头穿过了他的心脏就这么从后背整个将他刺穿,他的力量,他的小宇宙乃至于他最为引以为傲的鳞衣都无法带给他十足的心安。

  “怎么可能!?”

  波塞冬怎么样不能相信,竟然会有武器如此轻易地穿透他的鳞衣并且直接伤到他的身体,乃至于连小宇宙都在这一股力量下变得岌岌可危。

  “输的人还是你,波塞冬!”

  乐渊的小宇宙转化为永恒之枪的力量轻而易举地便破坏力鳞衣的防御,弑神的小宇宙可不是说笑而已。而在波塞冬力量减弱的同时,原本被他压制住的纱织开始了反击,逼得波塞冬根本无暇顾及在其身后的乐渊。

  “嗯?海龙!替我杀了这个大逆不道的人类,快!”

  就在三人的战斗陷入僵持的时候,波塞冬感受到了来自于加隆的小宇宙,这时候就算是波塞冬也激动了,毕竟这时候多出来的自己人可是能够逆转战局的。

  不过加隆在出现后却是带来了令波塞冬感觉最为厌恶的东西,雅典娜之壶。作为曾经封印了波塞冬的专用物品,这可以说是专门用来克制波塞冬。

  曾经就是眼前的加隆替波塞冬解除的封印,而在这种时候,他加隆又再度拿出这个鬼东西又是想要做什么?

  不安感在波塞冬的心中升起,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是正是他败在雅典娜的手中被封印的进入雅典娜之壶的时候,而这一次的不安感更加的强烈。

  加隆在这一刻揭开了雅典娜之壶,而寄宿于朱利安身上的波塞冬在壶的封印效果下开始被转移出身体,随后嗖的一声被吸入壶中。

  “砍下去!”

  由于波塞冬的灵魂被吸走,朱利安的身体抵抗减弱,同一时刻纱织手上的胜利女神权杖将朱利安的胸前砍了一道伤痕。

  而在这时候,乐渊趁机将融入到朱利安灵魂中的波塞冬灵魂部分继续抽离。虽然说刚刚雅典娜之壶已经吸收了波塞冬的灵魂,但是在波塞冬觉醒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吞掉了朱利安的灵魂

  因此在波塞冬灵魂被雅典娜之壶吸走后,依旧有部分的灵魂沉睡在朱利安的身体中。而这一部分正是乐渊狩猎的目标,海皇没死却被乐渊得到了其四成的灵魂,这已经是绝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