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一个字,作

  纱织平安归来,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毕竟什么也没有雅典娜的安全来得重要。但是随着乐渊的回归以及米罗的报告,所有听到这消息的黄金圣斗士都沉默了。

  历代以来的圣战,基本上都是在圣域和冥界之间的交锋,也就是说是雅典娜的圣斗士和哈迪斯的冥斗士之间的死斗。

  但是圣战也不乏特殊情况的,在那种时候会出现其他神明的斗士,而海皇波塞冬就是除了哈迪斯之外另一个妄图统御世界的神明。

  不过和哈迪斯以及他的冥王军比起来,无疑是波塞冬以及他海斗士显得更加容易对付一点,但是不管如何同一时刻面对波塞冬以及哈迪斯的威胁,对于整个圣域都是巨大的挑战,甚至可能是足以覆灭圣域的危机。

  历史上圣域不是没有对付过波塞冬以及哈迪斯,只不过没有一次的经历像是如今这么的严峻。从前的圣战,虽然出现过哈迪斯以及波塞冬出现的情况,但是往往两者出现的时间有着极长的间隔,已经能够令圣域恢复一定的战斗力。

  而这一次的圣战情况糟糕程度史无前例,一边的冥界方面根据最新的调查,108位冥斗士基本上已经完全复苏,恐怕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而另一边又冒出了随时可能觉醒的海皇波塞冬,这简直就是把圣域放在火上烤。

  圣域该怎么做?先集中兵力做掉波塞冬?

  就算是黄金圣斗士们此刻也迟疑了,圣域不能倾巢出动,毕竟作为圣斗士的根本,圣域绝对不能丢。

  而在无法尽全力的情况下拿下海界的可能性,这是还没有打探清楚情况的圣域无法估算的。

  在无法主动出击的情况下,圣域迎来了新一轮的警戒期。

  在这种情况下,乐渊作为最为灵活的一个人物被指派了打探海界消息的任务。与此同时作为圣域最擅长打探消息的乌鸦座白银圣斗士,撒密安日夜监视着作为海皇的朱利安的院落。

  不过很可惜,朱利安在宴会的第二天便已经宣告患病不见客,因此就算是撒密安也无法探查更多的消息,况且以他的能力也只能借助乌鸦探查,自己接近府邸那就是找死。

  就这样日子又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在所有人都在珍惜这每一天都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原本应该晴空万里的圣域突然之间被恐怖的黑云笼罩,随之滂沱大雨笼罩了整个圣域,这样的天气变故充斥着不详,同样已经令所有感觉到不安的圣斗士们严正以待。

  作为整个圣域的主人,纱织见到这完全不合时宜的大雨之后,调动了自己身为雅典娜的小宇宙,顿时一道在所有圣斗士心中威严却又带着温暖犹如冬日太阳般温暖的小宇宙笼罩了整个圣域。

  雅典娜的力量充斥了半个圣域,小宇宙所过之处乌云退散,但是当纱织想要继续驱逐这股力量的时候,却发现再也难以向前推进一步。

  有一股足以抗衡雅典娜的力量就这么阻止了纱织的行动,并且还在不断加大暴雨的强度,按照这种势头水淹圣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星光灭绝!”

  “巨型号角!”

  “等离子光速拳!”

  “积尸气冥界波!”

  “天魔降伏!”

  ……

  就在纱织的力量无法完全慑服对方的这一刻,守护圣域的9名黄金圣斗士几乎同一时刻动用了自己的力量,一齐轰向了天空中的黑色雨云。

  9名黄金圣斗士联手的力量何其强大,就算是他们没有用AthenaExclamation(雅典娜的惊叹)这种禁忌的小宇宙战法,但是仅仅是这种联手便足以说明他们对于敌人的重视。

  能够在圣域这块被雅典娜经营了无数年的地方,掀起如此暴雨,同时能够对抗雅典娜小宇宙的人除了海皇波塞冬之外还能有谁。

  就算是黄金圣斗士们个顶个的高傲,但是面对神明,他们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黄金圣斗士的联手犹如太阳的一击,金色的光辉咆哮着向着天空涌来,这样的力量令圣域的其他圣斗士感到了什么叫做强大。

  但是,当这样的攻击一股脑地冲入云层之后,却像是没有了下文一般,笼罩在圣域上方的黑云并没有随着这一击而消失,雨势同样没有因此而减小。

  叮——

  一道落雷轰然落下,就这么笔直地坠落在了黄道十二宫第一宫白羊宫的前面,落雷降下的瞬间在白羊宫中传来了穆的声音。

  “水晶墙!”

  水晶墙是念力之墙,为白羊宫阻挡下无数敌人的攻击,也是历代白羊座黄金圣斗士必定会掌握的一个招式。

  传说水晶墙能够抵挡并且反射所有圣斗士的攻击,但是就是这样对于一般人无可匹敌的防御,遇上那一道从天而降的落雷之后表现出的却是犹如玻璃一般的易碎。

  锵当——

  水晶墙的防御应声而碎,而随之整个白羊宫在这样的攻击下彻底破坏,就算是守宫人的穆在这样的攻击下也只能勉勉强强保全下自己。

  “够了!”

  一道孕育着愤怒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圣域,这道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却能仿佛是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一般,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18岁不到的少女,所有的圣域众人都明白这是他们的女神雅典娜发出来的声音。进入圣域一年的时间,所有人还没有从这位脾气很好的女神深深感受到愤怒,这或许是她第一次发火。

  而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是属于纱织那温暖而又包容的小宇宙展现出了极具攻击性的一面,就算是再怎么善良的人也会有愤怒的一天,更何况雅典娜还是战争女神。

  而在这一声之后,那天空中不断落下的暴雨仿佛是被人关闭了水龙头一般骤然停息,所有人全都愕然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停止了。

  而所有的黄金圣斗士全都在这一刻猛地回头望向了十二宫的最上方,那里突然出现了一股陌生而又庞大的小宇宙,那股力量的主人绝对就是这次入侵圣域的主谋——波塞冬。

  一般情况下,想要越过十二宫直达最顶端的地方是不可能的,毕竟雅典娜作为奥林匹斯十二神之一,就算是同为主神的其他神明也不可能就这么突破,但是如果是宙斯、波塞冬以及哈迪斯这三人就不同了。

  他们三个分别执掌天空、大海以及冥界,可以说是希腊诸神之中最顶尖的存在,因此依靠他们的神力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突破圣域的结界。

  只不过虽然突破了,波塞冬却只能只身到达纱织的面前。

  “朱利安,你果然还是觉醒了吗。”

  纱织没有感到意外,或者说当波塞冬第一时间将力量笼罩到圣域的时候,她便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种情况。

  “呵呵……纱织小姐,不,应该称呼你为雅典娜……”朱利安的气质已经变了,和之前的船王世家培养的贵族气质相比,现在的波塞冬却是比起任何王族更加尊贵的王者气质,这绝不是靠培养就能得到,“作为大海之王的我,现如今再一次向你提出邀请,可否愿意与我共享大地,成为我波塞冬的妻子,你我联手,那么根本无需担心哈迪斯的冥王军!”

  好吧,波塞冬秉承了希腊神系一观的特点,这是精虫上脑了,竟然孤身前往圣域,这是来像纱织求婚来着。

  面对这样的要求,纱织她甚至都没有丝毫的迟疑,对波塞冬她自始自终都只有一个回答:“我拒绝!”

  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为什么?难道你觉得这个世上就比我更加适合你的伴侣吗?雅典娜!”

  随着波塞冬脸上的怒意越来越盛,天空中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黑云再一次电闪雷鸣,黑云压城仿佛全世界的水都要一股脑地将整个圣域淹没。

  “波塞冬……还是称呼你为朱利安吧。”看着眼前拥有征服一切的占有欲的波塞冬,纱织将目光看向了下方的十二宫道,“我与你不同,我深爱着这片大地,人类虽然没有神的强大,却也有着与神完全不同的地方,那个地方吸引着我……”

  “这也是你世世代代守护人类的原因,就算是你自己的圣斗士背叛了你也是如此?”

  无论是哈迪斯还是波塞冬,他们的斗士基本上全都不变。哈迪斯的冥斗士那是根本不会死,而波塞冬则是每一次都是同一个人进行转世,他们的忠诚早已经锁死,和雅典娜每一次都领导不同点人完全不同。

  “我愿意!神的世界太过于残酷,而我们也并非真正的雅典娜与波塞冬,作为转世者的我们在觉醒前也有着各自的人生,所以你的爱我无法接受!”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波塞冬不愧是海盗头子的神明,一见无法说服,上前就想要强行带走纱织,而这时纱织旁边可只有一个仙女座的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