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海龙,加隆?

  米罗,作为最忠诚于一定浓度黄金圣斗士之一,她作为女性应该比其他的黄金圣斗士更加方便以及细心,便于对雅典娜执行更加贴心的保护。

  正是因为以上原因,这一次陪同雅典娜外出的任务才会交托给天蝎座的米罗。只不过米罗在这一次的守护任务之中还是失误了,首先是面对朱利安的时候,那种法子内心的恐惧,令米罗的动作迟疑。

  其后当米罗反应过来后,准备带着瞬前往窗台继续保护雅典娜的时候,米罗便再度被人阻挡住了,而且这一次阻挡米罗的人可以说是米罗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物。

  蓝色的头发,和前阵子叛乱的撒加那极为相近的面孔。不过这张脸气质和撒加完全不同,撒加被冥界迷惑的时候露出的是张狂且不可一世,而正常情况下的撒加则是谦卑、善良、温和的综合体。

  而眼前这名男子又表现得怎么样?那是一张初一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邪气的脸,就算是瞬也能够从这个人的脸上感受到一种让人不安的气质。

  “加隆?你怎么会在这里?”

  米罗的反应让一边的瞬觉得非常的惊讶,因为在守护纱织的这段时间里面,和米罗也算是大了不少时间的交道,瞬也知道米罗这位淑(熟)女可是相当稳重,出现惊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对于她而言少之又少。

  而且听米罗的语气,眼前的这个名为加隆的男人应该是认识甚至是相熟的人物,换句话说加隆应该也是他们圣域圈子里的人。

  不过细细想来,瞬又觉得这个推论有问题。虽然纱织这个雅典娜的行程并没有透露给黄金圣斗士以外的人物,但是怎么看加隆都不会是黄金圣斗士。

  而如果说是圣斗士的话,这段时间他们应该待在圣域或是为了冥界的事情而奔波,出现咋这希腊雅典的宴会上,也是说不过去的。

  瞬在结合一旁米罗已经处于戒备状态的身子,同时在隐隐之间摆出了防备的姿态,但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梭罗家族的宴会,一不小心这里的人死光了,可是会引起整个世界商界的大乱,真的会是能够引起世界混乱的大事件。

  “嘘——”只见加隆对着米罗以及瞬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随后对着二人轻声说道,“我可没有带着恶意,所以也无需防备,要事在这里开战,他们可就死定了……”

  米罗同样不准备随便动手,一来情况不明,尚未到不得不动手的时候;二来她也没有那个把握拿下加隆,毕竟她的任务是以保护雅典娜为第一优先的。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些年你又去了哪里?你……想要做什么?”

  三个问题,代表了米罗对于加隆的质问,同时也是米罗对于之后如何处理加隆的判断标准。如果加隆的回答并不能令米罗满意,那么和加隆之间的战斗就不得不展开。

  “第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加隆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合体的管家服,那打扮让本就带着邪性的加隆带上了一丝的别扭,“如你所见,我同样负责眼前的宴会,我乃是海龙,大名鼎鼎的希腊船王朱利安·梭罗的管家!”

  船王的管家?瞬望着眼前的男子,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可能是圣斗士前辈的人物,竟然不留在圣域之中,反倒是来到普通人这里当起了管家。

  “别开玩笑了!加隆!”听完加隆的解释,米罗的脸上带上了怒容,仿佛觉得加隆是在说笑一般,“你,堂堂的双子座影子圣斗士,是你哥哥撒加的替补,你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当什么管家!”

  什么,眼前的人是那个差点毁灭圣域的假教皇撒加的弟弟?

  瞬直到现在才明白眼前加隆的真正身份,不过也正是有了米罗的提醒,瞬越看加隆便越是觉得像当初的撒加。

  “哼哼……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替补?”加隆说到这里的时候显得相当的不屑,似乎成为一名黄金圣斗士是多么的侮辱一般,“哥哥他还真是愚蠢,竟然没有杀掉那个雅典娜,让她继续活了下来,反而将我这个亲弟弟关在斯尼旺海峡的岩牢里面,让我差点死在那里!”

  斯尼旺海峡的岩牢,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作为镇压波塞冬灵魂的封印之地,里面不但能够封印小宇宙的力量,甚至连加隆千锤百炼的身体在这里也显得孱弱无比。

  而加隆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但恨将他关在这里的撒加,更是那个导致他被哥哥撒加责罚的女神雅典娜。

  如果不是数次在他生命垂危之际,有一股浩瀚温暖的小宇宙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恐怕这位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替补就要真的埋骨十数年了。

  而在死亡以及自由的双重选择之下,加隆选择了放出同样被封印在岩牢中黄金壶内波塞冬的灵魂,同时趁着波塞冬还未清醒之际,欺骗波塞冬顺势成为了海皇七将军之一的海龙将军。

  这样一个胆大包天却又无比幸运的家伙,此时此刻出现在米罗的面前也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

  “那么撒加已死,你是选择代替你哥哥成为双子座黄金圣斗士还是在这里继续堕落?”

  米罗已经想好了,只要加隆放弃了成为女神雅典娜的圣斗士,那么便必须将加隆处死,圣域不需要叛徒。

  虽然加隆的实力在多年之前在米罗之上,并且以加隆的资质想来进步不满,但是米罗自恃有黄金圣衣加持,拿下加隆应该还是很有可能的。

  “至于第三个问题,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不想要你们打搅少爷和你们那位纱织小姐的好事,要事惹怒了那位,我的生活可就要糟糕了……”

  当初加隆亲自送波塞冬进入朱利安的身体,而加隆更是因此获得了完全不同于过去圣域的生活,财富以及权力全都有了,他可不想要波塞冬觉醒后将这一切全都失去。

  而米罗在听到加隆就是来挡路的,当即怒斥道:“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加隆!”

  如果可能的话,米罗那是真的不想要动手,最起码也要找到最不容易引起混乱的地方再打,现在这个地方不合适。

  正当米罗和瞬在与加隆对峙的时候,乐渊却是已经搀着纱织的手,向着他们这里走来。

  “没事了,我们在这个宴会的事情已经结束,一起离开吧,米罗小姐,瞬!”

  见到了米罗以及瞬的纱织轻声呼唤道,而米罗则是在见到乐渊后松了一口气,而瞬更是脸上充满了久违后重见的欣喜。

  “认识一下吧,纱织!”乐渊和瞬可不同,瞬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加隆和撒加之间的关系,但是乐渊却已经看出来了,“他便是撒加的弟弟,现在的七海将军,海龙!”

  加隆的身份被叫破,令米罗对于他的态度更加不善,而纱织却是在这一刻伸出了自己的手,随后握住加隆那略显冰凉的手道:“抱歉,对于你哥哥的事情,我无法拯救她,希望你能谅解……”

  在握住加隆手的那一刻,属于雅典娜的温暖、柔和直达心底的小宇宙将加隆笼罩。连加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惊世早已经被他视为唯一神的救命的小宇宙的气息,当初救过他的人是雅典娜?

  被这个事实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的加隆,就这么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他的人生已经被颠覆了,曾经想要杀的人却在自己最为无助的时候拯救了他……

  加隆回过神来的时候,纱织他们已经离开了宴会,就连加隆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究竟是怎么走的。

  而在同一时刻,被纱织拒绝后失魂落魄的朱利安走到了破败的海神庙旁边,随后在那里抓住了作为波塞冬执掌神器的三叉戟,同时在海魔女的协助下完成了觉醒。

  当然,波塞冬的觉醒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如今的他仅仅是觉醒了部分的小宇宙以及记忆,根本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波塞冬。

  而选择回归圣域的路上,乐渊也将朱利安可能就是波塞冬转生的事情告知了其他人。

  “难道,我们不动手吗?”

  说这话的是瞬,或许在他看来先下手为强,先将作为人间体的朱利安解决,那么海斗士那边自然是不攻自破。

  “不行,虽然还都是也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我们现在的大敌终究还只是冥界而已,现在不宜结仇!”

  米罗这是从大局上考量的,现在以圣域的力量,同时对上海界以及冥界那是找死。

  不过和米罗考虑的方向不同,乐渊考虑的却是他们不一定能够拿得下朱利安。

  “波塞冬终究还是波塞冬,就算是还未觉醒的同样是神的人间体,恐怕我们一逼反倒令其提前觉醒,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们,还是会圣域从长计议,现在最重要的是让纱织回到安全的圣域!”

  抱着这样的念头,乐渊等人护送着纱织回到了阔别一年的圣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