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仙宫新生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度过了半年的时间,而圣域作为守护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在经历了半年前的撒加之乱后终于重新恢复了过来。

  重建的工程一直都在进行,不但是下层圣域杂兵在对圣域的建筑进行修复,就算是纱织在坐上了雅典娜的位置之后也是时刻对结界的力量进行着修复和完善。

  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但是圣域之中所有人依旧还是在忙碌着,下层的人在修复的同时不断补充着基础战斗力。他们渴望着提高力量,为的并不是多么高尚的理由,仅仅是想要活下来,不像半年前在撒加之乱中那么卑微的死去。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撒加之乱是必要的。因为正是有了撒加之乱的出现,才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们在战斗之中是多么的弱小。

  什么青铜圣斗士、白银圣斗士在往日里都可以说是下层杂兵眼中高不可攀的角色,这也在无形中令青铜和白银的心中滋长了他们的傲气。

  但是到了撒加之乱的那一天,所有人的傲气都被剥夺了,成为了圣斗士又如何?面对撒加那足以毁灭圣域的力量,无论是青铜还是白银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就算是被称之为最强的黄金圣斗士也只能在这样的攻击下保全自己而已。

  仅仅是一个撒加便已经差点将圣域掀翻天,那么到圣战真的被打响了之后,岂不是谁都可能死去?战争的阴云笼罩着圣域的每一个人,就算是早已经对于生死看得很淡的人,也绝不希望自己就这么死去。

  圣战,流传于圣域的传说太多太多。虽然自古以来都是圣域获得圣战的最终胜利,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惨痛无比的,青铜白银的阵亡多如牛毛,下层杂兵更是死伤无数,就算是黄金圣斗士也时常会出现全员阵亡的一幕。

  而上一届的圣战虽然惨痛却也是所有圣战之中战果丰硕的一次,制作出了具备封印效果的木栾子念珠,并且一举端掉了梦幻四神,甚至一度达到了极乐净土。

  而在上一届之中有两名黄金圣斗士活了下来,他们也成为了令圣域再度崛起的关键人物。

  而伴随着封印的减弱,整个圣域都在如火如荼地为圣战准备着。

  白羊座的穆,作为整个圣域乃至于人界和冥界唯一通晓圣衣修复技术的人,他在不断帮助圣斗士修复圣衣的同时也在钻研上一代留下来的技术,可以说嘉米尔一族的穆已经有了他独有的变强方向,从与圣衣的修复之中感悟圣衣从而像第八感进发。

  金牛座的阿鲁迪巴,这个男人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小爱好美食,从纱织执掌圣域之中,金牛宫便时常传来巨大的爆破声以及挥拳的声音,从那日益高涨的小宇宙便能看出,阿鲁迪巴他的实力在不断变强。

  而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就显得相当的忙碌了,作为圣域之中除了乐渊之外唯一掌握了积尸气的人,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往返于人冥两界的人。

  虽然说进入黄泉比良坡伴随着危险,但是同样对于修炼积尸气的迪斯马斯克来说却是一种磨练。再加上他还肩负着监视冥界行动的任务,因此在这半年以来,迪斯马斯克数度潜入冥界大门打探冥王军的消息。

  无论是狮子座的艾欧里亚还是摩羯座的修罗都在苦修之中,而他们的引导者正是在半年之中早已经达到了第八感的沙加。

  作为现存圣斗士之中的最强者,沙加所要承担的压力比起所有人的都要大。他不但需要引导其他黄金圣斗士领悟第八感的力量,更是要观察寻找圣战的胜机。

  而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狄,虽然号称是与天地争辉的唯美圣斗士,但是要说实力大概是属于黄金圣斗士之中垫底的存在。

  而阿布罗狄在黄金圣斗士之中实力提升并不如前面几位来得大,相反在这半年的时间里面他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对教皇殿以及雅典娜寝宫的防御上。

  皇家魔宫玫瑰,此招式可以让对手产生幻觉,应而就会渐渐丧失五感。只要把这种玫瑰悄悄撒入对手所要经过的路线以及暗中偷袭,都能顺利的把对手解决掉。

  而阿布罗狄则是将这魔宫玫瑰种植在了进入雅典娜寝宫前的必经之路上,若是没有他的引导或是放行,那么进入者必将倒在这魔宫玫瑰的剧毒之下。

  而水瓶座的卡妙则是带着他的弟子冰河前往了西伯利亚的冰原,按照纱织的命令他们二人在这半年以来时刻监视着仙宫的反应。

  作为冰战士的卡妙以及冰河在冰原上可谓是如鱼得水,不但是解决了修炼的问题更能完成纱织交代的任务,可谓是一举两得。

  圣战在即,而乐渊又在进入仙宫之后再无其他消息,纱织此举不但是因为担心乐渊的安慰更是深怕仙宫会在这紧要关头扯后腿。

  而和卡妙师徒一般的还有一直未曾离开五老峰的童虎师徒。在圣域重建的一个月之后,作为天龙座的紫龙便奉纱织的命令返回了他修炼的地点五老峰,和其师傅上一代的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童虎一起看守五老峰。

  虽然名义上是“看守”,但是在封印力量逐渐减退的现在,童虎他这个看守也只能“看”而已。借着这个机会,童虎在对自己的弟子,也是心目中下一代的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紫龙进行着特训。

  所有的黄金圣斗士都在行动,而五小强作为青铜圣斗士之中的翘楚自然也不例外,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一辉选择了独自修行,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圣域。

  而剩下的仙女座瞬则是唯一一个留在圣域的人,他作为沙加的弟子正在修行之中,看样子沙加有意在培养瞬成为他的接班人。

  而在此之外唯一的一名女性黄金圣斗士米罗,她则是由于女性的身份除了日常训练之外则成为了纱织的贴身护卫,可以说是所有黄金圣斗士之中最接近纱织的一人。

  半年的时间,纱织虽然不能说已经习惯了圣域这种没有现代科技的世界,但是在小宇宙力量的掌握上她已经和初到圣域时完全不同了。

  傍晚时分,纱织选择了和往日一般的来到了花园之中,这时候的米罗像是早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排练站在花圃之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凝视着一个方向的纱织。

  少女情怀?

  从来没有过相似经历的米罗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不过这种感觉或许是米罗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在成为了黄金圣斗士的那一刻,米罗便已经放弃了作为女性的身份,全心全意地选择为雅典娜贡献自己的一切,什么恋爱、亲情甚至是母子都已经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看着那痴痴地每日望着远处发呆的纱织,米罗再一次觉得眼前的纱织并非高高在上不可接触的女神雅典娜,而是一个和他们一样有着喜怒哀乐的人类。

  “米罗小姐,你说乐渊他会什么时候回来呢?”

  “天马座……我想他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回来的吧,毕竟雅典娜您可是一直在等待着他……”

  米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卡妙那里时常传来仙宫的相关消息,可惜有关乐渊的却是石沉大海。

  而乐渊呢?他现在可早就脱离了仙宫的资料库,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已经深入到被仙宫之人视为禁忌,枯萎的世界之树遗址上。

  虽然世界之树已经枯萎,但是这缩小的世界之树依旧还有着一个古代城市的大小。虽然世界之树枯萎了超过千年的时间,整个世界之树甚至只剩下树桩子,但是在这之中依旧保有相当程度的小宇宙。

  这里的小宇宙带着一股不详的气息,一起说是世界之树自身的邪恶不如说是有人用强大的诅咒对其发动了恶咒。

  当乐渊来到世界之树的所在地的时候,希露达同样带着捷克弗里德这个最强大的神斗士来到了这里,似乎想要见证乐渊究竟想要如何解决这里的问题,同时在事情变得不可挽回之前进行阻止。

  唤醒世界之树,乐渊思来想去也只有用同源的力量进行刺激,而和世界之树同源的也只有相传用世界之树树枝制成的永恒之枪的枪杆,这就是唯一能够刺激到世界之树的力量。

  乐渊也有一柄永恒之枪,虽然和这个世界的永恒之枪是两回事,从记载之中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外形并不是同一种。

  但是有些东西的“源头”是不会变的,乐渊将永恒之枪这个乐渊作为圣斗士本不应该拿起的武器一下子刺入了枯槁的世界之树木桩上。

  “啊啊啊……”

  伴随着怒吼声,乐渊的小宇宙激发了手中的永恒之枪不断刺激着身下的世界之树。

  世界之树随着永恒之枪的脉络在不断回应,而原本死寂的树活跃了起来,但是和他一起苏醒的还有那数根之中的诅咒。

  誓言!誓言!誓言!…………

  乐渊一次又一次的激发出永恒之枪中自带的清除DEBUFF的能力,但是仅仅B+级的永恒之枪的净化效果对于世界之树还是太过于弱小。

  不过作为世界之树可不仅仅只有这一棵,乐渊的小世界中可是有从轩辕剑世界中移植过来的建木。

  作为小世界中的沟通天地的世界之树,或许建木依旧达不到曾经作为建木母树的成都,但是在千年的成长之中也已经颇具水准。

  以建木的生机以及净化力量辅助驱逐同源的世界之树,那诅咒的力量在乐渊的压制下竟然褪去了。

  随着不断的刺激,原本故为的世界之树再一次翻出绿芽,同时整片仙宫的大地开始沸腾,属于世界之树的力量正在不断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