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北欧仙宫,拳头说话

  踏上北欧的这块冰域已经是第三天,在这三天之中乐渊没有看到哪怕一丝的绿色与阳光,充斥在乐渊眼前的永远都是那绝不会停息的冰雪以及那足以将人冻成冰块的严寒。

  北欧仙宫所在的地方正是这块极北区域的深处,是那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极地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崇拜着奥丁的属民们千百年来可以说越过越辛苦,这样的环境令他们无时无刻不面对着死亡。

  不过相对于这严酷的环境带来的死亡,同样阻挡着敌人的步伐,令整个北欧仙宫都处于一种与世无争的环境之中。

  而乐渊想要在这片极北冰原上寻找到北欧仙宫也是费了一番苦功夫,这才在旷野上发现了隐藏着的仙宫入口。

  不过路口虽然出现了,但是想要拿到仙宫一直保管的奥丁神斗衣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奥丁沉睡之后神斗士的领导者,也是被称之为奥丁代言人的希露达便是整个北欧仙宫的最高领导,某种程度上来说希露达就和圣域之中的教皇一般,有着除神以外最高的权威。

  不过虽然乐渊是从外界而来的闯入者,但要说惊讶的反倒是乐渊自己。因为还没等他入侵北欧仙宫的时候,一身白衣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寒冷的希露达便已经领着一众神斗士在等着他了,仿佛有什么人已经提前告知了希露达等人他的存在。

  没等乐渊说话,作为仙宫之主的希露达便提前开口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直指要害。

  “你,是雅典娜的圣斗士?!”

  乐渊看着自己还没有曝出家门便已经知晓了的希露达,心中已经有了一种预感,恐怕这一次的北欧仙宫之行要比他想象的更加难以搞定。

  “我是天马座乐渊,想必你就是这仙宫的代言人,现在统御着神斗士的人!”

  乐渊虽然距离希露达还有差不多三四公里左右的距离,但是即使隔着这么远也能感受到虽然微弱却显得相当独特的小宇宙,也正是因为西路身负小宇宙才能够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中生存下来。

  “天马座吗?”听到乐渊的星座之后,希露达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意外于为什么会是区区一个青铜圣斗士前来这里,只不过随即便出现了了然之色,“欢迎来自于圣域的使者,你的到来吾神已经告知吾等……”

  吾神?

  希露达信封的神明自然只会有一个,而神斗士更不是那种会改信其他神明的庸俗之人,他们认定了奥丁之后便已经将自己的一切都已经奉献给了奥丁神。

  只不过无论是圣域的记载还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所有的神明全都有过陷入沉睡,除了玩圣战的奥林匹斯十二神中的三人之外,其他神明早就无影无踪。

  而北欧神斗士之所以一直没有被卷进圣战,其中未尝没有他们已经被遗忘的缘故。

  奥丁作为神的存在感和雅典娜、哈迪斯这样每个几百年便出现一次人间体的神比起来实在是太低下了,神斗士之所以龟缩在北欧仙宫这片区域,也未尝没有奥丁的力量缩减的缘故。

  “我一个青铜圣斗士竟然会惊扰到已经沉睡的奥丁,还真是三生有幸……”乐渊可被北欧仙宫的派头给吓了一跳,同时也在默默打量了一下北欧仙宫的战斗力,“那么奥丁想必也知道我的来意咯……”

  乐渊在试探,试探北欧仙宫所说的奥丁知道他的到来,究竟是真的靠奥丁的能力预知,还是通过了其他的手段知晓了乐渊的行动。

  而趁此机会乐渊也从站在希露迪身后七名身穿犹如圣衣的神斗士的神斗衣的七人身上一一扫过。

  这七个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虽然人数只有七人,但是无一例外都是能够媲美黄金圣斗士的强大战士。

  正当乐渊准备重新望向希露达的时候,突然再度回头看向了隐藏在一角的某个地方,在那里还藏着一个险些漏掉的强者,那个人身上的力量绝不比眼前的人差上多少。

  影子神斗士,这是作为神斗士影武者的存在。虽然他们中有媲美其他神斗士的人,但是却一直隐藏在幕后。

  而当乐渊的问题问下之后,希露达过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深邃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乐渊,随后一语道破了乐渊来这里的目的。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夺走神斗衣,只属于吾神奥丁的神斗衣!”

  如果说希露达真的说出乐渊心中所想的目的的话还只是令乐渊感到震惊,那么当希露达说完后,那群守护奥丁、守护希露达的神斗士全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那可就非常奇怪了。

  奥丁神斗衣虽然一直以来无人可以穿上,放在仙宫里面那就是纯粹的装饰品,但是就和雅典娜的女神圣衣一般,它的象征意义非常重要,甚至能够达到和希露达这个奥丁代言人的高度。

  这么一个意义重大的物品,一般来说当乐渊他的目的暴露之后不是应该群起而攻之,怎么会这么安静?

  早在来到北欧仙宫之前,乐渊便已经有过心理准备,打算一路强抢从仙宫夺走奥丁神斗衣,就算是为此得罪北欧仙宫的人那也无所谓,不过貌似现在局势有了新的变化。

  “正如我之前所说,你的到来以及你的目的吾神全都以及预测到了,同样对于你的目的,吾神也已经给了吾等启示……”

  所谓的奥丁的启示分为两个部分,前者代表了奥丁对于乐渊回来夺走奥丁神斗衣的答复,那就是允许乐渊的这个行为。

  而启示的后半部分才是整个启示的关键性内容,那就是如果乐渊想要拿到属于奥丁他的神斗衣,那么便需要向仙宫的神斗士以及奥丁展示出资格。

  “资格?”乐渊念叨着这个词,随后望着希露达这个代言人道,“那么不知道这个资格又有什么样的要求,我想奥丁也不会为了戏弄我这个青铜圣斗士而定下什么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吧?”

  奥丁摆下这么大的阵势,乐渊可不相信仅仅是为了送东西给他,绝对有着乐渊所不知道的目的。这绝非恶意揣测,仅仅是从一个合理的方向去推论。

  而希露达并没有因为乐渊的话语而表现出任何的不快,仅仅是将身体转向自己身旁的一众神斗士道:“考验有二,第一便是一对一的战斗之中胜过所有的神斗士,从而获得神斗士对你实力的认同,这一点完成之后我将告诉你第二条……”

  先不要说第二条了,要完成这第一条就已经是一个大难题了。所有的神斗士,数量大概在30人左右,虽然剩下的人并不如眼前的8人强大,但是要一战一战打下来的话恐怕没有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根本做不到。

  对于单挑,乐渊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眼前的神斗士,就算他们也有了超越一般黄金圣斗士的实力,同样如此。

  甩了甩自己的右手,乐渊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一群神斗士道:“好,那么我的第一个对手是谁,主动出来吧!”

  “哼!别太自大了,青铜的混蛋!”从神斗士之中一人跳了出来,虽然面目被头罩遮挡,但是此人浑身都释放着一种野性,“你会败在我五等亮星天狼神斗士芬里尔的手中,不想要败得太惨就穿上你的圣衣吧!”

  芬里尔,出生于名门望族,但是偶遇意外而失去双亲,因此被狼群带大,也正是因为这个而有了支配狼群的能力。

  外号极北之狼,神斗衣的原型正是神话中洛基的儿子恶狼芬利尔。仅从外表上就能够看出,这一件圣衣加强了穿着者的爪的力量。

  “你?在适当的时候你会见到我的圣衣,不过再次之前,你难道不把你的小宠物们都叫出来吗?”

  在芬里尔出现之后,周围的区域从雪原中数量半百的狼群已经出现,并没有像一般野兽一般冲出来袭击,而像是得到了谁的命令一样就这么匍匐着。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去吧,宝贝们!”

  无数的雪狼自雪中肆虐着扑向了乐渊所在的方向,这些狼的速度完全超越了动物的范畴,就像是得到了训练的斗士一般,乐渊甚至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隐隐传来的小宇宙。

  不过这些小宇宙都一模一样,是某个人附加在雪狼身上的。不过饶是如此,也令这群雪狼无一例外全都拥有了媲美普通青铜圣斗士的力量。

  芬里尔这一刻笑了,早在当初希露达说出奥丁预言的时候,他便已经决定给来到这片地区的圣斗士一点颜色瞧瞧。

  不过当乐渊出现后,并且宣布自己仅仅是一名“青铜圣斗士”的时候芬里尔还有些失望,不过看懂啊乐渊既然这么愿意送死,他也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包括芬里尔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呆住了,原本凶恶地扑向乐渊的雪狼无一例外全都停止了动作,随后一个接一个地匍匐在地。

  这种情况芬里尔只见过一次,那是出现在希露达的身上,而正是因为如此,对人怀有戒心的芬里尔才会百分百地服从于希露达。

  难道当初的事情现在又要再度重演了吗?

  芬里尔绝对不愿意承认这种事情,当初的希露达慑服狼群靠的是她身上带有的奥丁意志,生活在极北大地的雪狼自然不敢反抗这片土地主人的意志。

  现如今的雪狼虽然匍匐在地,但是却和对希露达的那种心甘情愿不同,芬里尔发现所有匍匐在地的雪狼都在隐隐颤抖,那是对上位捕食者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