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回魂射手

  与阿努比斯合体的撒加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半神,他的破坏力以及“身体”强度在巨大双子魔人的防护下已经接近于不可破坏地步。

  强如闪电光速拳、巨型号角这样的黄金战技打在双子魔人的庞大躯体上,虽然并非全然没有作用,但是根本是无足轻重,转瞬之间便会恢复原样。

  而比起这点攻击,黄金圣斗士们却需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一旦被撒加的攻击命中,就算拥有黄金圣衣的保护也扛不住。

  连黄金圣斗士都觉得这么的棘手,一般的青铜、白银那是根本连一丁点参战的资格都没有,只要被撒加的攻击沾上一点边儿那可就是灰飞烟灭了。

  圣域的山石在撒加的力量作用被击成大大小小的碎块,而这圣域的山石有的可是浮空的,就算是被击碎了,依然保持着飞在半空之中。

  这些碎石虽然飘在空中不成样子,但是却为乐渊提供了良好的机会,通过这飘荡在空中一块又一块并不起眼的浮空巨石,一点点地接近已经在大杀特杀的撒加。

  撒加的根底终究还是个人类,虽然靠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冥界力量融合之后能够利用雅典娜的小宇宙,但是他本身的底子并没有改变,因此他才需要这双子魔人成为他利用雅典娜小宇宙的媒介。

  理论上只要破坏了眼前的双子魔人,又或者直接攻击隐藏在双子魔人体内的撒加本体,将他从这双子魔人之中直接剥离开,将二者的力量分开。

  一旦撒加失去了冥界力量的加持,那么以他的身体根本别想操控祝如此庞大的力量,只会走向自我毁灭一途。

  以乐渊的身体,没有了圣衣防护的情况下也不敢打包票能够扛得住撒加的攻击,而进行闪躲的话恐怕也很难脱离对方的攻击距离,因此留给乐渊的攻击机会只有一次。

  从教皇殿的遗址出来,乐渊便在一纵一跃之下将自己从所有人的视野之中避开,与此同时隐去身形、气息乃至于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了最低。

  就在这样一蹦一跳,小心还是小心的情况下接近到了双子魔人还有不过50米的距离,这点距离恐怕连都不需要他平日里全力一跃,仅仅是轻轻松松一跨便能够通过的距离。

  但是现如今,乐渊依旧有些不放心,估摸着需要再拉近个20米左右才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不过凡事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乐渊还想要继续摸近一点,但是撒加却是已经成功压制住了其他的黄金圣斗士,找到了机会对准了只有四个青铜保护的纱织。

  “雅典娜哟……要怨就怨你降生在这个世上吧,为这个世界的新神献上你的性命!”

  随着撒加的意志,双子魔人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那巨大无比的右手上涌起了蓝色的小宇宙力量,随后宛如银河倾泻而下一般,无数蓝色光芒的星辰一股脑地涌向了纱织他们所在的吊桥。

  随着双子魔人的右手横移,那无可匹敌的攻击从通道的一边移向了纱织他们所在的另一边。

  而无论是紫龙还是冰河,亦或者是瞬和一辉,他们虽然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更是因为战斗的缘故无比疲惫,却也寸步不让地地挡在了纱织她的面前。

  逃跑?仅仅是看着那攻击移动的速度,紫龙他们便已经排除了这个方案,毕竟以紫龙他们的体力根本跑不出撒加的攻击。

  至于求援,那更是鬼扯。现在的黄金圣斗士他们几个已经自顾不暇,想要来到纱织身边那无异于将自己摆在撒加的炮口之下,恐怕还没有等到黄金圣斗士转移到纱织这边便已经身死。

  而求援的另一个不可能因素就是,他们离得实在是太远了。或许平日里几十公里就算是在圣域结界里面也不过时一分钟不到的样子,但是现在就是十公里不到,想要到达纱织身边却也需要十分钟或更久。

  无法逃离或是求救,那么便只能怪靠他们自己。紫龙四人那是已经打定主意了,就算是身死也要为纱织继续挡灾。

  这就是约定,又或者是他们四个作为守护雅典娜的守护星座的责任。

  “我真是个笨蛋,这股力量不是为了破坏和杀人而存在的……不是吗?”

  跪坐在那里低着头的纱织就这么问着自己,那一份向她逼近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来自于她自己的体内。

  而正是因为属于自己的力量,纱织才更加明白这一股带着破坏性的力量并不是像撒加这般利用的。

  虽然因为兼具了战争女神的名称,雅典娜有着不逊于哈迪斯这样主神的力量,但是雅典娜可是最讨厌战争的,因此她的力量用以守护而非破坏。

  纱织看着属于自己的力量被用以破坏眼前的圣域,只觉得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疼。同时看着整个圣域沐浴在战火之中的纱织心中涌起了一股责任感,抬头望向双子魔人的眼神中都已经出现了变化,没有了过往对于自己身份的迟疑。

  “哈哈哈哈……”看着自己的攻击距离目标越来越近,处于双子魔人体内的撒加那是忍不住发出了痛快之极的笑声,“杀了雅典娜,我就是新的神!”

  或许连撒加都没有注意到,在他痛快地利用阿努比斯的力量时,他已经入魔已深,渐渐变得不再是他自己了。

  “混账,给我下去!”

  知道事情已经急迫到容不得半分迟疑,乐渊直接从一座飘浮石峰后面一跃而出,随后对准了朝着纱织发动攻击的那只双子魔人的手的手腕砸了下去。

  全力的攻击借助从天而降的冲击,原本对准了纱织他们移动的攻击顿时因为受到乐渊的冲击而直接从纱织他们的下方划了过去。

  有惊无险,攻击没有直接命中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而双子魔人的手腕因为受到重创的关系,一时间无法再度利用那只手攻击,原本用来压制黄金圣斗士的那只手当即将乐渊以及纱织他们再度笼罩。

  “啊啊——”

  另一边刚刚从致命的攻击之中逃过一劫的纱织却是发出了尖叫声,虽然攻击没有直接命中他们,但是刚刚的一击还是破坏了身下石道的的建筑结构,使得整个吊桥出现了崩坏。

  “该死,纱织!”

  刚刚解决了双子魔人的一只手之后,乐渊原本还打算趁胜追击直接攻击撒加的本体,但是眼见纱织再度遇到了危险,便顾不得其他,直接在飘浮的石块直接加速纵跃,速度之快早已经超越了音速了百倍以上。

  小宇宙的不断燃烧让他就算在圣域达不到光速,却也在不断逼近那个门槛,而仅凭个人的身体乐渊在达到千倍音速之后便觉得就达到了极限,但是在这种速度想要救下纱织还不够。

  仿佛是为了回应乐渊救下纱织的心情,从那教皇殿的废墟之中一道金光飞出随后在须臾已经追上了赶向纱织的乐渊身边。

  “这股小宇宙,艾俄洛斯!”

  曾经在冥界和对方有过接触的乐渊自然在瞬间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而当乐渊的小宇宙与艾俄洛斯的幻影接触之后,那幻影之中的射手座黄金圣衣瞬间分解,随后又再度组合到了乐渊的身上。

  有了射手座圣衣在身,乐渊只觉得自己又再度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虽然和身穿魔人圣衣时的那种感觉没法比,却也远超天马座圣衣的时候。

  而最关键的便是速度,射手座圣衣在身的情况下乐渊的速度已经逼近八分之一的光速,速度再度拔高的乐渊几乎是以瞬移的状态来到了纱织的身边,随后一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抓紧我!”乐渊将纱织抱进怀中的同时对她叮嘱了一句,随后又看向了另一边同样向下落的紫龙他们,“瞬,用星云锁链!”

  乐渊奔向了紫龙他们四个,而得到乐渊提示的瞬同样明白了乐渊的一丝,下一秒自瞬的周围三条锁链将紫龙、一辉、冰河他们三个联系到了一起,而瞬下一秒又是一条锁链掷向了乐渊。

  乐渊一带四,拖着紫龙他们四个前往了比较安全的一方,随后扔下了紫龙四人的下一秒连忙向着高空飞去。

  撒加也不是吃干饭的,在乐渊救下了紫龙他们几个的时候,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同时像是要吃了乐渊一般怒吼道。

  “艾俄洛斯!混蛋,又是你来阻止我!”

  撒加一见乐渊身上的这一套射手座黄金圣衣,那顿时就是新仇旧恨一起涌来,只觉得不杀了乐渊那是誓不为神。

  在16年前,他眼看就要用弑神的黄金匕首将还是婴儿的纱织杀死,那时候被闯进来的艾俄洛斯救下。

  而16年后,又是身穿艾俄洛斯圣衣的乐渊在他眼看就要杀死纱织的时候出手阻止,这种犹如宿命一般的纠葛让撒加的怒火已经无法抑制住。

  撒加已经做出了决定,就算是毁灭整个圣域也要让纱织和乐渊从此消失在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