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双子战术

  双子座撒加,他可以说无比骄傲的人,属于撒加的骄傲远超一般人的想象,谁能给想到撒加这个黄金圣斗士竟然想要一介人类之身凌驾于诸神之上,甚至于早在他还是一个黄金圣斗士的时候便试着杀死雅典娜。

  弑神?这会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会有的想法吗?

  一般人恐怕就算口中再怎么说不信神,不敬神,他们内心的深处依旧会存在着对于神明敬畏。这就是所谓的“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根本原因,心怀对于神这种未知强大存在的敬畏是身为人的他们,对于更高等存在的一种法子内心的恐惧。

  而撒加却是并不想要臣服与这种来自于本能的恐惧,他不但不想要屈居于人之下,更想要成为统御神明的存在。

  撒加不但这么想了,甚至于将其付诸于实践。如果撒加真的将这件事情完成了,那么不管他处于任何心理,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值得记载的事件。

  但是很可惜,神绝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存在。而撒加也并非他自己所想的那般执着,无法将这个凌驾于神的念头执行下去的他人格分裂成了两个部分,一边是善与无欲,另一边则是恶与强欲。

  欲望是人类的力量,这使得恶的那一边主宰了撒加的意志。

  当撒加真正除掉艾俄洛斯,并且将雅典娜赶出了圣域的16年,对于撒加来说或许是最引以为豪的16年。

  但是随着雅典娜的一天天长大,隐藏在撒加体内的恐惧正在与日俱增。

  恐惧自己会被重回圣域的雅典娜杀死?不,绝不是恐惧于自己的死亡。早在当初执行弑神计划的时候,撒加便已经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恐惧于权力被收回或者失去力量?同样不是,撒加并不是纯粹的着迷于权力或是力量本身,他想要的是一种绝对的自由,就算掌控他的是所谓的神明同样不行。

  没有人知道撒加真正恐惧的是什么,能够了解撒加的只有撒加他自己而已。在这个邪恶面的背后,一直被他自己关押在内心深处的善良面深深明白他自己在恐惧什么。

  邪恶面在恐惧着这逐渐失去控制的自我,他的力量与野心一点点增加,但是他同样察觉到了这一股野心正在失去控制,就仿佛有人在暗中夺取他的身体。

  但是在恐惧之上的是撒加那日益膨胀的自信心,或许在撒加看来别说是乐渊了,恐怕就是换做他自己或者好似沙加在乐渊那个年纪被种下幻胧魔皇拳改之后也是无法将其拔除。

  而当撒加看到乐渊真的如他所想一般已经被其控制住后,撒加心中的自傲已经达到顶点,但是就在这顶点的时刻停留不过3秒,他的连酒杯打得生疼。

  “区区青铜圣斗士……竟然敢反抗——我!”

  没有时间去思考乐渊究竟是如何从他的魔拳之中脱离的,很快撒加便被怒火笼罩,他在获得了雅典娜的小宇宙之后便自觉已经天下无敌。

  曾经的撒加在获得了第七感的力量后已经体会到了人类的渺小,而融合了部分雅典娜的小宇宙之后他更是超越了第七感不知道多少层次,这更是让他已经有了统御诸神的野心。

  只不过乐渊的出现等同于在他的脸上狠狠的踩了一脚,让他从神的高度再度被踢回了人间。

  敢反抗伟大的诸神指望的无人必须受到惩罚,这就是已经被力量与野心笼罩的撒加心中的想法。

  撞出了教皇殿的撒加,虽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但是他在有黄金圣衣的头罩防护下,乐渊的那一拳力量还不足以让升级的他受到致命的伤害。

  教皇殿之外,撒加站稳之后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刚刚被乐渊击中的地方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流光再现,无数的流星出现在撒加的视野之中,那一瞬间甚至于连撒加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攻击笼罩。

  流星拳?这或许是非常低级的战技,但是在超凡小宇宙的加持之下拥有了不凡的力量,就算是撒加拥有了超越黄金圣斗士的力量,他的战斗方式依旧局限于黄金圣斗士。

  攻击命中!但是当乐渊落回地上的时候,属于撒加的小宇宙非但没有随着这一阵攻击有所衰减,相反随着笼罩于撒加的烟尘就此散去,属于他的小宇宙正在不断变强。

  “你……彻底惹火我了,混蛋!”

  撒加的双手就这么在一瞬间就此打开,与此同时在其超凡小宇宙的激发之下,乐渊从圣域圣剑掉进了一个完全未知的异次元之中。

  异次元空间,对空间用强大的小宇宙进行压缩,使时空扭曲,造出通往异界的次元空间,将自己的对手送入不属于这个宇宙的未知异次元世界。

  这在撒加的手中已经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放逐技能,更是能够将对手拉入到无边危险的空间地狱之中。

  未知的异次元空间,就算是黄金圣斗士落入其中也有着陨落之危,这就是一招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葬送对手的招式。

  倒在撒加这一招的敌人不计其数,而撒加甚至根本没有见到过能够正面从这个招数之中突破的敌人,无疑列外都是成为了尸体之后被他扔出了异次元空间。

  而乐渊呢?一瞬间被黑暗笼罩之后,他也没能从这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攻击之中脱离,甚至于在撒加刚刚抬手的瞬间他便已经中招了。

  而乐渊被拉入异次元空间之后瞬间消失在了撒加的面前,而撒加同样不再看乐渊所在的地方一眼,仿佛被异次元空间吞噬的乐渊已经成为了一个四人。

  “现在游戏才刚刚开始,雅典娜你就死在自己的力量之下吧!”

  撒加身上的小宇宙力量还在宣泄,他的念力笼罩在教皇殿外的石像上,下一秒原本是人类的巨石像在撒加的力量作用下变成了手握双刀的阿努比斯石像,从出现之后便接连不断的破坏着圣域的一切。

  一般的圣斗士们在面对高达200米,重量在万吨的阿努比斯的时候,别说是进行反击了,恐怕连参与到战斗之中都做不到

  而偏偏麻烦的是黄金圣斗士们此时必须维持住纱织的生机,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余力参与到阻止阿努比斯石像的攻击之中。

  “哈哈哈哈……”撒加愉悦的看着自己所做的一切,所谓的圣域在他拥有了现如今力量的这一刻已经全然无所谓了,“我自此将成为人类新的神明,什么雅典娜,什么宙斯,全都将匍匐于我的脚下,我将成为最伟大的神!”

  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在了撒加的头顶,出现得是那么的悄无声息,就算是撒加也无法看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当撒加察觉到头顶的异样时,那已经是在乐渊从裂缝中出现并且一记重拳再度落在撒加的右脸之上。

  “这就是最伟大的神的末路?”乐渊看着被自己一拳打倒自地上,只能够用脸颊亲吻地面的撒加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所谓的神还真是可怜!”

  从异次元空间出来的乐渊也并不向他表现得这么轻松,原本虽然有裂缝但是相对完整的天马座圣衣此时此刻已经支离破碎,左肩、右腿、头罩全都破损。

  “天马座,又是你!”

  见到乐渊非但没有在异次元空间之中覆灭,相反从者突破而出的撒加只觉得原本就已经止不住的怒火再一次爬上了顶峰。

  “滚!”

  撒加身上那不合常理的超凡小宇宙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直接将一拳砸在他脸上的乐渊弹飞了出去,乐渊足足飞了30多米这才压低身体好不容易在地上划出老长的痕迹停下来。

  力量的差距还是有些明显,雅典娜的小宇宙就是雅典娜的小宇宙,就算是因为被撒加盗取的关系而明珠暗投,但终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乐渊甚至怀疑就算是掌握的第七感的人来到他的面前也只是一个活靶子。

  乐渊还没有站起身来,脖子处便被一道力量擒住,随后乐渊整个人便再度被推出,随后身体被安进了墙壁之中。

  “区区天马座,只要乖乖去死就好,为什么要站出来受苦?”

  “去死?我可是连冥界也能闯一闯的男人,想要我死你以为自己是谁?”

  就算是被撒加卡着脖子,乐渊依旧没有丝毫的胆怯。

  乐渊或许会死,但是绝对不会死在眼前的撒加手上。别看撒加的实力似乎超越了乐渊,但是这中盗取别人实力胡乱叠加在自己身上的行为,在乐渊看来那是自寻死路。

  “混蛋,别以为只有你才有底牌啊!”

  乐渊的右手抓住了撒加卡着他脖子的手,与此同时他的小宇宙上出现了和撒加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力量。

  “你,你这个家伙怎么会也拥有雅典娜的力量,你……”

  撒加不敢相信地看着乐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力量,此刻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出现在乐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