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揭露,畅通无阻

  乐渊的伤很糟糕,如果是一般的伤口凭借那非人的身体绝对能够修复得好,但是这是伤在艾欧里亚这个黄金圣斗士手上的,那伤口不但无法凭借身体能力自我修复甚至还在不断变坏。

  好在纱织的小宇宙具有出色的修复效果,能够驱逐艾欧里亚小宇宙之中的破坏性。驱逐力量便需呀用到属于雅典娜的小宇宙,纱织现在本就处于力量流逝状态,就算是雅典娜的小宇宙再怎么庞大,纱织也只能掌握其一部分而已。

  16年的成长就算纱织自己感受不到,但是她拥有的小宇宙力量却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超越了所有的圣斗士,但是终究也只是雅典娜的一部分。

  纱织掌握的小宇宙虽然庞大但是终归有限,因此在被撒加不断盗取之后,纱织真正能够掌控的小宇宙便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

  小宇宙即是生命,纱织在自己状态本就虚弱的状态下继续催动小宇宙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无论是穆还是阿鲁迪巴都在劝阻纱织,这样为了乐渊损耗自己的性命不值得。

  “喂,还是放弃吧,就算这家伙放着不管暂时也不会有事情的,反倒是您的身体继续下去会撑不住的!”

  阿鲁迪巴看着身体晃悠着随时可能倒下的纱织,如此说道。

  “是啊,您万一有什么闪失的话,圣域也会在顷刻间……”

  艾欧里亚同样不希望纱织因此而冒险,虽然乐渊刚刚用自己的牺牲唤醒了他,但是终究和纱织这个正版女神比起来,乐渊的恩情那就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很明显虽然阿鲁迪巴和艾欧里亚是出于对纱织的关心这才说出这番话的,但是对于纱织来说他们口中的都不重要。

  “会有什么闪失?圣域又是什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全都无所谓……”这不是纱织过于任性了,而是她实在是对于现如今的圣域没有什么好感,“多想想现在的你们都做了些什么!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的面前受伤,我无法拯救圣域,但是最起码,请让我拯救他……”

  就在纱织使出全力对着乐渊的伤势进行治疗的时候,紫龙他们已经跟着穆来到了狮子宫,而在他们之中还有一直隐而不见的凤凰座一辉。

  黄金圣斗士们集结一起准备着是不是应该直接带着纱织一起前往圣域顶端,先去和其他的黄金圣斗士联合在一起,但是很快来自于纱织的问题便把他们拖住了。

  乐渊的伤势的确已经处理好了,但是小宇宙使用过度的纱织却是再度晕了过去,并且她身上的小宇宙正在不断衰退之中,眼看生命之火就要随着小宇宙一起消失了。

  所有在场的黄金圣斗士们几乎无一例外全都燃烧着各自的小宇宙,将他们的力量汇聚在纱织的身上。

  圣斗士的力量来自于雅典娜,他们能够接受雅典娜的力量变得战无不胜,同样也能够反过来回馈于雅典娜。

  黄金圣斗士们这刚刚一开始传输力量,纱织的情况便有所好转,但是他们赫然发现这貌似还不成,必须让更多的黄金圣斗士加入才行,雅典娜的小宇宙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正是有此原因,紫龙他们四个这才被安排着继续前进,让其他黄金圣斗士来狮子宫。

  紫龙他们很快就继续前进了,但是10分钟过去了没有丝毫的反应,相反艾欧里亚等人感受到了战斗的气息。

  紫龙他们四个不仅没能够将其他黄金圣斗士请下来,相反还和他们中的两个斗了起来。

  天蝎座的米罗还有摩羯座的修罗,这两个可都不是会在战斗之中留手的人。

  战斗状态下的小宇宙气息就算是他们这些待在狮子宫的黄金圣斗士也能够感受得到,但是正因为感受得到,他们才更加明白什么叫做蚍蜉撼树。

  仅仅是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紫龙他们的小宇宙便再度收拢变得无法感知,相反无论是米罗还是修罗都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紫龙他们败了,这本事理所当然,但是偏偏艾欧里亚他们根本不想要这样的结果。想到这里艾欧里亚他们不由想到了沙加,这个明明距离狮子宫最近的黄金圣斗士偏偏此刻根本找不到他。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事情要遭的时候,一直陷入昏迷的乐渊却在此时从地上站了起来,明明应该仅仅是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但是此刻艾欧里亚再见到他的时候却有一种恍如隔世、脱胎换骨的感觉,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怎么感觉不一会儿的时间,实力就好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就是乐渊体内小宇宙的特殊性,结合了黑洞效应对于能量的吸收效果,他刚刚将纱织送入他体内的小宇宙转化为了他的力量。属于雅典娜的小宇宙就是不同凡响,原本还难以成形的黄金级别的星图在这股小宇宙的作用下轻而易举地完成。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乐渊的小宇宙中已经完成了整整80个星座的星图,而他也已经顺利地迈入了第八感,这一刻乐渊甚至有种感觉,任何招式只要出过一遍便再难以对他形成作用,这是一种能够直通根源的力量。

  “纱织,把这个吃下去,虽然不能解除你身上的小宇宙流失的状态,但是应该会感觉好一些……”

  乐渊将自己空间背包解封后得到的药喂进了傻孩子的口中,虽然药不对症但是以药力的作用,还真的能够令纱织的状态好上不少。

  暂时解决了纱织身上的问题,乐渊便直接离开了狮子宫向着更前方的宫殿进发。

  十分钟之后,穿过处女座、天秤座两座空无一人宫殿的乐渊甚至再度来到了天蝎座。这里的宫殿在另一面破了一个大口子,像是把人硬生生轰出去撞击成的,乐渊继续前进来到了原本一个无人的射手宫内。

  原本应该无人坐镇而荒废的射手宫此刻是一片狼藉,破碎的宫殿中只有两个人站着,正是穿着黄金圣衣的米罗以及修罗二人。

  “现在的青铜还真是没有规矩,一个接一个地想要擅闯黄金十二宫,你能够闯到这里,难道说你也是他们这些家伙的同伙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其中一个站着的人口中传了出来,她正是天蝎座的米罗,黄金圣斗士之中唯一的一名女性。

  “切,这些青铜的实力这么差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通过前面那些家伙的,难道说不但穆开小差,连阿鲁迪巴还有艾欧里亚都放水了吗?”

  另一个棕发男子修罗双手抱胸,一副甚是无趣的样子感叹道。

  “你们两个现在罢手还来得及,真正的雅典娜就在狮子宫中,她需要你们的帮助,穆先生还有艾欧里亚他们全都在那里……”

  乐渊说的事情那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想要两个黄金圣斗士相信却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眼睛一眨的功夫都不到,乐渊视野之中便已经只剩下一个居高临下的修罗,天蝎座的米罗已经消失不见了。

  “难道没有人对你说过,偷袭不是一个好习惯吗?”

  米罗刚刚抬起右手深处食指准备点向乐渊的心脏位置,施展出她得意招数猩红毒针。

  但是没等米罗将招数使出来,她的右手手腕便已经被乐渊扣住了,而那只手上的力量更是还没有使出便已经被压制住。

  “你……松手!”

  眼见自己的手被人扣住,米罗当即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便是猩红毒针的三连刺。

  哒——哒——哒——

  一连三声响起,猩红毒针直接刺在了乐渊的胸口,在这样的攻击之下就算是乐渊强化过的天马座圣衣同样是不堪重负,不过好在其自我修复的能力同样继承了乐渊的体质,只要给些时间还是能够修好的。

  三击之后米罗愕然地看着依旧站在自己面前的乐渊,刚刚的三扎猩红毒针她可是权力出招,虽然以猩红毒针的攻击力在前十四击并不算多吗强大,但是怎么也不像是中招后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乐渊这般。

  “给我去!”

  乐渊的左手抓着米罗的右手,右手按住对方的肩膀随后将他整个撞在一面墙上。

  嘭——

  “够了,我不想要多生事端,看看你的背后吧,这是当年艾俄洛斯留下来的真相!”

  当墙壁上的石头消失之后,只剩下微弱到几乎不可感的小宇宙刻下的一段文字。

  “吾将雅典娜托付与尔等!”

  虽然那股小宇宙的气息已经淡了,但是无论是米罗还是修罗都能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这的确出自艾俄洛斯之手。

  “但是怎么会这样,如果艾俄洛斯并没有背叛,岂不是说背叛的是教皇?这简直无法令人相信!”

  修罗有些接受不了这么荒谬的言论。

  “他说的没有错,真正的叛徒并非艾俄洛斯,而是另有其人!”

  只见从射手宫的另一个门户,闭着眼睛的沙加来到了这里,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水瓶座卡妙以及双鱼座阿布罗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