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戮战频频,孤身上路(新年快乐)

  瞬留下来断后仅仅是一个开始,圣域中的敌人远比乐渊他们想象得更加难缠。而紫龙他们几个单独拿出来,或许论爆发力不逊于任何黄金级别一下的圣斗士,但是在人海战术下难免会陷入苦战之中。

  继续上路的乐渊等人并没有安然走过多么一段漫长的道路,仅仅是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他们甚至距离黄金十二宫还有数十公里的距离,便再度遇上了第二波敌人。

  这一次选择挡在乐渊面前的可不再是单打独斗的圣斗士,而是一个白银圣斗士带着两三个青铜,后面跟着一群领悟了小宇宙的杂兵守卫。

  蛇夫座莎尔娜,这就是这一波敌人的领头人,没想到继魔铃之后另一个和乐渊打过交道的故人又再度出现了。

  乐渊等人的前路那是被围得严严实实的,少说也有半百的人挡在他们身前,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还真不见得能够越过这道障碍。

  “又是乐渊你认识的人吗?”被乐渊背着的纱织看到了乐渊见到莎尔娜的表情变化,那可不是见到陌生人的时候会露出的表情,“是……朋友吗?”

  “朋友?呵呵……”对面的莎尔娜带着银色的假面,让纱织那是根本看不出对方的脸色变化,但是从那冷酷淡漠的言语之中也能感觉得出莎尔娜和乐渊可没有丝毫的交情可言,“六年前见到你这家伙的时候,就知道你绝非善类,果然如今选择了反叛圣域,今日我就替魔铃除了你这逆徒!”

  而乐渊看着莎尔娜的那张银色面具,随后又想到之前魔铃脸上的面具,对圣域情况完全不了解的她开口问道:“那个面具有什么意义吗?我好像只看到两个人戴着它!”

  女性圣斗士的面具,这是圣域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规矩,这还是当初的雅典娜亲自定下的。

  “你定的规矩咯,女圣斗士无论何时,都必须戴上面具,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真面目,一旦被别人尤其是男性看到自己面具下的容貌,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么杀死对方,要么爱上对方!”

  不过对于这一条规定,绝大多数人的理解就是雅典娜是由于三种原因的考虑才制定下这两条规矩。

  第一,女孩子要成为圣斗士,就要忘记自己女性的身份,戴上面具后,不能恋爱,全身心奉献给女神雅典娜,而雅典娜可就是最著名的处女神,她麾下的女战士同样要秉承这一点,如果选择恋爱,就必须放弃圣斗士的身份。

  第二,戴上面具,就可以避免其他男圣斗士贪恋女圣斗士的美色而松懈了修炼,更可以避免男生都是们为此争风吃醋。

  第三,因为女神雅典娜拥有无上的美丽,所以不容许有比她更美丽的女性出现在面前,于是所有女圣斗士都必须戴上面具。

  “讨厌!人家才不会嫉妒有比自己更加漂亮的女性呢,以后一定要将这一条规定废除!”纱织嘟着嘴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关于圣域的事情我想要知道的更多……”

  虽然自己被称作是雅典娜,但是纱织却对本应该无比了解的圣域那是连乐渊他们都比不上,这一点让纱织觉得非常郁闷。

  而乐渊的目光也没有停下,眼睛一扫之下很快在那跟着莎尔娜的几个青铜圣斗士之中瞄见了一个高达的身影——卡西欧士。

  “哟,那不是卡西欧士吗?两年不见你也拥有自己的圣衣了嘛!”乐渊一眼盯上了卡西欧士,随后一副熟人的样子打招呼道,“见到大哥难道不主动问声好吗?”

  一般人或许不清楚,但是莎尔娜和卡西欧士应该非常清楚当初的约定,就算两年时间过去了,卡西欧士应该依旧叫上一声乐渊一声大哥来的。

  而听到乐渊这么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卡西欧士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后脑勺。他虽然成为了大熊座的青铜圣斗士,但是面对乐渊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矮了半截,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一双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乐渊最后说出了两个字:“大、大哥!”

  “不准叫!”莎尔娜回过头对着自己的徒弟恶狠狠地瞟了一眼,随后再度看向乐渊道,“他这样的叛逆有什么资格当你的大哥,你们以前的赌约废除,今天就宰了这个家伙!”

  不过莎尔娜想要找上乐渊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几个还没有开始行动紫龙和冰河二人便率先阻挡在了他们的身前。

  “就凭你们根本不配和乐渊打,让我来陪你们玩玩吧!”

  紫龙双手摆开架势将小宇宙锁定在了莎尔娜的身上,而另一边的其他几个青铜圣斗士则是已经被冰河拦了下来,冰河的冻气在短短一瞬间将他们的双腿冻结,这种程度的冰冻若不是他们身负小宇宙的力量可能就不是以双腿被冻住了。

  “乐渊,你带着纱织小姐先走,我和紫龙会料理了他们再和你们去汇合的!”

  “你说料理?”

  听到这话的莎尔娜的身上散发出了滋滋滋的电流爆鸣声,卡西欧士当即向后退了一步。作为莎尔娜的徒弟他可是明白这是师傅已经愤怒的标志,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她的绝招。

  滋滋滋——

  一道紫色的电光向着乐渊以及纱织袭来,但是拿到快如闪电的紫色电光还在半空中便已经被人当了下来,只见紫龙抬起右手用天龙座的盾牌将其拦了下来,而属于天龙座的盾牌上则是连一定伤痕都没有。

  “我说过了,你的对手现在是我!”

  紫龙的脸上闪过一丝煞气,莎尔娜这种越过他攻击乐渊的做法根本就是对他的忽视。作为黄金圣斗士童虎的弟子,虽然紫龙仅仅是一个青铜圣斗士,但是他的自尊可比一般人更加重。

  “紫龙,冰河……”乐渊看了一眼已经主动留下断后的两人,重复了对瞬同样说过的一句话,“……我在前面等你们!”

  背着纱织的乐渊半蹲下身子,随着双腿猛地向着地面一等,巨大的弹跳力令他带着纱织直接越过了莎尔娜这批人的封锁,与此同时以接近飞行的速度迅速朝着黄金十二宫跳跃了过去。

  “哇啊啊啊……乐渊,停、停下来……”

  由于为了照顾背上的纱织,乐渊还特地用小宇宙为纱织屏蔽了风压,但是就算是如此纱织依旧是被乐渊的这个举动吓得花容失色,闭起眼睛哇哇大叫,那样子和普通的小女生没有什么区别。

  “不需要害怕哦,睁开眼睛吧,纱织!”乐渊刚刚落回到地面上的同时再度一蹬脚跃了起来,神子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再度腾飞,“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再受到伤害,用你的双眼来欣赏这属于你的圣域吧!”

  听到乐渊的声音,感觉到一直无事的纱织这才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在乐渊的背上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从未见识过的圣域。

  而乐渊也不光是带着纱织赶路,而是分出了精神关注着断后的三人。他们三个就潜力来说不至于被打倒,对上黄金还略显无力的他们倒是可以通过白银、青铜来增长经验。

  五分钟之后,一路无人阻挡的乐渊终于背着纱织进入到了黄金十二宫中的第一宫白羊宫内。而数年前见到的一模一样,整个白羊宫里面亮晶晶的,充斥着宛如水晶的晶状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羊座有一招[水晶墙]这才有了这样的装饰。

  进入后没走多远,守护这白羊宫的黄金圣斗士便出现了,双肩出巨大的羊角装饰物,以及那有着羊角风格的封闭头罩,无不说明这这就是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

  咔嚓——

  战斗状态的面罩自动解除,白羊座黄金圣斗士露出了面罩之后那有着儒雅气息的,正是在数日之前刚刚分别的白羊座的穆。

  而穆在见到纱织之后直接单膝向着纱织跪下了,与此同时右手撑地地下头道:“还请原谅我等长久以来对您的不敬,雅典娜!”

  现在的圣域闹腾地实在是太过分,明目张胆地派遣斗士追杀雅典娜,虽然说有误导成分存在,但若是雅典娜真的追究起来,谁也跑不掉。因此穆这一开口就算是替所有的圣斗士像雅典娜请求原谅,就政治智商来说穆毫无疑问是很高的,不愧是上一代教皇的弟子。

  有了穆的解释,乐渊和纱织才能在最短时间里面了解到为什么情况突然会变成这样,同时也明白了这黄金十二宫恐怕回避想象得更加难以闯过去。

  不过在此之前,乐渊还是让专业的黄金圣斗士先看了一下纱织伤势的情况,这种持续流逝小宇宙的问题他有没有办法解决。

  而穆仅仅是看了一会儿便已经明白了另一个“雅典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同时更加明白谁才是真正的雅典娜。

  能够拯救雅典娜的方法只有一个,带着雅典娜前往教皇殿后面,用雅典娜神像上的盾牌反射光芒照耀在伤口,就能够驱除这种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