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冒牌教皇最后的抵抗

  这是发生在乐渊等人来到圣域的一天之前,也就是艾欧里亚与卡妙两个刚刚回来的时候,作为刚刚外出完成教皇指派任务的二人,虽然没有杀“逆贼”纱织,但是却也勉强带回了属于射手座的圣衣。

  教皇殿内,完成了任务的卡妙与艾欧里亚将他们的任务物品圣衣金属板放在了教皇身前。

  从回来开始,艾欧里亚的眼睛就没有从教皇身边的“雅典娜”身上移开过。艾欧里亚在见到过纱织之前那还没有察觉什么,但是直到从日本见过纱织这个真正的女神之后,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在圣域已经16年的“雅典娜”。

  毫无疑问,紫色的头发,还有那虽无表情却容颜清秀,带着一丝坐视苍生的傲然感。以及从那白色长裙的身上不断释放出来的属于雅典娜的小宇宙,这种感觉和以往不同,比起以前空洞的小宇宙更加“真实”了。

  当然,这种真实的感觉也是相对而言。以前从“雅典娜”身上感受到的女神小宇宙就像是擦上去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去般飘渺,而现在这种虽然强度比起以前强了不少,但是却缺少了纱织身上的和煦以及那种心怀天下的包容感。

  如果让艾欧里亚与卡妙不是感受过真正的女神小宇宙,的确很容易被这假的混淆,但是现在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反倒是令艾欧里亚与卡妙更加确信这是一场阴谋。

  艾欧里亚更加冲动,因此两人在回来之前便已经商量好了,如果需要回话的时候便由卡妙负责回答,省得到时候露出破绽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来。

  “狮子座艾欧里亚,水瓶座卡妙!”带着面具的教皇伸出手在地上的射手座圣衣的金属板上摸了又摸,仿佛是在回忆这件从圣域丢失的黄金圣衣的故事,“你们二人能够将射手座的黄金圣衣带回来,这一点非常好!不过……”

  这“不过”两字带来的预期变化,令一旁那位眼神略微有些空洞的少女“雅典娜”身上的女神小宇宙压迫在卡妙以及艾欧里亚的身上,顿时二人感觉到犹如三山五岳镇压在他们身上的感觉。

  根本无法反抗以及不能反抗的艾欧里亚以及卡妙便只能承受着这种负重低着头,听取教皇的训话。

  “……还记得我交给你们二人的任务吗?除了要带回这本该属于圣域的射手座圣衣之外,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教皇面具下的撒加眼神中望向两人的目光已经带着些许不善了,两个黄金圣斗士都不把那个雅典娜的性命取走,这根本就是在消极而为,“为什么不把那个假冒女神的叛逆脑袋带回来?难道说你们二人准备和艾俄洛斯一样,成为圣域的叛逆吗?回答我,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一瞬间便承受了远超一旁卡妙的压力,他是圣域中“叛徒”艾俄洛斯的弟弟,一次他的一举一动往往被人质疑,虽然16年的“安分守己”让他的处境变得好了不少,但是一旦做错一点便是无间地狱。

  “教皇大人,这一次的任务未完成并不能全怪艾欧里亚……”

  卡妙在教皇质疑艾欧里亚的时候联盟出声想要替艾欧里亚辩解,要是艾欧里亚忍不住的话,那么真正的雅典娜很可能便会再度受到数名黄金圣斗士的追杀,到时候就是圣域的内乱了。

  而且现在情况非常复杂,如果说真的雅典娜是纱织的话,那么现在在他们眼前的假雅典娜的身上属于女神的小宇宙又是怎么回事,这实在是令人费解,处理不好的话假的也可能变成真的。

  “闭嘴!”教皇一挥自己的衣袖,顿时又是一股重压压迫在了卡妙的身上,顿时卡妙跪在地上的那膝盖下的地板碎裂成无数份,“现在我问的是艾欧里亚,你给我安静下来,卡妙!”

  卡妙虽然承受着重压,但是心中却更加骇然了,这股力量远比他了解的教皇更加可怕。甚至在卡妙的心中已经觉得眼前教皇殿下的实力在他之上,甚至这股力量中似乎还参杂着一点雅典娜的小宇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卡妙的解围被阻止了,艾欧里亚已经不可能继续沉默下去当作是一个哑巴,于是在女神小宇宙的压力下一点点说道。

  “城户纱织那里有着圣斗士的抵抗,他们的实力很强……”

  “哼!强?”教皇面具下的撒加冷哼一声随后一甩手,顿时艾欧里亚受到了和卡妙同等的待遇,“难道说你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你们可是代表着圣域最强斗士的黄金圣斗士,那些叛逆的青铜圣斗士,如何会是你们两人的对手?!”

  撒加只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黄金圣斗士为什么会在圣域拥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还不是因为他们拥有者无可取代的实力,第七感这种最强力量可是只有黄金圣斗士才能拥有,就算黄金圣斗士不穿圣衣也不是区区青铜们可以比拟的!

  不过艾欧里亚的下一句话的回答令撒加顿时语气一滞,原本加在艾欧里亚与卡妙身上的重压都撤去了大半。

  “是天马座!天马座的乐渊再度出现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青铜圣斗士,他已经领悟了第七感,并且实力不下于我!”

  艾欧里亚这句话也算是比拼之后的大实话,虽然二人还没有动用真本事厮杀,但是从乐渊能够与他不落下风的战斗来看,的确当得起这个评价。

  “什么?你说天马座!”虽然过去了两年,但是撒加依旧是将乐渊记得清清楚楚,当初他可是花了大功夫在乐渊的身上,谁曾想没过一年乐渊竟然失踪了,“不但没有死,而且还领悟了只有黄金圣斗士才能领悟的第七感?!”

  也无怪乎连一直沉稳的撒加也会发出这样的惊叹,乐渊现在的年龄也只有“16”岁而已,这一代的黄金圣斗士们有的也是在20岁左右才领悟的第七感,而想要媲美现如今的艾欧里亚则是在20岁之后的事情了。

  如此年前的一个黄金级别的战士,此时此刻竟然站到了对手那边,撒加心中那是说不出的后悔,还有就是疑惑乐渊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不过听到具备了第七感的人是乐渊,撒加反倒是不担心了,当初给乐渊下幻胧魔皇拳的时候乐渊实力很明显七感不到,现在就算晋升到第七感,也应该察觉不到那中毒已深的魔拳。

  这样兵不见刃就搞定了一个手下,对于撒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

  而另一边撒加可不会因为这一个回答就被打发了,他将目光再度看向艾欧里亚,沉声说道:“那又如何,仅仅一个天马座就算是能够与你抗衡,但是他难道会有三头六臂?亦或者另外的青铜之中也有领悟了第七感的人?”

  “不!这倒没有!”艾欧里亚将地下的头慢慢抬了起来,随后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一边的“雅典娜”,“但是我从那个讨伐对象城户纱织的身上感受到了属于雅典娜女神的小宇宙气息,这一点令我非常疑惑,那个城户纱织真的是假冒的吗?”

  艾欧里亚的反问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在质询了,他是在挑战撒加这个“假教皇”的权威。但是面对这个问题,撒加却是无法回避,一个黄金圣斗士如果无法分辨出什么才是女神的小宇宙的话,那根本就是不合格的存在。

  却见撒加走到了冒牌“雅典娜”的身边,双手对着卡妙和艾欧里亚两人介绍道:“看到了吗?真正的雅典娜在这里,其他的冒牌货如何有此等神威!你们二人连真正的雅典娜都辨别不出来,真是不像话!”

  谈不拢的撒加顶着教皇的面具对着眼前的卡妙以及艾欧里亚一挥手,那样子是在直接赶人了。

  “你们两个给我退下!违逆雅典娜的叛逆必须被剿灭,你们二人就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卡妙和艾欧里亚对视了一眼,随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教皇殿中。

  他们二人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并没有察觉到撒加在这一刻已经对他们动了心思,卡妙和艾欧里亚这两个见过真正雅典娜的人已经开始动摇了,绝对不能放任他们去见其他的黄金圣斗士!

  幻胧魔皇拳!

  从背后偷袭的撒加直接对着卡妙和艾欧里亚二人动用了他的秘传魔拳,原本以撒加这个最巅峰的第七感黄金圣斗士的实力并不见得能够同一时间对付卡妙和艾欧里亚,但是在撒加通过击中纱织的魔箭之中的符文已经盗得了雅典娜的小宇宙。

  现如今的卡妙虽然不能说直接成为了雅典娜那样的神明级别的人物,但是比起一般的黄金圣斗士那是具备了压倒性的强大优势。

  卡妙和艾欧里亚甚至无法反抗,便被撒加的幻胧魔皇拳操控的神智,成为了他用来抵挡纱织进入圣域的御用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