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效忠的水瓶,恍然的狮子

  乐渊与艾欧里亚的战斗仅仅是第一个汇合,其激烈程度与层次之高便已经超乎了紫龙、冰河与瞬的想象。别看紫龙的老师是从上一代活到现在的黄金圣斗士童虎,而冰河同样有着作为水瓶座黄金圣斗士卡妙作为老师,但是无论是童虎还是卡妙可是还没有准备将第七感的存在说出去。

  第七感,作为人类已知的最强力量,可以说每一个能够掌握这种力量的人都可以说是在这个没有真正神明出世的年代里面称神。

  因此,对于这种力量的引导以及传授圣域可以说非常的小心,深怕由于某个并不具备善良之心的人掌握后造成比起圣战更大的破坏。

  不过说到底无论是冰河还是紫龙都是黄金圣斗士的亲传弟子,和处女座沙加对于自己的两个徒弟那种爱搭不理,根本算不上多么亲切的师徒关系不同。冰河和紫龙某种意义上甚至算得上是两个黄金圣斗士的接班人,他们甚至于将各自的奥义都已经提前传授过,只不过由于紫龙和冰河实力不到,使出来也根本看不出原本招式的一二。

  乐渊和艾欧里亚的过招对于这两人来说可是意义不小,绝对是临门一脚的点拨,以这二人的资质不说半年内成就完整的第七感,在17岁之前拥有比拟黄金级的战斗力想来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和身为圣斗士的三人组相比,纱织虽然说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是依然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看着前方依旧不曾放下半分的注意力。

  虽然乐渊和艾欧里亚打得足够激烈,但是这片笼罩大半个东京的飞雪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依旧在不断飘落着,原本还在关注着战斗的冰河突然抬起头望着漫天飞雪似乎想起了什么。

  就在一群人的关注点落在乐渊以及艾欧里亚的身上时,在千米外半山腰的一处树巅,一个隐藏在这里已经许久的男人抬起了自己的右臂。

  这个男人身穿白银铠甲,从其模样来看必是白银圣衣无疑,只不过他的圣衣极有特点,在他圣衣右肩上别着一把弩弓。

  由于雅典娜作为讨厌杀戮战争的女神,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斗士基本上全都是靠着拳脚战斗,就算是天秤座的圣衣具备黄金武器,一般时候也是禁止使用的,更别提其他的星座了。

  而除了天秤座之外,具备攻击性武器的星座还有另外两个,其中之一是同为黄道十二星座的射手座,他的弓是神话中唯一能够伤到神的武器。而另一个星座就显得默默无闻了,那就是属于白银圣斗士的天箭座。

  天箭座德里密,虽然是圣域之中的白银圣斗士,但是名声不显,最关键的是他在圣域之中可以说完全不合群。

  天箭座的定位相当尴尬,作为圣斗士并不崇尚于武器的战斗,但是偏偏天箭座的奥义便需要借助与圣衣一提的弩箭才能够使出,因此他的存在被其他圣斗士视为耻辱。

  而受到排挤的天箭座德里密就是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来自于教皇的橄榄枝,善于操控人心的撒加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将天箭座德里密收入麾下,成为了他的一支伏兵。

  如果说射手座的黄金之箭是拥有了弑神潜力的绝杀之箭,那么天箭座射出的箭便是最难以防御的暗杀之箭。

  先不提天箭座自身的实力怎么样,就说他射出的箭就算是黄金圣斗士也难以阻止其对一个普通人的射杀,从这里便足以说明其恐怖的暗杀能力。

  当然,天箭座的弓箭如果是用来对付黄金圣斗士,那么绝对是自讨苦吃。拥有了第七感的圣斗士对于这种暗杀有着犹如天赋性的预感,因此天箭座的攻击一般无法用来对付七感以上的敌人,除非天箭座自身的力量同样达到的七感的领域。

  而当德里密在树梢望着远处城户府邸空地中站在三小强身后的纱织时,冷笑了一声将弓弩拿在右手,与此同时从腰后取出了一枚和他平日里用的箭矢完全不同的特制箭矢。

  德里密的绝招万箭穿心原本的招式并不需要用到实物的箭矢,所有箭矢全都是由小宇宙的力量幻化而成的。而这一次他受撒加的命令前来日本对付城户纱织,这个传说中的女神雅典娜的人间体,用的箭矢还是撒加特别提供的。

  这枚箭矢的箭头带着紫色的不知名符文,虽然德里密并不知道这个符文的作用是什么,但是当初撒加曾经吩咐过,使用这一招的时候必须用出他的绝招。

  而德里密作为一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人命的杀手型圣斗士,他在见到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乐渊和艾欧里亚吸引过去的时候便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了。

  嗡——

  德里密刚刚将小宇宙灌注到手中的箭矢便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特别,当他用这箭矢使出自己[万箭穿心]的攻击后,那箭矢登时由原本的物质箭化作了纯粹由小宇宙能量组成的能量箭矢,与此同时整个箭矢一分万千,真正的箭矢藏身于万千分身之中。

  德里密的攻击在短短的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便已经逼近到了纱织的胸前锁骨下方,而期间面对着逼近的攻击就算是紫龙他们三个也是反应不及,直到攻击避无可避这才发现那射向他们的万千箭矢。

  叮叮叮——

  紫龙他们三个的反应不慢,几乎是在瞧见攻击的那一瞬间便已经率先挡在了纱织的身前,替她抵挡住那书不见的箭矢攻击。

  而在这一幕上演的时候,纱织却是扑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正在防御的紫龙等人并没有注意到什么,还以为纱织仅仅是被攻击吓到了而已。

  但是唯有分神将注意力放在纱织身上的乐渊注意到了,在紫龙他们进行防御之前,纱织便已经像是被什么击中了,她之所以会坐在地上也正是因为如此。

  而在乐渊分神注意纱织的那一刻,艾欧里亚这头愤怒的狮子可不懂得什么叫做手下留情,举起自己的拳头便是再度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滚开!”

  乐渊迫切地想要直到纱织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势,虽然就目前的感知来看纱织的生命并没有丝毫的不动,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乐渊依旧不放心。

  属于乐渊的主线任务二早在一年前他便已经做好了选择,而保护传说中这个雅典娜就是乐渊选择的路线。

  主线任务二:黄金十二宫

  任务描述:选择加入逆神者的阵营,夺取雅典娜的力量亦或者选择替城户纱织取回圣域的控制权,成功则获得经验值100,奖励可累计用以提升圣衣级别

  不愿意和艾欧里亚多加纠缠的乐渊小宇宙猛地提升到了巅-峰,与此同时双手在这一刻抬起,无数的光从他的手上释放出来。

  圣辰闪耀脉冲!

  上一代射手座黄金圣斗士的得以招数,而乐渊没有将这一招的精髓学到,但是另辟蹊径将这一招化作了用以扰敌的招数

  一瞬间的光亮堪比一个大太阳,近距离面对这一招的艾欧里亚那更是在那一瞬间视觉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与此同时堪比闪电光速拳的攻击犹如怒海狂涛般击向了艾欧里亚,虽然每一击并不见得有多么致命,但是一击又一击不停顿的情况下还是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纱织!你没事吧!”

  在艾欧里亚被缠住的同时,乐渊已经来到了纱织瘫坐的地方,一致后扶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拨开了他的一副露出了纱织锁骨的地方,之间那个中箭的地方随着乐渊小宇宙的刺-激,立马显现出了一道古怪的符文,虽然还未对纱织产生任何的作用,但是用屁-股想想也知道撒加绝对是不安好心。

  而另一边紫龙三人挡下了万箭穿心余下的攻击之后,作为三人中实力最强的紫龙二话不说撂下一句话:“我去追那个家伙,你们继续保护纱织小姐!”说着紫龙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庄园之中,独独留下冰河和瞬两人手在乐渊和纱织身旁。

  而另一边,从圣辰闪耀脉冲中脱离过来的艾欧里亚则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管乐渊现在的心情如何,就想要冲上前和乐渊决一胜负。

  不过还没等艾欧里亚冲上前,一个同样身穿金色圣衣的蓝发男子挡在了他的身前,一挥手臂将他挡住了。

  “卡妙?你这家伙想要做什么?!”

  “退下,艾欧里亚!”

  看着一副不打算退让的卡妙,深知他性情的艾欧里亚明白继续和他争执是没有用的,卡妙一旦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

  “老师!”

  冰河见到卡妙的同时也是为之一愣,他当初出师的时候可是完全没有和对方说明纱织这个真雅典娜的事情,那就是怕被当作叛逆,谁曾想还是和他的老师碰上了。

  仅仅是一个黄金圣斗士便已经如此难以对付,再加上一个他们能够挡得住吗?

  深知黄金圣斗士厉害的冰河此时没有半点信心,尤其是面对这个一手把他培养起来的恩师的时候,那更是不觉得自己有办法战胜他。

  就在冰河以及瞬以为一场大战就要再度展开的时候,卡妙走上前的没几步在距离乐渊和纱织还有不过5米的地方,他便突然有了动作,但是这个动作不但令冰河愣住了,连艾欧里亚都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

  “水瓶座卡妙,参见雅典娜大人!”

  雅典娜?这个叛逆,真的是雅典娜?

  艾欧里亚看着纱织的脸不由响起了16年前叛变的哥哥,随后脑海中想到了某个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