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等离子光速拳

  “紫龙!”

  在紫龙被击飞的瞬间,冰河还有瞬两人神色一凛随后刹那间猛地蹬地飞身而出,一左一右鼓起了各自的小宇宙至最巅峰,随后将自己的力量全都聚集到拳头上。

  毫无疑问作为一名青铜圣斗士,无论是冰河还是瞬都足以当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存在,但是青铜毕竟依旧是青铜,他们依旧还局限于第六感的领域之中,面对能够提升至光之速度的艾欧里亚,两人的联手攻击就像是小孩子的玩意,随手可破。

  眼看着二人的攻击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艾欧里亚却显得不慌不忙,停下脚步之后双眼瞄了一眼并未穿戴圣衣的两个人。艾欧里亚随后右手一拳冲天,一道电光般的攻击自他的手上喷射而出,那一瞬间无论是瞬还是冰河全都不知怎地便被打飞了出去,那样子和刚刚的紫龙一样根本连攻击都没有察觉到。

  “纱织,你到瞬他们那边去,等会儿的战斗一定要躲在瞬他们身后,明白了吗?”

  乐渊没有转头,一双眼睛就这么不偏不倚地盯在艾欧里亚的身上。和黄金圣斗士这种级别的人对战,如果再将视线转到别处那就是自己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

  “哦——你,注意安全!”

  纱织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一看到紫龙他们三个被瞬间击飞,期间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自然明白这样的敌人必定危险万分,因此乖巧地向着一边的瞬那边跑去,深怕因为自己的缘故连累乐渊为保护她而受伤。

  而艾欧里亚看着一边的任务目标纱织就这么没有防备地跑向了瞬,那也是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可言,或许对于骄傲的狮子座来说任何的任务目标都只有消灭两个字。

  因此他直接一步跨至了正跑向瞬那里的纱织,与此同时抬起右手一副手刀的样子,眼看就要手起刀落斩向在他眼中近乎“静止”的纱织。

  啪——

  艾欧里亚的右手被人抓住了,而且这一手甚至于连艾欧里亚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可虽然自诩并非黄金圣斗士之中最强的人,但是能够成为黄金圣斗士的又有哪个是简单的,他被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身后擒住他的手,岂不是说也能够偷袭到他?

  当艾欧里亚转过头看向那个阻止者的时候,他也不由一愣神。乐渊?这个曾经因为魔铃的关系得到他提点的青铜小子,何时拥有了如此的实力能够阻止他的动作。

  从艾欧里亚对纱织动手,到被乐渊阻止其攻击,随后两人的对峙这几幕发生在短短一瞬之间。直到乐渊和艾欧里亚停下活动的时候,其他几人这才发现已经悄然来到纱织身后的乐渊以及艾欧里亚。

  “堂堂狮子座黄金圣斗士难道就是这么一个偷袭手无寸铁的少女的人吗?历代的狮子座可都是在哭泣啊!”

  乐渊现在能做的也只是挡住艾欧里亚的手刀,一旦他做出其他动作那么很容易爆发大规模冲突。到时候会不会破坏这一片区域还是其次的,最怕的就是由于控制不住场面而令纱织受到伤害。

  “很好,这就是你失踪两年的成果?你,终于也踏足这个领域了吗?!”艾欧里亚的话语中虽然说带着疑惑,但是那几乎已经肯定的语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能够阻止黄金圣斗士的也只有同样领悟了第七感的都是,这是无数待人积累下来的经验,“但是太可惜了,你还是背叛了圣域!”

  哗——

  无数的雪花在一瞬间被批成了两截,属于艾欧里亚的另一只手同样化作手刀模样,反手对着抓住他手腕的乐渊就是一掌劈出。

  艾欧里亚虽然不是训练摩羯座[圣剑]一般劈斩攻击的高手,但是黄金圣斗士本就是非凡之人,就算是普通的一记手刀加上了第七感的小宇宙力量那也是足以粉碎一切的强大。

  面对这一击,并不打算和艾欧里亚死磕下去的乐渊当即松开了抓着的艾欧里亚的手,与此同时神子向后一避,从这一手刀的攻击之中闪避了过去。

  乐渊一个后跳再度和艾欧里亚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随后对着一旁的紫龙等人道:“看清楚了,属于圣斗士真正的力量并不是圣衣的优劣,而是属于圣斗士的小宇宙,而想要跨越青铜与黄金之间的巨大差距则必须掌握的力量,第七感!也只有掌握这个,才能够媲美拥有光速拳的黄金圣斗士!”

  第七感无法传授,只能靠这紫龙三人各自的领悟。不过他们三个资质不俗加上已经是青铜中的精英,对于第六感的领悟也到了一定层次,因此开始领悟第七感也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乐渊的话停在艾欧里亚的耳中那就成为了一种挑衅,乐渊面对他的时候竟然还有功夫传授其他人进入第七感的经验,这不是藐视他又是什么?

  虽然在见到乐渊的实力之后,艾欧里亚已经基本承认了乐渊拥有得到他认可的实力,但是乐渊的这种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离子光速拳!

  闪电一般不断跳动的的光线在一瞬间布满了整个庭院之中,而这些四散的光虽然出现在四面八方但是无一例外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乐渊。

  四散的光仿佛一座牢笼,那些由光速拳组成的光线将乐渊封锁在了一个不到半平方的小区域之中,只要乐渊稍稍移动半步,便会被等离子光速拳的攻击击中。

  不过很明显,艾欧里亚他的招式速度的确很快,但是缺少觉悟,没有抱着杀死乐渊的拳头是打不倒他的。

  艾欧里亚的等离子光速拳的确冠绝黄金圣斗士,但是乐渊的拳头也绝对不差。冒着被光速拳打中的风险,乐渊一拳挥出,一招训练过无数遍的天马流星拳打出。

  同样的招式不仅仅乐渊熟悉,曾经作为乐渊陪练的艾欧里亚同样熟悉无比,但是熟悉并不代表他就能够破解。

  天马流星拳和等离子光速拳本质上一样,都是简单直接的由小宇宙力量推动的高速拳压而已。他们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天马流星拳的起点是第六感甚至于就算是刚刚掌握小宇宙打出来的拳头也能勉勉强强称呼为天马流星拳,但是想要打出等离子光速拳却必须拥有第七感。

  流星拳的起点低但不代表他就不如光速拳,说到底战技什么的也只是辅助而已,真正决定力量还是双方的小宇宙。

  乐渊的拳头打出的也的的确确和艾欧里亚从前见过的流星拳如出一辙,但是艾欧里亚想要再度和从前一般轻轻松松地将其接住乃至于破解却已经显得不太可能了。

  一拳,两拳,三拳……

  论攻击密度,乐渊打出的流星拳依旧比不上等离子光速拳那一瞬间上亿拳的成都,但是在每一击的力量上乐渊的流星拳却不是一记光速拳能够抵挡的,往往成百上千拳还不一定能够做到勉强抵消。

  双方的攻击在碰撞、抵消、吞噬之中不断交锋着,一旁观战的紫龙等人甚至只能够看到半空中的光芒时不时爆开,随后便是那爆开后犹如七级大风的风压拂面的感觉。

  嘭——

  正在对招的乐渊和艾欧里亚的攻击突然戛然而止,乐渊的脑门突然像是被打中一般整个人的上半身向后一仰,随后身体就此飞了出去。

  “乐渊!”

  看到乐渊被击飞,无论是纱织还是紫龙等人全都一声着急的呼喊,若不是顾忌艾欧里亚的存在,可能已经来到乐渊的身边查看他的情况。

  而飞出去的乐渊在半空中飞了7、8米随后落回到地上后背在地上擦着滑了一米多,这才停下来。

  乐渊中招了,但是明明应该获得了刚刚交锋胜利的艾欧里亚却也没有追击。

  “嗯——”艾欧里亚右手摸着自己的腹部,就在刚刚他在阻挡流星拳的攻击时竟然看漏了一拳。更加准确地来说是乐渊将其中一拳打出了超光速,超越了艾欧里亚的反应,“刚刚的那一拳,不错!”

  虽然因为黄金圣衣的缘故,乐渊的这一拳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对于艾欧里亚来说却见是一个震撼。乐渊的年龄比起他年轻了超过16岁,但是实力却已经和他相差无几,在黄金圣斗士之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如此璞玉现在偏偏成为了圣域的叛徒,这实在是一种可惜的事情。

  而乐渊和艾欧里亚看似只交锋了一个回合,但是只有身处交锋双方的两人才会明白那不过五秒钟的时间里面他们打得有多么的激烈,一个不小心那就不是刚刚那般仅仅中了一拳就可以了事的了。

  每一个瞬间,乐渊和艾欧里亚需要面对的是少则数十多则上千记的攻击,任何一击打中他们都有可能造成无法回避的伤害。

  圣衣的确具备了保护他们的力量,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圣衣都只能怪算作最后的一道保险,寄希望与圣域保护圣斗士,那无异于将性命交给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