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狮子獠牙,黄金级的交锋

  整个城户家族的两层别墅之中,总共有六个人的生命活动。乐渊他们四个作为圣斗士,小宇宙的反应就算是非战斗状态也是能够感受得出非常明显地活跃,而一旁的纱织和待在一楼的辰巳则显得微弱得多。

  自从发生了白天的暗杀事件之后,乐渊便已经将精神警戒的范围扩散至了周围一公里,这样大的一个范围如果不是保证全天候的警戒效率,乐渊甚至能够将这个范围再度扩展十倍。

  在他的警戒范围内,所有“活着”生物的小宇宙都会被感应到,就算是冥斗士那样的“死人”,他们的小宇宙也不可能从乐渊的感应之中消失。只要进入了警戒范围,乐渊便能够第一时间感应到他们的存在做出预防。

  但是,说到底这样的小宇宙感应也只能够作为一种后备的防御措施。以圣斗士们的能力,如果全力冲-刺的话,一公里的警戒范围完全算不了什么,根本来不及进行反应。

  当乐渊陪着纱织从屋里面出来的时候,明明是九月的天气,但是外面却罕见地出现了飞雪,而且连气温都因此下降了许多。

  看着这飘零落下的雪花,纱织虽然觉得不合时宜却没有多想什么,仅仅是觉得奇怪而已。不过她的身体却比他那还是普通人的精神更加敏锐,在雪花落下之后不由打了个颤,令纱织不由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臂。

  纱织着凉了?

  当然不是,纱织身上虽然不能说穿着多么厚实的衣服,但是自小在日本长大的她也算是久经考验,冬天还穿裙子这种事情对于纱织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或许在她的观念之中这只是面对骤然降温的自然反应而已。

  但是纱织这一次却是想错了,她之所以会打颤那是因为她作为雅典娜的小宇宙已经感受到了危险,令她感到“寒冷”的并不是这寒意,而是那犹如针尖的杀气。

  见到雪的同时,乐渊已然知道距离上一次的攻击之后,这第二次来自于圣域的奇袭终于降临了,唯一让他疑惑的是撒加他究竟是派谁出手了。

  很快在这寒冷的夜之中,一道从天而降的敌意已经将乐渊他们几个锁定,下一秒阳台上的栏杆已经由于那逸散的攻击发出了一阵阵电流的滋滋响声。

  “离开!”

  乐渊仅仅是来得及对着紫龙等人喊了一声,便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手抱住纱织她那纤细的腰,随后双脚用力一蹬,带着纱织落在了远处的庭院之中。

  而当乐渊带着纱织落地之后,其他三人也是相继落下,虽然说他们的反应没有乐渊来得快,但是同样不慢,尤其是那攻击征兆毫不掩饰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

  几乎是在五人离开别墅后的一秒钟,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大金色光柱像是天基武器一般直接坠落在了刚刚纱织待的阳台之中,而那攻击的余波更是将整个别墅二层破坏了大半。

  “辰巳!”

  依然在乐渊怀中的纱织见到自己家被人炸成这样后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愤怒,而是对着依旧在别墅中没有离开的管家辰巳呼喊道。对于纱织来说别墅仅仅是死物,毁了也就毁了,但是如果让她那忠心的管家辰巳死去,那会令她抱憾终身的。

  见到纱织一副欲要跑向被炸毁的别墅的样子,乐渊左手搂着纱织的腰,右手按在她的后脑勺将她拽回,同时将脑袋贴近她的耳朵道:“不用担心,辰巳现在正向地下室方向前进,他……没有受伤!”

  和无法善用小宇宙力量的纱织不同,乐渊早在进行闪避之前便已经利用小宇宙观察好了别墅内所有人的情况,也对天空中的情况做出了比较,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就算是躲过去对于一层的辰巳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你说乐渊不闪躲,正面迎接这一次的攻击?

  没有错,对于圣斗士来说接住对方的攻击那是最常做的事情,但是这有个前提就是绝对的把握。

  从上方的天空攻击出现的那一刻起,乐渊便已经直到这一次撒加派来的人会是谁。栏杆上出现的电流,以及那高昂无比的战意无不说明此次出动的就是是自自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的攻击或许不是所有黄金圣斗士中出招速度最快,攻击力最强,最难以闪躲,效果最难缠的一个人,但是比起以上的攻击艾欧里亚的攻击,却是招式最密集也是最狂暴的一个。

  光速拳每个黄金圣斗士都能够做到,但是一秒钟上亿拳的光速拳连续不断的攻击恐怕也只有狂怒的狮子座艾欧里亚能够做到。

  乐渊现在和艾欧里亚同位第七感,因此在力量上乐渊非常有信心抵挡住艾欧里亚刚刚的那一拳,但是挡住之后艾欧里亚发动的攻击可不就是一拳那么简单了,而是要抵挡之后的上亿拳攻击,这个的难度可就不是刚刚的难度乘以1亿这么简单。

  落地之后,乐渊看着没有受到伤的纱织将她放下的同时还是问了一句:“没收到伤吧,纱织!”

  “没,没有!”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刚刚被乐渊抱着这件事情,纱织的脸上一红随后回答道,“刚刚的攻击也是来杀我的吗?”

  “大家小心了,这一次的敌人可不是白天的那种青铜圣斗士……”乐渊的右手从自己的项链上取下天马座的金属牌,随后在瞬间完成了圣衣着装,“……这一次的可是位于圣域顶点的黄金圣斗士,狮子座的艾欧里亚,不认真战斗的话可是会死的!”

  “哼!你果然也成为了叛徒吗?天马座乐渊,你太让我失望了……”从被破坏的别墅废墟之中,一个身着金色圣衣的中年男子从其中轻描淡写地走了出来,“……你知道在你失踪之后,魔铃有多么的担心吗?”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的遭遇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能够和解吗?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必须战斗的理由吧,难道说白羊座穆先生没有找过你吗?”

  乐渊可是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摆脱过穆联系过圣域中的其他忠于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不过这样子看来似乎效果不怎么好。也不知道穆没有找过艾欧里亚还是有所顾忌并没告诉艾欧里亚这一只狂怒的狮子。

  乐渊并不想直接和黄金圣斗士开战,如果真的是具备了第七感之间的人进行战斗,一旦认真起来那就是真要命的,有时候根本是想要留手都做不到。

  “哼!一个叛徒有何资格与我谈条件!”艾欧里亚一甩手,一道劲风一扫而过,那从天而降的雪花在一道力量下瞬间四散出去,顿时他们一群人所处的地方成为了一个雪花的真空地带,“今天,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两个!”

  “目的!不妨让我猜一猜那位所谓的教皇大人给了你什么命令,一个不外乎拿回圣衣,毕竟每一件圣衣对于圣域来说都是宝贵的才参,而其中的重点则是射手座;第二点便是那个教皇想要铲除所谓的叛逆了,他又是怎么找到日本来的?”

  这一点非常重要,既然整整16年的时间教皇都没有找打纱织,怎么会这么巧在纱织16岁生日一过便找到她了。如果说其中没有什么隐情的呼啊,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天马座、天龙座、白鸟座、仙女座,你们四人在六年之前同时前往了世界各地的圣域培训地点,这在当时并未引起圣域的重视,就连教皇大人也是在之后才隐约发现了你们的异常!”

  “你!天马座乐渊,在两年前失踪后更是暴露了你的,随后根据调查结果发现你们几个背后的力量正是日本的城户集团,也正是因为你们几个的暴露,让教皇大人发现,城户纱织正是16年前叛徒艾俄洛斯带走的那个婴儿!”

  说了这么多,乐渊没想到自己反倒是成为了引起纱织暴露的罪魁祸首。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纱织的暴露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乐渊当时的失踪正巧引爆了这一点而已。

  啪啪——

  乐渊举起右拳在自己的圣衣胸口上捶了两下,随后一指对面的艾欧里亚道:“你这家伙,称呼自己的哥哥为叛徒,要事艾俄洛斯听到可是会伤心的,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你知不知道!”

  当初在冥界的时候,艾俄洛斯也是非常照顾乐渊,对于乐渊右手花环上那属于雅典娜的气息,艾俄洛斯还特地询问过纱织的情况,纵然身死依旧不忘心系雅典娜,这点无疑说明艾俄洛斯是一名真正的圣斗士。

  “多说无益,奉教皇指令,反叛的青铜圣斗士以及假扮雅典娜的罪人城户纱织,处以死刑!”

  “上!”

  紫龙大叫一声,随后当即一个跳跃挥拳就向着艾欧里亚发动了攻击。他从回来之后就没有褪-去过圣衣,因此状态可以说从来没有下去过。

  嘭——

  紫龙甚至没有察觉到攻击,一道冲天的金光一闪而过,他便感受到自己下巴挨了一记重拳整个人飞了出去。